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影帝级的演出-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8章 ——影帝级的演出

    白鸿飞站在殿下,恭敬地上前一步,高声说道:“儿臣,有本要奏!”

    翟南半眯着眼睛,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可是当白鸿飞说到有事启奏时,双眼之中,却闪现了一抹精光。

    翟南缓缓挥手,对身旁大太监说道:“呈上来!”

    那大太监应了一声,便快步走了下去,准备要去接白鸿飞的奏本。

    可就在这时,潜伏在翟南身旁的女刺客韩夏,却猛然暴起,“狗皇帝!纳命来!”言毕,便是一柄软剑,朝着翟南的脖颈直刺过来。

    殿下群臣,齐声惊呼。白鸿飞怒吼,“有刺客!”

    翟南却临危不乱,一双虎目圆睁,怒喝一声,“贼子敢尔!”

    霎时间,翟南全身皇者气势瞬间爆发,就连韩夏也是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剑尖一歪,恰好砍在了翟南的手臂上。

    而事先安装好的血包,也立刻爆裂,一道鲜血瞬间喷溅了出来。

    监视器后,王导不禁低吼一声,“好!这才是好演员!不光自己演得好,还能把对手带起来。”

    钊哥在旁,也是连连点头。

    他这么多年也是跟过不少剧组,见过的大牌明星也不在少数。

    可是想翟南这样出色的,还真就没有几个。

    特别是王导说的带着对手把戏演好,这一点他也是十分认同。

    就像一些小艺人演戏,完全就是照本宣科,表情做作,一看就是假的。而若是已经经验老到的艺人出手,举手投足都在这个角色之中。

    哪怕对手是个新人,情绪也会被老艺人带入其中,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很显然,刚才翟南就做到了。

    翟南的一声虎吼,韩夏也是明显颤抖了一下。虽然翟南吼出的这句,是临场加词的,但是却恰到好处,一下将韩夏的情绪也带动了起来。

    试想一下,女刺客深入皇宫,大庭广众之下,持剑刺杀皇帝。就算心理素质再怎么过硬,也难免有些紧张害怕,这才是最真实的反应。

    若是按照原先设计的那么演的话,韩夏作为主角必然是临危不乱,老皇帝吓得屎尿齐流。虽然把韩夏这个主角包装的高大上了,但是这戏却已经假了。

    而翟南这一声虎吼,则是恰到好处,真的震慑到了韩夏。所以这一剑砍偏,也是顺理成章,一气呵成。

    不过最关键的一点,却不是翟南的临场发挥,而是因为两人相差的地位。韩夏可是超一线巨星,影视歌样样精通。八岁出道,就开始做童星了,到了现在也是老艺术家了。

    翟南呢?今天刚来影视城的龙套演员,菜鸟之中的菜鸟,新人之中的新人。

    按理说大家担心的都是翟南,生怕他出了什么纰漏。可事实却是,翟南竟然带着韩夏演戏。这简直就是一年级小学生,在给北大教授讲课一样。

    就在众人惊叹不已,大跌眼镜的时候,周围的临时演员,似乎也都被翟南的气势带动了起来,纷纷进入了他们角色之中。

    本来要去接奏章的大太监,立马跑了回来,挡在翟南的身前。

    而韩夏也恢复过来,手中软剑轻挑,一剑封侯。大太监脖颈间隐藏的血包爆裂,一道鲜血喷溅出来,大太监顿时倒地身亡。

    眼看着大太监死在面前,翟南饰演的这个迟暮皇帝,也不免有些慌了神。一双眼眸之中,早就没有了皇者气势,反而闪现出了面对死亡时的恐惧。

    韩夏软剑横扫,瞬间就抵在了翟南喉咙上。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软剑看似锋利,但实际上根本就没开刃。哪怕是现在韩夏将软剑抡圆了砍人,最多也就是砍出一道红印而已。

    可翟南却身体僵直,一动也不敢动,眼睛里尽是惊慌之色,甚至就连呼吸之中,都带着惊慌和畏惧的气息。

    哪怕在场众人都是心知肚明,知道这软剑无法伤人。可是面对翟南的精彩诠释,仿佛都觉得这一剑下去,可能真的要了翟南的小命一般。

    韩夏也瞬间进入角色,顿时剑尖一抖,翟南脖颈间的血包破裂,鲜血喷涌而出,溅了韩夏一身。

    而翟南立马捂住了脖子,仿佛那里真的有一道伤口似的。而鲜血却不断从他的指缝间溢出,染红了明黄的龙袍。

    翟南半倚在龙椅上,鲜血依旧在流淌,可他的眼睛却看向了殿外。就像一个皇者在临死前,还想看一眼他的万里河山一般。

    那种对至高无上权利的不舍,对遇刺而忘的不甘,都从他的眼神之中流露了出来。直到最后,一双眼眸变得失焦,变得空洞灰白,彻底失去了生命力。

    台词虽少,但是翟南的一双眼睛,却好像诉说了很多很多。

    王导坐在监视器后,也不禁大声说道:“好!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单单是这最后的一个眼神,就绝对是影帝级别的演出。”

    此时,片场之中,群臣震惊,齐齐涌了上来。韩大小姐吊着威亚,一飞冲天,直接就飞走了。臭流氓白鸿飞装模作样地跑了出去,一直追到大殿外。

    王导看着监视器,脸上的得意之色难以掩饰,激动地说道:“果然是韩姐推荐过来的,还真是个厉害的人物!”

    看着王导激动的样子,周围众人也都是兴奋了起来。

    “这个叫翟南的还真挺厉害的。”

    “我刚才看他胡闹,还以为就是花架子呢。”

    “真是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是有本事的人。”

    “不但嘴厉害,这演技也没得说。”

    “一般的一线明星,也未必能比得了他啊!”

    就在众人七嘴八舌,夸赞着翟南的演技时,钊哥却低声提醒道:“王导!王导,该喊卡了!”

    王导顿时一愣,朝着大殿看去,除了跑出去的韩夏和白鸿飞,其他演员居然还在演。特别是翟南这个已经死了的皇帝,这么半天居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王导见状,立刻拿起扩音器,大声喊道:“卡!可以了!”

    王道一声令下,翟南当即就蹦了起来,甩起袖子抹了一把脖子上的血迹。

    而周围众人也纷纷上前,有人给翟南递上了毛巾,有人给送上来一瓶矿泉水。丝毫没把翟南当成龙套,反而像是个大明星似的。

    王导走上前来,不断地拍着手掌,说道:“翟南,你是我见过戏演的最好的龙套了。”

    有着王导带头,片场众人,也都是齐刷刷地鼓起了掌来。

    就连韩夏也是面带喜色,走上前来,对翟南说道:“行啊,就连我也是被你带着走的,没想到你演技这么好。”

    翟南看着一脸笑意的韩夏,却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个败家媳妇,就喜欢谋杀亲夫的戏码!

    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老子喷在你身上的液体,肯定不会只有红色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