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早就该换门锁了-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80章 ——早就该换门锁了

    翟南给三人拍了合照之后,又要了赵芊芊的签名,就连忙带着这一胖一瘦离开了录音棚。

    不过这倒不是翟南不想让两人多待,而是在担心郭瘦子。这小子从进屋开始,就是脸色通红,翟南真怕在多呆一会儿,他在脑出血了。

    到了录音棚外面,郭瘦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就跟刚跑完马拉松似的。

    周胖子鄙夷地看了一眼郭瘦子,说道:“你也太怂包了吧。看到赵芊芊,一句话也没敢说。”

    这时候,郭瘦子的脸色才开始略有缓和,对周胖子说道:“你……你懂个屁!我,我这叫无声胜有声!”

    周胖子翻了个白眼,“你就装吧。”

    郭瘦子此刻也没管周胖子说什么,而是直接对翟南说道:“小南哥,那个照片你发给我呗!”

    翟南笑道:“我已经发到咱们万万剧组的群组里了,你直接去里面找吧。”

    郭瘦子连连点头,随即便拿起了手机,过了片刻,就开启了傻笑模式。

    周胖子见状,又是鄙视地说道:“这个脑残粉!”

    翟南笑了笑,说道:“你就别取笑他了,快带他回去吧。就他这个状态,小心回家走丢了。”

    周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我这命啊!还要领个傻子回家!”

    而此刻的郭瘦子,手里拿着手机,感觉全世界都跟他绝缘了。

    翟南也是笑了笑,便催促两人回家了。而翟南,则转身到了楼下的办公室。

    此时,张大胡子已经回来了,正在跟李文化闲聊。说具体点,其实是张大胡子在喝茶水,李文化在看着账单砸吧嘴。

    “哎呀,这个这么贵,他们打折了吗?”

    “我说胡子,你可别让人骗了!”

    “别看关系熟,有时候就是有人爱杀熟!”

    “这衣服咱们楼下大仓库不就有吗!”

    翟南进屋之后,直接对张大胡子问道:“胡子哥,东西都定好了?”

    张大胡子点头说道:“都定好了,这边文化哥正对账呢。”

    翟南笑了笑,对李文化说道:“文化哥,别管这些小账了,东西没错就成了。”

    李文化却说道:“不管账不知油盐贵,这一天天人吃马嚼的就多少钱了,我不对账能行吗!”

    翟南也是无奈,李文化这倒不是故意找张大胡子的茬,而是他的习惯。以前办节目的时候,他就被处处卡着经费,所以都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现在虽然有了钱,但这习惯却没办法改了。不过这也有个好处,就是账目清晰,保证不带出错的。

    翟南对李文化也是放心,便直接说道:“得,那你慢慢对吧。胡子哥,咱俩先撤吧。”

    李文化见状,“哎,你们两个不讲义气的,就这么把我自己扔在这儿了。”

    翟南笑道:“那你走不走?”

    李文化看了一眼账单,说道:“我回家对账去。”说着,便收拾了东西,还有那一打账单,跟着翟南一起离开了天元公司。

    三人离开天元之后,也都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翟南回到四合院,便直奔云姐家,想着过去蹭饭。

    可是蒋暮云竟然没在家,这几天翟南忙得没有白天黑夜的,也不怎么着家。没想到这蒋暮云也成天成宿地去外面浪,也不说回来看看。

    翟南想了想,最后还是叫了份外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时间还早,便顺手打开了电脑,看了看微薄新闻。之前万万发布会的事儿,这几天已经被刷没影了,翟南的人气也没怎么涨。

    翟南随手有打开了创始中文的网页,只见他那本射雕,还在首页大封推上挂着呢。

    这段时间,翟南也没有时间看,也不知道现在射雕已经什么样了。好在之前一段时间,已经准备了半个多月的存稿,全都设置定时更新,倒也是没断过更。

    只不过书评区里,清一色全都是催更的,要求作者加更。

    翟南无奈地笑了笑,现在就是想加更也是有心无力,那边万万的拍摄,还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翟南就是写了,也不敢加更,只能老老实实地留着存稿,正常更新用。

    翟南看着时间还早,便打开了文档,运指如飞,继续写起了射雕。

    一直写到晚上十点多,翟南中间就吃了一份外卖,其他的什么事儿都没干,全都在写射雕。

    将近四万字的章节写完之后,翟南又设置了定时更新,这才关上电脑,准备洗漱睡觉。

    不过就在翟南正刷牙的时候,蒋暮云突然又来了。

    蒋暮云对着翟南,也不客气,直接敲着卫生间的门,问道:“小子,老张说你去找我了?什么事儿?”

    翟南满嘴的牙膏沫,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含糊地喊了一声,“等会儿!”

    也不知道蒋暮云这什么耳朵,听到翟南这含糊的一声,当即说道:“哎,你个臭小子,骂谁呢!”

    翟南听到蒋暮云这话,差点一头砸进洗手盆里。

    我靠,我的云姐,你这耳朵什么时候突变的?

    哪儿你就听见我骂人了!

    翟南连忙吐了嘴里的泡沫,说道:“我说等会儿,我刷牙呢。”

    翟南这话刚说完,卫生间的门就被推开了,蒋暮云一脸无所谓地说道:“刷个牙,你关什么门啊!害的老娘还以为你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呢。”

    翟南漱了漱口,说道:“我能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啊!我这么冰清玉洁的一朵白莲花,高贵冷艳着呢。”

    蒋暮云轻笑一声,“就你,算了吧。那天晚上,都让我堵个正着了,还嘴硬!”

    翟南微微一愣,这才想起徐老大寿那晚,韩夏过来串门的事儿。

    翟南随即说道:“那就是朋友过来借助一夜而已,能有什么事儿啊!”

    蒋暮云却笑道:“没事儿吗?那为什么我早上过来的时候,你俩一丝不挂地纠缠在一起!哎呀,那个样子,还真……嘿嘿嘿!”

    翟南顿时老脸一红,憋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麻蛋的,早就该换门锁了!

    怎么总也记不住这茬呢。

    说好的过目不忘,怎么总是想不起来换门锁呢!

    这个老污婆,她什么时候进来了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该死的,难道她知道了我和韩夏的事儿?

    难道逼我杀人灭口吗?

    可云姐长得这么漂亮,杀人灭口有点可惜了!

    还是先后杀!可是我好像打不过她啊!

    该死的附身傀儡也都用完了!

    我呸,我这都想什么呢!

    翟南正一肚子怀疑的时候,蒋暮云则问道:“这几天也看不到你的影,现在说说吧,那小丫头是谁啊!”

    翟南不禁一愣,说道:“你没认出来吗?”

    蒋暮云轻哼一声,“你真当老娘扫黄的,遇见这事儿,我还过去给你拍照啊!”

    翟南听到这话,顿时松了口气,说道:“没拍照就成啊!下次再进来,记得先敲门。要不然我可真就要换门锁了。”

    蒋暮云却毫不在意,依旧是一脸八卦相,执着地问道:“那姑娘到底是谁啊?”

    翟南也是被逼的没招了,只能无奈地喊了一句,“那就是个充气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