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1.第1731章 ——随便做条鱼【二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1731.第1731章 ——随便做条鱼【二更】

    在豹哥停车的地方,正是一家传统的围村院落。 在院子当,早支起了四五张桌子,周围还有不少人在忙碌着。

    丹尼尔三人看着这场面,也都是满脸的错愕。

    雪莉挑眉说道:“丹尼尔,有人是这么绑架的吗?”

    丹尼尔老脸一红,“误会,都是误会!”

    翟南在旁笑了笑,“好了,别误会不误会的了,进院吧。我介绍给你们认识。”说着,便对着院里的人招呼了一声。

    众人听到翟南的声音,当下全都放下了手里的工作,兴奋地跑了过来。

    “小南哥,你总算是回来了!”

    “小南哥,这地方还行吧。”

    “我们可是找了不少人,才借到这地方的。”

    “保证方圆三里之内,没人能发现咱们在聚餐。”

    “小南哥,今天看你的手艺了!”

    “哎,这是雪莉吧!”

    “丹尼尔啊!我最喜欢的男艺人……之一!”

    “这是布莱克!”

    翟南放眼望去,这些香江旧友,基本都要到齐了。五朵花的几个xiǎo jiě妹,还有跑男团的成员,还有黎叔,康伯,阮凌,大德哥……

    翟南连忙笑着对众人说道:“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雪莉,不用我多说了吧。丹尼尔老先生!还有布莱克!”说着,又给他们三个介绍了一遍,香江的这些朋友。

    好在众人的英水平都还不错,交流起来也都不是什么问题,很快便坐在一起开始聊了起来。

    翟南则直接来到了厨房,看着豹哥早准备好的东西,挽起了袖子说道:“准备开工了!”

    旁边被请来做盆菜的大厨,不禁斜眼看来,“翟老师,你也会做菜啊?”

    翟南笑了笑,“略懂一点。今天高兴,随便做两道拿手菜而已。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

    大厨身后的小徒弟,不禁笑了笑,“翟老师,你拿手菜是什么啊?”

    翟南笑道:“随便做几条鱼而已。”

    大厨闻言,不禁轻笑一声,“做鱼可不是随便能做的,特别要注意火候。火候大了,鱼肉老了。火候不够,鱼肉可带着一股腥味啊!”

    翟南点头,“大师傅说的是。”

    小徒弟笑道:“翟老师亲手做的菜,这要是拿出去卖,起码也得好几万吧。”

    翟南笑道:“是随便做做而已,哪用得着好几万啊!”

    大厨轻哼一声,“少说废话,还不快点做事儿!”

    小徒弟尴尬一笑,立马跟着他师傅后面,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翟南见状,也是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毕竟已经请了厨师,翟南又来下厨做饭,这大厨难免有点不高兴。

    只是今天朋友都在,翟南一时兴起,才说要给大家做饭的。现在要是说不做了,难免会有些扫兴。

    所以翟南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别管大厨什么态度了,这顿饭也得做完了才行。

    而旁边的大厨,则是时不时地瞄一眼翟南,似乎也有一较高下的意思。

    翟南是演员,专业可不是厨师。现在翟南出手,可是要抢了他的风头。要是在他最擅长的地方,输给了翟南,他这丢人可丢大了。

    翟南虽然知道大厨有点不满,但毕竟是朋友聚会,翟南也不能故意做得不好。

    所以翟南依旧是按照自己的节奏走,手法速度,也都是飞快,看的旁边小徒弟,都是一愣一愣的。

    等翟南把鱼处理干净之后,小徒弟忍不住说道:“翟老师,没想到你做饭也这么厉害!”

    翟南笑了笑,“还好,在京城时候,跟一位老师傅学过一点。”

    正在做菜的大厨,不禁轻哼一声,“回来干活!”

    小徒弟微微一怔,只好又走到了大厨旁边。

    大厨像是训斥徒弟似的说道:“教你的你都会了吗?知道看热闹,知不知道什么叫看不用?做出来的菜,最后都是要给人吃的。做的好看,你去绣花好了!”

    小徒弟闻言,不禁看了看翟南,露出了一脸歉意的笑容。

    翟南则微微摆手,没有当作一回事儿,而是继续做自己的菜。

    而这位盆菜大厨则说道:“做菜最该注意的是味道,味道不好,做出来的菜再好看,有什么用?那不过是个绣花枕头,看不用!”

    这大厨一句句地说个没完,像是在训徒弟,但实际却是在说给翟南听的。

    可翟南却权当是没听见一样,依旧自顾自地坐着自己的工作。

    当翟南架起油锅,准备炸鱼的时候,那大厨终于不再训斥徒弟了,而是惊愕地说道:“你要干嘛啊!”

    翟南微微一怔,“炸鱼啊!”

    大厨随即说道:“你可是刚把冰块塞进鱼肚子,你这么炸鱼,你想要炸死我们啊!”

    翟南轻笑道:“不会的,这道菜我做了好多次了,一次都没炸过!”

    大厨皱眉说道:“翟老师,你的作品我是很喜欢,可是你的厨艺嘛!我劝你最好还是别这么做,这手法火候的掌控要求太高了,我是怕你伤到自己。”

    翟南摆手笑道:“真的没事儿的,你放心好了。”说着,要动手了。

    大厨连忙阻止道:“你别逞强啊!又不是当明星的,要样样都会做。你别看人做过,觉得自己回了。这太危险了,搞不好会烫伤你的。”

    翟南无奈地苦笑道:“大师傅,你要是害怕,先走远点,我这儿肯定没问题。您别耽误我做菜了。等会儿这油温来,火候更不好控制了。”

    大厨不禁一愣,“你还嫌我耽误你了。好,我看你怎么烫到自己的。”说着,立马向后退开了几步,离开了灶台。

    翟南用筷子夹着鱼,直接滑进了油锅里。

    滚烫的油锅顿时爆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只见锅里的鱼瞬间变得色泽金黄,十分诱人。

    小徒弟远远地踮着脚,“喝,翟老师这手艺,还真是不错啊!”

    那大厨闻言,也抻着脖子,朝着油锅看了过来。

    只见油锅里的鱼,颜色逐渐变化,而鱼腹内的冰块,却丝毫没有流出来的意思。

    翟南用筷子不断地搅动着,以特殊的手法,保证鱼在炸制的过程,不会让鱼腹的高汤流出来。

    大厨此刻也没了话,只是专心致志地看着翟南的操作。

    等到一条鱼炸完,大厨也不再担心了,反而凑到翟南身边,对翟南问答:“翟老师,你这炸鱼的手法,到底在哪儿学的,真是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