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毁灭!【第一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90章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毁灭!【第一更】

    第二天早上,翟南居然已经习惯了早起,竟然早到了天元公司。不过翟南来的时候,公司里才只有几个人。

    翟南立刻招呼众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影视城拍摄。因为今天要拍的戏,分别是第二集的刘备摔儿子,还有第三集的丝相亲。

    全都是古装戏,只有在影视城,才有拍摄的地方。不过这租金也不便宜,好在李文化会算计,只是租了一个院子,节省了不少开支。

    等到众人陆续到来之后,翟南也将自己考虑了一夜的角色安排,立刻吩咐了下去。陈峰演出刘备,翟南演刘备的儿子。林艺演丝相亲里的郎中,孙贺演富有的相亲女,陈颖儿演漂亮的相亲女。

    听到翟南的这个角色安排之后,自然几人欢喜几人愁啊!

    欢喜的多数是得到角色的,愁的是没得到角色的。不过这其中却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孙贺。

    孙贺一脸怨气地看向翟南,“小南哥,怎么我又是演女人?”

    翟南笑道:“因为……我觉得你天生丽质难自弃,貌若天仙下凡尘,比一般女生更加具有柔和线条的美感,你不用怀疑,这就是你与生俱来的天赋与能力。这就是老天赋予你常人没有的能力,难道你就打算这么放弃吗?不,当然不能,这是你与生俱来的天赋,就算你想放弃,也不可能的,所以这个角色是最适合你的了。”

    翟南噼哩拍啦地说完之后,孙贺满脸的茫然,然后点了点头。过了半晌,才喃喃自语道:“为什么小南哥说着这么有道理,我还是觉得怪怪的呢?”

    方智在旁,叼着一根烟卷,呼吸着寂寞的空气,轻声叹道:“难道这不应该是形容我的吗?”

    远处,翟南呼喊道:“你俩干嘛呢?过来帮忙搬东西!”

    “来了!”孙贺应了一声。

    “马上到!”方智踩灭了烟卷。

    一群人带着东西,开着面包车,便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影视城。到了影视城,翟南先给负责人打了电话,这才进入了影视城。

    在影视城负责人的引导下,翟南到了一个高仿了三国时期的城池。在里面七拐八拐的,这才到了一间大院子。

    这座城池里面,似乎还有另一个剧组,也在拍戏。不过还没开始拍,众人也不知道拍的是什么。

    不过跟他们也不影响什么,这边的剧组是在主街上拍戏,而翟南他们则是在一个偏僻的院子里。

    翟南到了院子之后,先是前前后后地看了看,基本符合自己的要求。随后,便开始张罗着众人,开始换衣服化妆。

    上午准备拍摄的是丝相亲,因为刘备摔儿子的戏,翟南还要不断地滚来滚去。翟南也不敢保证,自己滚了一上午之后,下午还有没有力气,把丝相亲拍好。

    所以翟南只能先拍丝相亲,起码这个不用被摔,也不必在地上不断地翻滚。

    找好了房间之后,翟南开始让人架设机位,布置灯光,挑选角度。

    这第一场要拍的,则是翟南和林艺的对手戏。对于林艺翟南也是比较放心的,因为林艺和王远很像,起码在智力上,两人都是一个水准的。

    所以林艺对于自我的调节,要比其他人好一些。开始拍摄之后,林艺果然没有犯太大的错误,只是偶尔有几句台词说错了,基本上还都是顺利的。

    一共用了没多久的时间,翟南就拍了这场戏。随后,便是和孙贺的对手戏,孙贺要扮演一个富有的相亲女。

    看着孙贺圆脸圆眼,这个微胖的姿态,倒也像个富有的相亲女。

    只不过这场戏对于孙贺的心理障碍比较大,本来他就有点抵触反穿扮演女性角色,现在又要他和翟南扮演相亲,他就更觉得尴尬了。

    翟南只好故技重施,不断地插科打诨,来调节孙贺的心理压力。不过效果似乎不是太好,孙贺一直都是显得很拘谨,跟翟南的要求差了一大截。

    翟南也是无奈,只好先拍摄跟陈颖儿的这部分。陈颖儿倒是没有任何的拘束,上次连男厕所都去了,还扮演了人妖,基本上天性完全解放,很顺利地就完成了拍摄。

    而现在又轮到了孙贺,众人不禁又开始犯愁了。

    翟南也发现了剧组的弊端,就是演员都不是科班出身,都没有经历警方天性的课程。如果饰演一般的角色,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但是有一些角色,让他们觉得尴尬时,这就会很犯难了,就像现在的孙贺。如果想易新那样,天生就是个爽朗乐观的人,大家说说笑笑,胡闹一番,他也就完全释然了。

    可孙贺不是,他就是个性格内向的人,有事儿都喜欢憋在心里。想要开导他,可不像开导易新那么简单。

    翟南试着说了几个笑话,也没有什么效果,拍摄不得不再次停滞了下来。

    翟南沉默了片刻,说道:“这样吧,大家都忙碌一上午了,先休息一会儿。孙贺,你在看看剧本,好好感受一下角色。”

    众人都是应了一声,便自己找地方休息去了。

    这时候,张大胡子找上了翟南,说道:“孙贺入行时间还太短,让他演女生,还是太为难他了。”

    翟南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觉得他适合这个角色,没想到对他来说有这么大的心理障碍。”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易新凑了上来,说道:“小南哥,这孙贺怎么办呐?”

    翟南苦笑,“我也犯愁呢。”

    王远随即凑了过来,说道:“我有一招,但是不知道好不好使。如果不好使的话,估计孙贺很难再从阴影里走出来了,如果好使的话,咱们这场戏就可以顺利完成了。”

    王远他们都是孙贺的老相识,自然对孙贺了解的更多,翟南也更愿意听取他的意见,便直接问道:“你先说说什么招吧。”

    王远想了想,说道:“孙贺虽然比较内向,但是心底里却是个倔脾气,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劲,要不然也不会坚持跑龙套一直到现在。”

    王远话说到这儿,易新忍不住说道:“这不废话吗,我也知道。这小子看着老实,心里却有着一股劲,这谁都看得出来。”

    王远点头说道:“就是因为这样,只要把他心里这股劲钓出来,他以后无论扮演什么角色,都不会再这样的犹豫了。”

    翟南无奈地问道:“关键是怎么做,才能把这股劲钓出来?”

    王远说道:“如果他是专业学表演的,老师会引导着表现出来。可惜他不是,所以咱们只能刺激他一下,如果成功了,就会激发出他心底的另一面。”

    翟南微微一愣,随即说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毁灭!”

    张大胡子不禁说道:“这玩的有点大吧?”

    易新却说道:“这是个机会,咱们可以试试!”

    今天还是五更,我要拼命了,都离我远点,小心溅一身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