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随便的一家子-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20章 ——随便的一家子

    吃口我的蛋!

    这也太直接了吧?

    民政局的时候,也没见她放得这么开啊!

    而且这场合也不对啊!万一被人看见了呢!

    翟南犹犹豫豫地说道:“这不太好吧!”

    韩夏却无所谓地说道:“这有什么不好的,反正这个化妆间是我的,别人也不会进来。”

    都说新婚夫妻爱玩点有趣味的,现在还真是体会到了。

    仔细想想,还真是有点小激动呢!

    翟南一脸浅笑,把刚夹起来的太阳蛋放下,刚准备站起来的时候,韩夏去直接将太阳蛋抢了过去。

    只见平日里美艳高贵的韩夏,竟然完全不注意自己的形象,毫不客气地夹走了翟南的太阳蛋,然后狠狠地咬了一大口。

    一下就把八月十五的太阳,给咬成了八月三十的月亮。

    而翟南则是有些发懵,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半弓着身子,特别尴尬。

    我这都没羞没臊地想什么呢?人家说的是煎蛋,是食物,又不是日用品!

    翟南顺势往后一靠,硬撑着一张笑脸,说道:“看来这大明星也没什么好当的,吃饭连个蛋都没有!”

    韩夏无奈地说道:“女艺人就是这样,必须要保持身材。”说着,看了一眼八月三十的月亮蛋,又放回了翟南饭盒里。

    翟南则结果小半块煎蛋直接塞进嘴里。

    嗯,这味道焦香四溢,还有点丝丝甜味。

    这算是间接接吻吗?怎么突然感觉有点害羞呢!

    呸,害羞个毛!

    这可是亲老婆,别说间接,直接都是应该的。

    翟南这边还在胡思乱想,韩夏却说道:“之前没听说过你会演戏啊!今天才发现,你演的还挺不错的。有人教过你吗?”

    翟南边吃边说道:“这还用谁教吗?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这就叫阅尽无数,心中自然无……码。”

    翟南话说一半,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韩夏听到这话,顿时就扳起了脸,朝着翟南瞪了过来,“你说谁是猪?”

    翟南咧嘴,这都什么点啊?难道只会注意到身材吗!

    翟南干笑了一声,“肯定不是说你啊!猪都是不穿衣服的,哪像你啊!”

    韩夏顿时俏脸一红,咬牙切齿地看着翟南,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翟南笑了笑,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以后也得注意点。我看白鸿飞那小流氓就没按什么好心,你记得离他远点。”

    韩夏美目流转,看着翟南,问道:“你这是关心我吗?”

    翟南毫不顾忌地说道:“虽说咱俩只是假结婚,但怎么说你也是我明面上的老婆。不管是不是你愿意,绿帽子都会扣在我头上,我可不愿意做。”

    “名面上的老婆?”韩夏眨了眨眼睛,“这么说背地里还有一个喽!”

    翟南撇嘴说道:“这你管不着。反正咱俩都是假结婚,你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

    韩夏想了想,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虽然咱们两个只是走了一个形式而已,但是毕竟也涉及到了两方的利益。如果你真的有了心上人,就必须先通知我,让我知道这人是谁才行。”

    翟南直接翻了个白眼,“你又不是我妈,为什么要告诉你!再说了,你要出轨,我不是也没拦着吗!”

    韩夏却狠狠地将筷子拍在了桌子上,“不行,必须先告诉我。我可是你老婆,咱们可是领过结婚证的。”

    翟南无奈地摇了摇头,“行吧,行吧,先告诉你,还不行吗。”

    韩夏这才点了点头,问道:“说吧,你背着我养的小老婆是谁!”

    翟南苦笑,哪有夫妻间这么聊天的。

    丈夫鼓励妻子出轨,妻子关心丈夫的小老婆。

    这一家子过的,还真是……挺随便的。

    翟南摇头说道:“我一个没车没房,没工作的三无青年。哪个二百五会看上我啊!”

    韩夏顿时蛾眉微蹙,“你又变着法的骂我!”

    “呸,呸,呸!”翟南连忙啐了几口,“就是说顺嘴了,不要注意这些细节。”

    韩夏轻哼一声,随手加了一块西兰花,狠狠地咬了下去。

    看样子,似乎是把翟南幻想成西兰花了,恨不得将他咬的稀巴烂。

    翟南见势不妙,立马叉开话题,问道:“对了,白鸿飞那孙子被我羞辱的那么惨,你和王导到底用了什么招,就把他劝回来?”

    韩夏闻言,不禁得意地一笑,“白鸿飞不过一个二线中游的小明星,虽然这部戏大部分投资都有他的关系,但是实际上却是为了能跟我有合作。”

    翟南点头,“明白了,他耍大牌没耍过你。”

    韩夏轻哼一声,“想多了,姐姐我可不是耍大牌的人。只是他一些规则的钳制,虽然资方有他的关系,但是合同却是和制作方签的。资方有他的人,可是制作方却也有我的关系。他要是敢不拍,保证他赔的倾家荡产。”

    翟南一听,顿时就明白了,“又是那个王八蛋律师给你出的损招吧。”

    韩夏轻笑了一声,“什么王八蛋律师,是王勇,我的私人律师,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翟南却叹了一口气,心中竟然有些同情起了白鸿飞。

    虽然白鸿飞是个人渣,但却一样被那个王八蛋律师给涉及了,顿时有了点同病相怜的感觉。

    说话间,两人也都吃的差不多了。

    翟南随意地往椅子上一瘫,享受着午后的美好时光。

    而韩夏则拿着他的包包,翻了半天,递给了翟南一样东西。

    翟南接过来看了一眼,竟然是机票,下午五点直飞魔都的。

    “给我机票什么意思?京城还不让我待了?”

    翟南已经习惯性地认为,这又是韩夏准备要坑他了。

    韩夏却翻了个白眼,说道:“想什么呢?晚上去魔都是陪我家人吃饭,咱们两个虽然是隐婚,不能大摆宴席。但是家里人还是要招待的,总是要和我家的人见上一面吧。”

    翟南厌烦地说道:“不去行吗?”

    韩夏轻挑眉毛,“行啊,只要你能配得起违约金。”

    翟南听到这话,顿时就变成了苦瓜脸,“这也在婚前协议里?”

    韩夏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有权利虽然让你去魔都,陪我去见我的父母。”

    翟南不满地看着韩夏,“这不公平!”

    韩夏却一脸坏笑地说道:“很公平的。协议里写的是,可以要求对方,回家陪伴对方的父母。”

    翟南顿时露出了一脸无奈之色,“可是我爹妈都已经死了!”

    韩夏无奈地摊开了双手:“对于我公婆的遭遇,我也是深表遗憾。对于你!怨我喽?”

    翟南看着韩夏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也只能是咬牙切齿地嘀咕道:“该死的王八蛋律师,早晚有一天,老子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说着,还是将机票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