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拳头抹不平的恨-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252章 ——拳头抹不平的恨

    翟南闻言一愣,顿时就一句话也说不出话来了。

    李文化见状,当即说道“小春,不是你想的那样!”

    李文化可是见识过翟南失控,这好不容易才变回正常,可不想他再发疯了。

    穆逢春却不管不顾地说道:“不是我想的这样,能是什么样?都被欺负到头上了,我还能忍着这口气!”

    穆逢春随即看向翟南,说道:“小南,你放心吧。你姐我给你出这口气!杀人放火,我是做不了,但是能保证他能把他送进医院,给你出了这口恶气。”

    翟南沉默片刻,随即对穆逢春说道:“穆姐,你今天能对我说这番话,我会记住一辈子的,你永远是我姐姐。不过对于翟德利,我不会使用这种手段的。”

    翟南以前面对翟德利,是毫无办法,只能任由他欺负。可现在今时不同往日,翟南也有了跟翟德利叫板的资格。

    只是翟南一直没有这么做,因为真正的恨意,不是用拳头就能消磨的。翟德利为了钱,背叛了自己的亲人。对他来说,钱才是他眼中最重要的东西。

    翟南想要报复,也不会让人打他一顿了事,而是要让他倾家荡产,失去他最珍视的东西。

    所以穆逢春说出这话之后,翟南便直接拒绝了。

    李文化听到翟南这话,当即说道:“这就对了,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小春,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总想着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儿了。”

    穆逢春却说道:“可我咽不下这口气啊!刚到老娘的地盘,来欺负我弟弟,当我穆逢春是摆设嘛?就翟德利这种货色,都敢过来跟我惹事儿,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放。”

    翟南则说道:“穆姐,这件事儿不会这么算了的,不过我不会用拳头解决问题,因为这根本抹不平我对他的恨!”

    李文化无奈地捂住了眼睛,“得,我全都白说了。”

    翟南摇头说道:“文化哥,你不会明白被自己亲人背后捅一刀的感觉。那时候我父母刚过世,我年纪还小,也是无依无靠。那时候我以为翟德利就是我唯一的依靠,现在想来真是可笑。他就是利用了我对他的信任,偷走了我父亲一辈子奋斗的事业。我绝对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的,这件事儿不是打一顿就能了结的。”

    穆逢春当即拍了翟南一巴掌,说道:“好小子,果然是我弟弟,这事儿姐姐我帮定了。我来之前,已经让人查了。翟德利现在还有两家大型连锁超市,都是当初你爸的遗产。不过这家伙也不是做生意的料,跟人学炒地产,差点没全赔进去,现在也就剩下这点产业了。我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跟公司那边交代好了,我们光华已经停止对他供货了,并且让人催欠款,估计也够他忙得了。”

    翟南摇头说道:“穆姐,这对你的公司,恐怕不太好吧?”

    穆逢春笑道:“这点算什么,你也太看不你姐姐我了。我华光乳业虽然比不上齐老,但也不至于差这点生意。对了,齐老!你可以去找他啊!以他的地位,想要让翟德利的超市倒闭,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翟南微微一愣,以前他是没实力跟翟德利叫板,直到现在翟南也不认为自己有这个实力。

    不过穆逢春的话,却让翟南看到了一个机会。

    翟南犹豫片刻,说道:“齐老会答应吗?毕竟才见过一面而已。”

    穆逢春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而且我看齐老挺看中你的,就他给你一张名片,就能看得出来。一般人想要跟齐老说上话都难,那天也是巧了,才能遇到齐老,也不然就算是我见他一面都麻烦。”

    翟南想了想,说道:“那好,我试试。”说着,就找出了齐老的名片,按照上面的电话号,给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之后,齐老的声音随之传来出来,“谁啊?”

    翟南深呼了一口气,说道:“齐老,您好,我是翟南。”

    齐老听到翟南的声音,顿时就来了精神,“哦,原来是你小子,怎么突然响起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馋酒了?”

    翟南无奈一笑,说道:“是啊,想问问您老有什么好酒,也分我点尝尝。”

    齐老笑道:“今天你算是捡便宜了,上午的时候,刚有人给我送了一坛子百年黄酒。你现在过来吧,我在名怡会馆,知道地方吧?”

    翟南当即应了一声,名怡会馆翟南也去过,就是赵芊芊找他庆功宴的地方。翟南也就是在名怡会馆,遇见了天王刘靖的。没想到这也是齐老的产业之一。

    翟南随即又问道:“我这带俩人过去,行吗?”

    齐老也没反对,直接说道:“快点来就成了。”

    翟南应了一句,随即挂断电话。三人便开着穆逢春的车,直接确立名怡会馆。

    而穆逢春竟然也是名怡会馆的会员,打了声招呼,便带着人进去了。

    这边的服务员似乎也早就得到了消息,知道是翟南来了,便带着三人去了楼上的一个包间。

    这包间可要比翟南上次吃饭的地方好多了,装修的清幽雅致,别具一番韵味。

    齐老看见翟南带的是穆逢春和李文化,便笑道:“我还以为你小子带的谁呢?原来是小春啊!”

    穆逢春连忙笑着说道:“齐叔叔。”

    李文化也随即说道:“齐老您好。”

    翟南顺手指着李文化说道:“这是穆姐男朋友。”

    李文化顿时一惊,“这可不能乱说啊!”

    穆逢春却满脸笑意,没有去解释什么。

    齐老则笑了笑,说道:“年轻就是好啊!”

    翟南看了一眼满脸皱纹的李文化,又看了看齐老。

    嗯,这么一对比,李文化的确年轻了不少。

    四人随即落座,齐老亲自动手,开始烫起了酒。

    翟南三人,则是看着齐老,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齐老看着三人神色有异,也没有率先开口,房间内也是静的可怕,只有齐老烫酒时发出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酒烫好了,齐老给三人都倒了一杯。

    翟南喝了一口,顿时觉得酒香四溢,百年黄酒那甘醇似饴的味道,顿时在唇齿之间绽放开来。

    翟南当即忍不住说了一声,“好酒!”

    穆逢春也都是忍不住点了点头,虽然她也喝过不少好酒,但是如此香醇的好酒,也是第一次喝到。而李文化则是更加夸张,都快开始吧唧嘴了。

    齐老轻轻一笑,看向翟南,说道:“小子,你今天突然来找我,恐怕不是为了讨口酒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