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5章 ——一个门板【一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595章 ——一个门板【一更】

    不等翟南说什么,这一黑一白两个大měi nǚ,便主动走了进来。

    翟南手里拿着叉子,上面还有一块没吃完的三文鱼,心里却在暗暗想道:“靠,都说美国,男女平等,这特么也不平等啊!老子要出去的时候,分分钟被摁倒在地了。这俩娘们想进来就进来,当我这儿是什么了?”

    翟南还在如此想着,这一黑一白两个měi nǚ便已经来到了翟南身边,一左一右就靠在了床上。

    翟南左右瞧了一眼,好家伙,全都是真空上阵的。

    现在这两人身上也没有酒味了,反而有一股浓郁的香水味,显然是精心打扮之后,才过来找他的。

    翟南看着两人,心里随之想起了韩夏。

    回想着来美国前一晚的一夜缠绵,擦的,有反应了!

    不行,必须挺住!

    是渣男,还是好丈夫,就看现在的了!

    翟南还在暗暗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的时候,白人měi nǚ的手臂,便已经跨在了翟南的脖子上,“南,你绝对是我见过,最有定力的男人!”

    这白人měi nǚ说话的时候,旁边的黑人měi nǚ就把翟南的餐桌端到了一旁。

    翟南不禁抬手说道:“哎,我还没吃完呢。”

    可翟南这话才刚说完,白人měi nǚ一个翻身,就把翟南给按倒了。

    翟南错愕地看着眼前的惊涛骇浪,不禁吞了一下口水,“你要干嘛啊!”

    这时,黑人měi nǚ则拿了一块巧克力,在翟南面前比划了一下,“还想吃吗?”

    翟南瞪大了眼睛,“废话,我还没吃完呢!”

    黑人měi nǚ笑了笑,“尝尝巧克力的味道吧!”说着,就把手中的巧克力,叼在了xìng gǎn的丰唇之间,朝着翟南凑了过来。

    翟南皱眉说道:“这么吃?”

    白人měi nǚ则咬着嘴唇,说道:“对,就是我们一起吃啊!”说着,她金色的长发,就在翟南的面前缓缓地划了过去。

    翟南憋了一眼越凑越近的黑人měi nǚ,不禁说道:“哎,你们美国人的饮食习惯这么差吗?能不能讲点卫生啊!这样会传染疾病的!”

    翟南此言一出,黑人měi nǚ顿时一愣,“你怕我有病?”

    翟南眼珠一转,似乎感觉到自己好像是说错了什么话。

    翟南随即说道:“我有病,我有病!”

    黑人měi nǚ脸色却变得难看了起来,“你就是嫌弃我们!”

    白人měi nǚ也停止了她的动作,跪在床上说道:“我说你怎么这么禁得住yòu huò,原来是再担心这个。”

    翟南连忙摆手道:“不是,我不是嫌弃你们,是……嗯,我是gay!对,我是gay,我喜欢男人的,对你们没兴趣!”

    这一黑一白两个měi nǚ闻言,当即便一起伸手,把被子掀开了。

    两人同时指了指,被子下面隐藏的多人顶级豪华奢侈大帐篷,同时说道:“哪为什么有反应了?”

    翟南满脸尴尬,看了看昂首不屈的小兄弟,又看了看两位大měi nǚ,犹豫了一下,“其实我是个双的!”

    白人měi nǚ冷哼一声,“一会儿一个样,肯定是在骗人!”

    黑人měi nǚ则质问道:“我们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吗?”

    翟南满脸无奈,“我……好吧,我说实话,其实我生理期,不太方便!”

    两位měi nǚ听到这话,当即就下了床,扭头朝着门外走去。

    这两人边走还边嘟囔,翟南隐约地听到几个词,好像是‘法什么克’,‘带什么门’之类的‘溢美之辞’。

    翟南尴尬地说了一句,“其实我真的生理期啊!”

    翟南这话才说完,这两位大měi nǚ便同时回头,伸出一双玉臂,对他展示了一下她们纤纤玉指,特别是中间的那根。

    翟南见状,只能在心里默默念叨,“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我是个好男人,我是个好丈夫,我是个好父亲……”

    在翟南默默地祷告声中,这一黑一白两个大měi nǚ,终于走出了他的房间。

    翟南瘫在床上,不禁长长地出了口气,“这是美帝对我的精神腐蚀,作为生在新华国,长在红旗下的华夏儿女,一定要能抵抗住这样的yòu huò。”说着,低头看了一眼,“所以,你就歇歇吧,今晚没你的事儿。”

    翟南正说话的时候,房间门就再次被人推开了。

    一个穿着西装的壮汉,出现在了房间门口。

    翟南不禁一愣,仔细看了看,这不就是今早上把他摁地上的保镖大哥吗?

    只见这位保镖大哥,缓缓伸手,扯下了自己的领带,随即解开了衬衣的扣子,“听说,你今晚一个人!”

    翟南顿时一愣,原本在爱国主义精神下,都昂首而立的小神龙,瞬间就变成瘫软的小泥鳅了。

    而这时,这位保镖大哥,已经脱去了外套,扯开了上衣,露出了一身坚实的肌肉,看着翟南说道:“刚才听说,你喜欢一些不一样的?其实,我也是……”

    不等他说完,翟南一个枕头就甩了出来,“我喜欢你个舅姥姥,还特么不一样的!有完没完了!女的来完,男的来,还特么让不让人安心吃饭了!没听到我说生理期啊!生理期动不动,玛德,逼着老子发火!”

    翟南一阵连打带骂,也是让这位保镖大哥狼狈不堪,拿着自己的衣服,就逃了出去。

    翟南一直追着骂到了门口,站在门口大喊道:“你奶奶个腿的,谁特么今晚要是再敢来打扰我休息,小心我把你们都特么给拆吧了!都特么一群神经病!还特么不一样的,老子给你打成个不一样的!”说着,便猛地把房门给关上了

    不过这一下,翟南带着一丝怒气,结果用力过猛,直接把门板给扯了下来。

    看着轰然倒地的门板,翟南也是一愣,“我,我擦,这什么情况?美国东西质量这么差吗?”

    翟南愣了片刻,便瞬间反应了过来。

    不是美国东西质量太差,而是他的力量开始恢复了。三颗十全大补丸,再加上这一天各种山珍海味的胡吃海塞,翟南的体力已经开始恢复起来了。

    所以才会在盛怒之下,直接把门板给拆了下来。

    不过现在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刚才门板还在,就摸进来了两拨。现在门板都没了,等到半夜还指不定又有什么玩应上来呢。

    翟南犹豫了一下,拿起房间的diàn huà,打给了fú wù人员。

    那边负责接听diàn huà的fú wù员,看到这个号码,立刻就认出来了。

    接通diàn huà之后,fú wù员直接问道;“先生,请问您还要再点些什么?”

    翟南犹豫了一下,“一个门板,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