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8.第1748章 ——爆火直播【四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1748.第1748章 ——爆火直播【四更】

    翟南这一曲《一人我饮酒醉》,瞬间带动了无数的友。

    评论区里疯狂刷屏,直播画面,无数的礼物,不断地涌现了出来。

    翟南一曲唱完,随即喊道:“感谢诸位老铁刷的小礼物,谢谢大家!大家觉得我这首歌,溜不溜?”

    小叔韩锋扭头看向艾利克斯和秦洪信,“这都什么鬼?”

    艾利克斯还带着节奏,不断地点着头,说道:“我感觉挺溜的!”

    秦洪信歪着头看着小叔韩锋,“叔,你老了!”

    小叔韩锋则怒道:“滚你大爷的!”

    而在这时,评论区里,迅速被‘666’给刷屏了。

    翟南则是笑道:“感谢诸位老铁!下面再给大家带来一首《曾经的王者》!”

    翟南说着,便有打开了音乐。

    在节奏鲜明,但又略带沧桑的音乐声,翟南缓缓说道:“看我叔,他现在可能已经玩不动了!但是别忘了,他曾经也是个王者!”

    翟南这话说完,小叔韩锋则是微微一怔。

    翟南却已经开始唱了出来。

    “他曾经是王者,后来说声算了。”

    “拱手让位兵马大权,还让别人赚着。”

    “他从不与人纷争,他早已看透输赢。”

    “如今脸以往,多了几分沧桑。”

    “他曾经年少轻狂,为着江山疯狂!”

    “为了称王多少年来,只有钢刀陪在身旁。”

    “当血流成不止,战而却不停止。”

    “身旁兄弟斩将,或征战而死。”

    “……”

    随着翟南的一声声喊出,小叔韩锋居然也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仿佛翟南说出的一句句话,好像都是在讲述他过往的经历一般,让他感怀颇深。

    评论区里再次疯狂地刷起了‘666’,各种小礼物,也开始频繁地刷了出来。

    小叔韩锋感动地说道:“这歌太特么好听了!”

    等翟南这一首曾经的王者唱完之后,又是一排排的大飞机,从画面飞过。

    小叔韩锋见状,都忍不住砸吧着嘴说道:“你这倒好!别人直播一晚,也几个飞机。你这一会儿的功夫,一排飞机!”

    秦洪信指了指屏幕的在线人数,“三百万人同时在线,是刷出个飞机方阵都不觉的意外啊!”

    小叔韩锋看着屏幕的人数,也不近咧起了嘴,“我去,居然这么多人!”

    艾利克斯不禁叹道:“小南的号召力,还真是恐怖啊!”

    其实翟南的号召力,到底有多恐怖,谁都没有小叔韩锋清楚。

    他这款直播ruǎn jiàn从开发到现在,人数累积下来,才不过一百万人。而且这一百万人,是不可能同时在线的。

    通过公司的后台数据jiān kòng,最巅峰的时候,同时在线人数,也不过是八十多万而已。

    而且这八十多万,还不是看一个主播的直播。是几十位主播同时开直播的时候,所有直播间的在线人数相加,才有这八十万的巅峰数值。

    可是现在,将近三百万人在线观看,而且还都是看翟南一个人的。

    最关键的是,翟南要直播的事儿,还是昨天晚才敲定的。也是一晚的时间,还没有经过对外宣传的结果。

    换句话说,是有人随便在络的那个小论坛发帖,翟南明天晚会在某个城市的路口出现。

    结果第二天,这个路口出现了三百万人,等着看翟南。

    而且这些人,还是来得了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没有出现呢。

    要是这么算下来的话,如果做好了前期宣传,再加一个合适的时间短,让翟南进行直播的话。估计小叔韩锋跟公司说的在线人数限,恐怕还要在提升几个级别才行了。

    在小叔韩锋暗暗咋舌的时候,翟南则已经跟友侃了,“大家喜不喜欢?”

    评论区里的留言,加屏幕的礼物,已经代表了三百万友的心声。

    翟南笑道:“那我再来一首,反正时间有的是,今晚是要躁起来!”

    翟南这话才说完,shǒu jī响了起来。

    翟南微微一怔,摆了摆手,说道:“等会儿,我接个diàn huà。”说着,拿起了shǒu jī,看了看,是袁逸打来的。

    翟南随即接通了diàn huà,顺手开了免提,“兄弟,我正在做直播呢,来跟大家打声招呼!”

    袁逸闻言,当即骂道:“靠,原来真的是你小子啊!”

    翟南苦笑一声,“什么情况,我可没打搅你玩游戏啊!”

    袁逸无奈地说道:“你怎么没打搅我玩游戏,这边才玩了一半,我们队的有三个说要去看直播,然后挂机了!我被人虐的这个残啊!从来没输的这么惨过!”

    袁逸这话,也是通过shǒu jī和络,直接直播了出去。

    无数友听到了这话,也开始了各种的评论。

    “心疼袁逸一秒钟!”

    “没想到翟老师是这么坑队友的,也是没谁了!”

    “袁逸真是倒霉啊!游戏没打完,队友都跑来看直播了!”

    “我现在最想知道,袁逸的对手,到底是怎么忍住没看直播的!”

    翟南看到这话,不禁笑道:“你的对手,怎么没跑来看直播啊!”

    袁逸当即骂道:“麻蛋的,队友跑了三,对手跑了俩,到头来吃亏的还是我啊!”

    翟南笑了笑,“行了,别郁闷了。现在跟哥开黑,哥们带你装叉带你飞!”

    袁逸随即说道:“别废话了,我这边都准备好了,随即都能进来。让你叔要请我,我跟他好友!你小子总建小号,抓都抓不到!”

    翟南笑了笑,“好,马了!”

    翟南说着,便准备开游戏了。

    不过在这时,无数友刷屏。

    “别啊!翟老师,还差一首歌呢。”

    “对啊,刚说的再来一首,怎么愿意来了,你不唱了!”

    “不行,不能被袁逸带坏了!”

    “袁逸这个坑,把翟老师都代跑了!”

    “翟老师要是不唱,我们组团去各大媒体去黑袁逸。”

    翟南看到这情况,无奈地苦笑一声,对袁逸说道:“兄弟,在等一会儿,我先给老铁们的歌唱了再说。”说完,关了免提,把shǒu jī递给了秦洪信。

    不管秦洪信那边怎么说的,翟南这边便开启了音乐,大声说道:“一首《十年戎马心孤单》送给诸位老铁!”

    随着音乐声的响起,翟南也再次开始了他的演唱。

    “十年戎马的心孤单,隐退了江湖归深山。”

    “如果有天你难堪,挂帅出征再扬帆。”

    “既然那疆场你已输,我怎还能继续哭。”

    “召集三千那勇者夫,那么血洗金銮捣皇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