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章 ——加州旅馆【五更结束】-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599章 ——加州旅馆【五更结束】

    “新歌?”五人都是一愣。

    弗莱迪追问道:“是翟老师准备要发的新歌吗?你的歌我都听过,就连您在机场唱的歌,我都在网上看过。”

    戴安娜也点头说道:“那首孤单北半球真的超级感人。”

    翟南笑了笑,“一首全新的歌,你们先听着好了”说着,便按住了琴弦,轻轻地拨动了一下。

    周围的食客,看到翟南这架势,也都是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大家也都想知道,让这群年轻人如此疯狂的亚洲明星,到底是有多厉害。

    而餐馆的fú wù员,则直接拿出了shǒu jī,对着翟南开始录了起来。

    翟南缓缓地拨动琴弦,伴随着音乐声,翟南缓缓地开始了他的演唱。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cool wind in my hair。”

    翟南这第一句话唱了出来,众人也都是微微一怔,完全没想到翟南会唱一首英文歌。

    可如果这是在翟南前世的话,一定会有人听出来,这首歌就是久经传唱的加州旅馆。

    只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却没有老鹰乐队,更没有加州旅馆这首歌。

    但是这首歌给人所带来的感觉,却不会因为时间和空间的变化,而产生变化的。

    歌曲中的忧伤和迷惘,正如翟南此时的写照一般。

    原本在亚洲有着如日中天的事业,却突然被派往美国。到了之后,本以为可以再次大展拳脚,却没有想到,这里只有一个破广播电台和无尽的麻烦。

    翟南甚至会觉得,自从进入了娱乐圈,就仿佛被戴上了枷锁。别人所看到的美好,不过就是带着镣铐的舞蹈,再美的画面,也是没有自由的挣扎。

    翟南的歌声,开始感染到了每一个人。在每个人的心中,仿佛都存在着这样的一个加州旅馆。

    似乎被这种气氛所感染了,戴安娜听到一半,便突然哭了出来。

    其他几个年轻人见状,也是随之神情落寞。

    至于其他人,虽然感受到了歌曲中的那份忧伤,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会突然哭出来。

    等到翟南这一首歌唱完,周围的食客也是随之响起了一片掌声。只不过与之前的欢快不同,因为这掌声中,都仿佛带着那么一丝的忧愁。

    翟南朝着众人点了点头,随即看向戴安娜,说道:“抱歉,把你弄哭了!”

    戴安娜连连摆手,“不是的,翟老师,这不怪你,我只是为你觉得心疼。本来在亚洲发展的那么好,却被送到了美国。现在连看你的节目,都没有你了。”

    那个漂亮的女生,也是泪眼婆娑地说道:“像你这么好的歌手,没有一个好的舞台,真是太可惜了。”

    翟南闻言,却摆了摆手,“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发发牢骚而已,没想到把你们惹哭了。”

    弗莱迪看着翟南,说道:“翟老师,我觉得你一定还会成功的,像你这么有才华的人,是不会被人压制下去的。”

    翟南点头笑道:“你们也是,未来一定也会成为一个好的歌手的。”

    正说话的时候,fú wù员走了过来,给翟南送上了一杯啤酒。

    翟南不禁一愣,“我没要啤酒?”

    fú wù员指了指远处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是那位先生请的!”

    翟南随即望了过去,只见这个中年男人,举起酒杯,对着翟南点了点头。

    翟南见状,也是微微点头,跟则道了声谢。

    而这杯酒才放下,便又有人吩咐fú wù员,又给翟南送上了一杯。

    不过片刻的功夫,翟南的餐桌上,就堆满了酒杯。而这些,则全都是在场的食客,请翟南喝的。

    虽然大家都是互不相识,能在这儿遇到也是机缘巧合。

    但是翟南的这一首歌,却触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他们听着翟南的这首歌,似乎都觉得这是翟南,在为他而演唱的一般。

    尽管大家都是不同的肤色,不同的年龄,不同的职业。但是这一首歌,却把每个人都联系在了一起。

    在这时,翟南才感觉到,所谓的音乐没有国界,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

    只是这满满一桌的酒,翟南也是真的喝不了啊!

    翟南干脆把戴安娜他们全都拉着坐了下来,一人来一杯,分摊开了,倒也都不至于喝醉了。

    这一顿饭吃完,众人也都随之熟络了起来。

    这五个年轻人,之前给荷里活的一家音乐公司寄了一张自己做的专辑。随后这家音乐公司,便邀请他们过来试音。

    如果表现的足够好的话,很可能成为那家公司的签约乐队。

    所以这五个年轻人,便一起开着车,来到了加利福尼亚。

    翟南听说他们也要去洛杉矶,随即便说道:“那正好,我也要去洛杉矶,咱们能一起吗?”

    戴安娜当即说道:“好啊,能跟翟老师一起,是我们的荣幸。”

    弗莱迪则说道:“只要翟老师不嫌弃我的车太破就好。”

    翟南笑道:“再破的车我都坐过,你们的车肯定不会超过我的极限的。”说着,翟南便看向了方平,“方平,你就先回去吧。我跟他们一起回洛杉矶。”

    方平微微一怔,“可是老板的意思,是让我送你回去。”

    翟南摆手说道:“没事儿的,你跟安迪说清楚就好,他不会为难你的。”

    方平又是一阵犹豫,翟南则挥了挥手,“你就算不同意,也不能把我绑上车的。”

    方平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翟老师,再见了。”说着,便起身准备离开了。

    翟南也随之起身,说道:“好了,一起走吧。”

    几个年轻人,也都随之起身。

    翟南直接招了招手,说道:“měi nǚ,买单!”

    fú wù员见状,随即笑道:“南,你今天免单了。”

    翟南不禁一愣,“免单?还有这种好事儿?你不会看上我了吧!”

    fú wù员闻言,不禁轻声一笑,“我可没那么大的权利,是我的老板给你免单的。”说着,指向了坐在吧台里面的一个小老头。

    而就在翟南看向小老头的时候,fú wù员则在翟南耳畔,轻声说道:“虽然不是我给你免单的,但是我倒是针对你挺感兴趣的。如果你愿意在这儿住一晚的话,我或许可以给你做一份特别的晚餐。”

    翟南顿时一愣,随即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便对着那边的老板挥手道:“老板,多谢了,再见!”说着,就慌乱地离开了餐馆。

    几个年轻人见状,也都是跟在后面哄笑一团。

    “没想到翟老师这么羞涩!”

    “说是老师,但实际上并没比咱们大几岁啊!”

    “翟老师好纯情啊!我越来越喜欢了!”

    “别想了,翟老师的妻子,可是个大měi n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