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七章——安迪的怀疑-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一五九七章——安迪的怀疑

    ()    翟南这话说完,那边的fú wù员都懵了,“啊?什么?”

    翟南重复说道:“一个门板,谢谢!”

    fú wù员迟疑了片刻,问道:“先生,您说的是一种食物吗?”

    翟南哭笑不得地问道:“在你眼里,我是有多能吃啊!”

    fú wù员连忙说道:“抱歉,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理解错了您的话,所以要跟您核对一遍。”

    翟南无奈地说道:“我说的门板,就是普通的门板。就是房间的门,用来开和关的门。我刚才一部小心,把房间门给拆了。”

    fú wù员闻言一愣,“嗯?门给拆了?先生,您所住的房间,是本酒店的豪华套房。房门更是经过了严格检验,至少可以承受五百磅的冲击!您刚才是说把门给拆了吗?”

    翟南不禁长叹一声,“这解释起来有这么费劲吗?”

    翟南这话刚说完,背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翟老师,这个……”

    翟南随即扭头看去,只见助理安迪正在门口站着。

    助理安迪指了指已经倒在地上的门板,“这个你拆的?”

    翟南点了点头,随即举起diàn huà,“你跟他们解释一下吧,我是说不清楚了。”

    助理安迪闻言,立刻走了过来,接过diàn huà就说道:“给我换个房间。”说完,就直接挂断了。

    翟南顿时一愣,“靠,我怎么没想到!”

    助理安迪随即笑了笑,说道:“翟老师,这到底怎么回事儿?”说着,指向了门口。

    翟南无奈地说道:“还说呢!也不知道怎么了,一晚上来了两拨人要sè yòu我!幸亏我意志力坚定,没有被他们成功拿下!”

    助理安迪笑道:“然后你就一生气,把房门给拆了?”

    翟南尴尬地说道:“就是随关门,没想到这美国货质量这么差。”

    正说话间,一个黑人fú wù员,带着一脸的错愕走了进来,试探着问道:“请问,是要换房间吗?”

    助理安迪点了点头,“嗯,在这个楼层再给翟老师找个房间,重新把寝具都整理一下。”

    黑人fú wù员显然是认识助理安迪的,当即便点头说道:“是,安迪先生,还有这位翟老师,请跟我来!”

    翟南闻言,随即便和助理安迪一起,跟着黑人fú wù员,去了走廊另一边的房间。

    助理安迪随即解释道:“这层楼已经被我们包下来了,每个房间都随便住,不过寝具之类的还是要重新整理一下的。”

    翟南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对了,刚才点的那些餐,记得再给我来一份。”

    黑人fú wù员顿时一愣,“还来……嗯,好的,先生。”说着,把翟南带到了一个房间门口,“这是您的新房间。我现在就去给您安排寝具,还有……晚餐。”

    翟南微微点头,随即便跟助理安迪,一起走进了房间里。黑人fú wù员则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急匆匆地离开了。

    翟南和助理安迪进了房间之后,助理安迪不禁笑道:“翟老师,怎么还没吃饱吗?”

    翟南则在房间里打量了一圈,里面是卧室,外面是客厅,带着一个小吧台。

    翟南随即坐在了客厅的沙发里,说道:“吃饱什么啊!这一顿晚饭,被人耽误了好几次。”

    助理安迪随即坐在了翟南的对面,说道:“都说没吃饱的人脾气大,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

    翟南摆了摆,“都说了,那是美国货质量差,以后要还是要支持国货!”

    助理安迪笑着摆了摆,“好好好,你说的都对。”

    两人说哈的功夫,黑人fú wù员便带着另外一个fú wù员,来给翟南重新铺床单来了。

    等到两人铺好了离开之后,助理安迪拿出了一张百元大钞,随后递给了fú wù员。

    两个fú wù员都是一脸喜色,恭敬地道谢离开了。

    翟南见状,“你还真是大方啊!”

    助理安迪笑道:“美国化就这样,我也是入乡随俗嘛!”

    翟南轻叹一声,“还是你有钱任性!”

    助理安迪笑了笑,随即说道:“翟老师,我之前听说您被派到美国了,没想到您居然回来拉斯维加斯。”

    翟南微微一怔,他在亚视的权力斗争失败,被挤兑到了美国这事儿。在国内和香江地区,都是街知巷闻了。

    这个助理安迪虽然不是娱乐圈的人,但在豪州也算是一方豪强了,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呢。

    翟南不禁问道:“你不清楚吗?”

    助理安迪摆了摆,“过年这段时间,我和老大都在这边谈合作的事儿,一直都没有回去。知道你来美国,还是之前和李先生他们聊天的时候,才知道的这件事儿。”

    翟南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两个安迪,为了开拓北美市场,压根就没在豪州,所以压根就不知道亚视权力斗争的事儿。

    翟南随即摆了摆,笑道:“就是被派来开拓美国市场,毕竟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嘛!”

    助理安迪笑了笑,刚要说话,送餐的fú wù员便进来了。

    一盘盘的美食,摆在了翟南面前,又是让他食指大动。

    翟南也毫不客气地开始大吃了起来,而小费这种事儿,自然是助理安迪来付了。

    等到fú wù员拿着小费满脸高兴地离开之后,助理安迪才看向翟南,说道:“翟老师,其实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

    翟南抓着一个龙虾,边吃边说道:“什么问题?”

    助理安迪犹豫了一下,“您到底怎么来的拉斯维加斯?”

    翟南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就坐飞来的呗!”

    助理安迪挑了挑眉,“我发现你的时候,您全身衣服破烂,身上还有不少的伤,地上还有一道拖痕。这个真的一直让我很困惑啊!”

    翟南抬眼看了看助理安迪,他心里知道,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演技了。

    翟南也是微微皱眉,说道:“你这么说,我心里也奇怪呢。我来的时候,就是想见识见识美国的bó cǎi业而已,结果随便找了个小赌场,玩了两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就是在这家酒店里。”

    助理安迪满脸猜忌的样子,说道:“这么说,你是被人下药了?”

    翟南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不知道,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助理安迪随即说道:“那您身上的伤势?”

    翟南直接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

    助理安迪跟着问道:“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会好的这么快?”

    翟南笑了笑,“可能是因为体质比较好吧。像我这种练武之人,常年有伤,常年养伤,一点皮外伤根本算不得什么。”

    助理安迪当下瞪大了眼睛,“是不是因为你有内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