第16章 ——听爸爸的话【撒泼打滚求推荐!】-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6章 ——听爸爸的话【撒泼打滚求推荐!】

    “跪下,叫爹!”

    翟南此言一出,在场众人先是一愣,随后却都涨红了脸,强忍着笑意。

    刚才在化妆间外面,翟南和白鸿飞发生口角,所有人可都是看得清清楚楚。

    翟南更是信誓旦旦地说过,要让白鸿飞跪下叫爹。

    只不过所有人都以为两人是互相放狠话而已,却没有想到翟南会如此作为,居然利用戏里的身份,来压制白鸿飞。

    若按照剧本来讲,白鸿飞还真是要跪下叫爹的。因为翟南演的是皇帝,而白鸿飞演的是皇子。

    可就是这么一个空子,偏偏让翟南给钻了。用剧情需要,逼着白鸿飞跪下叫爹,而白鸿飞还不跪不行。

    翟南这一嗓子喊出来,白鸿飞顿时脸色铁青,一双眼睛直直地看向翟南。

    若是目光可以杀人的话,翟南肯定被白鸿飞的目光,千刀万剐,体无完肤了。

    可现实却是,白鸿飞就算把眼睛瞪出来,也是那翟南没办法。

    而此刻翟南是一脸得意地臭得瑟,就好像在跟白鸿飞说,有本事你咬我啊!来啊!来啊!来啊!

    至于其他人,则全都是脸色涨红。想笑,却不敢笑出来。

    不过就在此时,翟南身边,却突然传来噗哧一声。紧接着,便是一阵轻笑。

    翟南扭头看去,正在低笑的不是旁人,正是韩夏这个超一线巨星。

    整个片场里,除了韩夏之外,好像还真就没人敢这么直接嘲笑白鸿飞了。

    白鸿飞听到有人嘲笑的声音,当即就想要发飙。

    可是看见嘲笑他的,竟然是韩夏,他也就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面对韩夏的嘲笑,白鸿飞也就只能忍了。

    可是韩夏的笑声却是那么具有感染性,就在她身旁的陈颖儿,也随之低声浅笑了起来。

    一时间,皇帝周围的太监宫女,全都低声笑了起来。这笑声好似瞬间被注入了神奇的魔力一般,顿时感染了片场的所有人……不对,除了白鸿飞之外的所有人。

    原本还是压抑的低笑,到最后也都变成了哄堂大笑。

    白鸿飞的脸色也跟着不断地变化,就像小孩的画布一般,一会儿发青,一会儿变红,最后却变成了锅底黑。

    王导也不厚道地咧嘴笑了半天,最后才强忍着笑意,拿着扩音器,大声喊道:“够了,够了,都笑什么笑,不准笑!”

    王导一声令下,众人才逐渐收敛起来。

    王导拿着扩音器大喊道:“翟南,你给照着剧本演,别给我乱加词儿!”

    翟南朝着王导点了点头,说道:“王导,你放心吧,一个梗我不会玩两次的。”

    翟南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露出一副古怪的神色。

    这话什么意思,一个梗不会玩两次。难道他还没玩够,还想换个新招继续耍白鸿飞?

    虽然翟南这么做,似乎不太厚道,可是每个人的心中,却莫名地有点小期待呢。

    王导无奈摇头,挥手说道:“得了,再预演一次。1,2,3,开始!”

    这次,翟南稳坐皇位,一脸威严肃穆,犹如卧虎盘踞一般,让人不敢仰视。

    王导见状,也是默默点头。虽然翟南是靠着韩夏的关系,硬塞进来的。但是看翟南的演技,绝对不是那种混名气的小角色。

    这时,大太监掐着公鸭嗓,高喊道:“陛下驾到!”

    殿下群臣,当即齐齐跪倒,就连白鸿飞也情不甘,心不愿地朝着翟南再次跪了下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臣山呼万岁,声势震天。

    而翟南稳居皇位,看似威严无比,可是却突然指向白鸿飞,说道:“大儿子,快起来吧!”

    “噗!”

    韩夏再一次不厚道地笑了,心中暗骂,“这翟南也太坏了!他这么喊谁敢起来,谁起来谁救是他大儿子!摆明了是要坑白鸿飞,却把所有人都坑了进去!”

    场外的工作人员,也都是低声浅笑。

    很显然,这次翟南没玩老梗,但是仍旧将白鸿飞坑得死死的。

    白鸿飞现在却是格外地尴尬,起来也不是,那不就是承认自己是翟南的大儿子了吗!可是跪着……跪着岂不是更憋屈。

    白鸿飞把牙齿咬的咯嘣,咯嘣直响,但却仍旧不能起来,只能扭着头,朝着王导看去,大声喝道:“王导,这戏还能不能拍了!”

    王导还没说话,翟南便抢先说道:“快起来吧。瞧把我给心疼的!”说着,还做出了一副痛心的模样。

    而且翟南现在还是老年妆,再配合他的影帝级表演,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俩是父子呢。

    韩夏在旁边更是笑得腰疼,干脆半跪在了地上。

    旁边的宫女太监见状,也都放松了下来,全都瘫在地上大小不断。

    “翟南,你小子太不厚道了!”

    “还真不是一个老梗!”

    “这事儿要是传出去,白鸿飞恐怕再也没脸见人了。”

    “你还真是一肚子坏水啊!”

    “我就没见过嘴这么损的人,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哎哟,可要笑死我了!”

    翟南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韩夏,心中更是无比得意。

    这就能笑的肚子疼,我要是把前世的骂街三百六十五式拿出来,这还不得全送医院啊!

    相对这边的欢声笑语,白鸿飞却已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因为太丢脸了,从他出道之后,就没有被人这么羞辱过。

    盛怒之下,白鸿飞猛然起身,直接站了起来,指着翟南便要开骂。

    可是还没等他开口,翟南便已经抢先说道:“这就对了嘛!要听爸爸的话!”

    翟南话一出口,旁边的太监宫女,顿时又笑倒了好几个。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就听爸爸的话了!

    韩夏只觉得自己笑得肚子都要抽筋了,只能用力地拍着翟南,想让他不要在说了。

    翟南却灵机一动,扶起韩夏,朝着白鸿飞说道“瞧把你妈气的!”

    不过翟南话一出口,场面顿时平静了下来,翟南当即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他可以开白鸿飞的玩笑,因为韩夏罩得住。

    但是他不能开韩夏的玩笑,因为他罩不住韩夏啊!

    在场众人也都是再也笑不出来了,纷纷开始揣测了起来。

    “这小子跟韩姐到底什么关系?居然敢这么说话!”

    “他可是韩姐亲自推荐的,这关系肯定不一般啊!”

    “难不成他俩真有一腿?”

    “我看像,你们是没看见他俩亲昵的样子。”

    “不能吧?那小子哪能配得上韩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