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我爱葩葩葩【求推荐】-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28章 ——我爱葩葩葩【求推荐】

    众人看着小叔韩锋的窘态,也都是默不作声。

    因为韩锋这人年纪不小了,还是那么爱作爱闹,所以大家也都乐意看他的笑话。

    不过韩夏的舅舅宋玉书却是个老好人,看着韩锋脸都憋得跟紫茄子似的了,便开口说道:“夏夏,小南,我跟你舅妈都是当老师的,可没有你小叔出手哪么阔绰,不过也是一份心意。”

    说话间,舅妈便拿出了一份红包,一指多厚,看样子也是一万块钱。

    虽然没有小叔韩锋拿的多,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就已经不少了。

    毕竟他们两口子都是教书先生,比不了韩锋这个生意人。

    而且他们家还有对双胞胎姐妹花,也是一笔不小的花费,所以这一万块可比小叔的两万都要贵重。

    翟南看了一眼韩夏,韩夏也是犹犹豫豫的。

    她舅舅的家庭情况她自然心知肚明,这钱她也不缺,可现在人家已经递过来了,她又不好意思不要。

    韩妈妈看了一眼韩夏,也知道韩夏的为难,便开口说道:“你舅舅给你的钱,你就收着吧。等到宁宁和静静结婚的时候,可少不了你这个表姐帮忙的地方。”

    韩妈妈这话也是说的明白,就算是收了舅舅的红包,也可以从宁静姐妹那边,把这钱给送回去。

    韩夏也是冰雪聪明,立马就明白了母亲的意思,也是笑着将红包收了起来。

    杨美琪见状,尴尬地说道:“夏夏,我来的太匆忙,还没给你准备红包,一会儿我也给你网银转账吧。”

    韩妈妈却说道:“琪琪就不用了,你是小辈,有没有结婚,这可使不得。”

    杨美琪有些尴尬地张了张嘴,似乎是要说什么,不过却看见韩夏微微摇头。

    杨美琪便随即一笑,说道:“好,我就听韩妈妈的话。”

    翟南在旁,却是看得有点心急火燎的。

    这都可是钱啊!说不要就不要了,怎么都这么大气呢。

    你们当时礼钱,我可是当作出场费啊。

    白天一场戏就给了两万,到了晚上这出场费就打了个对折,身价掉得也太快了。

    给人演活女婿,还不如给人演死爹了呢。

    不过就在翟南犯愁的时候,那奇葩的一家子又开始作妖了。

    只见韩夏的姑妈韩玉,直接拿出了镶钻的手提包,往桌子上一放。

    姑父王虎则说道:“夏夏,我和你姑姑也给你准备了点,你别嫌少就行。”

    说话间,就看见姑妈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打百元大钞,然后又是一打,又是一打,又是一打……

    这段不是骗子数,也不是手卡进键盘里了。

    而是这奇葩姑妈,真的从手提包里,拿出了十打钞票,整整十万块钱。

    翟南看在眼中,也是两眼放光。

    这一家果然是……一,二,三朵奇葩!

    谁没事儿闲的带着十万现金出门,你也不嫌沉!

    不过对于这么豪爽的奇葩,翟南只想说,“我爱葩葩葩!”

    只不过还没等这十万块钱,送到翟南的面前,韩爸爸就冷哼一声,“王虎,你这是什么意思?”

    翟南当即一愣,这什么情况?

    姑妈连忙说道:“就是一点心意而已。”

    姑父也是十分客气,“我们就夏夏这么一个侄女,怎么说也不能少了她这份啊。”

    韩爸爸却冷眉冷眼地说道:“别说废话了,把钱收回去。”

    姑妈见状,却皱起了眉头,“大哥,你至于吗?我们的钱是给夏夏的,又不是给你的,你这脸色摆给谁看呢!”

    姑父却拉了一把姑妈,仍旧是一脸谦卑的模样,“大哥,阿玉不会说话,你别往心里去啊!我们就是给夏夏的一份心意,跟那个工程一点关系没有。”

    翟南有些茫然地看向了韩夏,韩夏靠在翟南的耳边,轻声说道:“姑姑家是做建材生意的,最近想搞房地产的买卖。”

    翟南皱了皱眉,有瞄了一眼自己的老丈人。

    韩夏心领神会,低声说道:“我爸副市长。”

    hat?

    我老丈人是魔都副市长?我媳妇岂不就是官二代了?

    这么算来,我也算是半个官二代吧。

    以后到了魔都,我岂不是横着走都行了。

    没想到这碗软饭里面,还吃出一个硬茬来。

    不过翟南这边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韩爸爸却猛地一拍桌子,“你们想要那个工程,就自己去竞标,别给我搞这些小动作,立马把钱给我拿回去。”

    姑妈面子上过不去,竟然直接开始撒泼了,“大哥,你可就我这么一个妹妹,我就求你这么点事儿,你至于这么为难我们家老王吗?那个工程只要你点头,谁还能拦着,我看你就是故意跟我过不去。”

    姑父见状,连忙拉了一把姑妈,说道:“大哥,阿玉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啊!”

    小叔韩锋见状,也是满脸不耐烦的样子,说道:“大姐,今天是夏夏的喜宴,你说话注意点行不行!”

    姑妈则一把扯开了姑父的手,不满地说道:“韩锋,你还是不是我弟弟了?这时候你还帮着他说话,为难你亲姐姐!”

    韩夏的舅舅也是没有骤起,略带不满地说道:“这毕竟是孩子的喜宴,只谈家事,不谈公事。”

    姑妈听了这话,就更来劲了,直接站起来说道:“我们家的事儿,用不到你个外人说三道四的!”

    翟南看在眼中,也是心生厌恶。

    这货吃泰迪鞭了吧?怎么逮着谁就喷谁呢!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虽然老子是假结婚,但是你这么折腾,就是自己找骂了。

    翟南直接站起身来,对着姑妈说道:“姑妈,不知道我算不算外人啊?”

    翟南此言一出,众人便都朝着他看了过去。

    韩夏蛾眉微蹙,轻轻地拉了拉翟南的衣角。

    毕竟这都是长辈之间的事儿,做为小辈的插手,的确有些不合适。

    所以韩夏就算是心中不满,但也一直都没说话。

    可是现在翟南开口了,也就代表着韩夏的态度。

    姑妈看着翟南直接站了起来,也是有些犹豫,毕竟这是韩夏和翟南的喜宴。

    姑父见状,立马说道:“是是是,都是韩家的人。”

    翟南却摆手说道:“姑父,这话可就不对了。现在韩夏是嫁给我,可不是我入赘了。所以韩夏是我翟家的人,以后可不是韩家的人了。姑妈既然要送礼,那也是送进我翟家的口袋里,跟他们韩家可以没有一分一毫的关系。”

    “这……”

    姑妈不禁犹豫了起来。

    按照翟南这么说的,在理论上好像还真是这么个意思。

    不过仔细想想,怎么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