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挺倒霉的!-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287章 ——挺倒霉的!

    蒋暮云则是怒道:“你个小兔崽子,看见了吧。真是疼死老娘了!”

    翟南当即说道:“云姐,你既然是旧伤,那我就先撤了。我晚上没吃饭呢,就先出去找地吃饭了,不耽误你养伤了。”说完,翟南就想要走。

    蒋暮云则怒道:“不准走,给我回来。”

    翟南当即一愣,“云姐,刚才你不是让我走的嘛。”

    蒋暮云说道:“刚才让你走,你不走。现在想走,晚了。去厨房,给我熬碗红糖姜茶再走,真是疼死我了。”

    翟南连连点头,说道:“那……那好吧。”说着,便流进了厨房。

    蒋暮云则是弓着腰,缓缓地走进了卧室内。

    翟南来到厨房,刚想动手,便看见了自己满手的血腥。

    翟南见状,痛苦地摇了摇头。

    麻蛋的,早知道进屋先点灯了。

    我还以为这血是别地方流出来了,没想到会是……

    擦,我还闻了闻!

    难怪腥气那么重!

    翟南连忙把手洗了个干净,然后才开始翻箱倒柜地找红糖和生姜。

    翟南手脚也算是麻利,很快便架锅烧水,开始下了红糖和生姜。

    而蒋暮云在房间里,也没有动静。翟南待着也是尴尬,便没话找话地说道“云姐,你是真厉害!这大姨妈来了,还能单挑十多个手持钢管的大汉,这功夫真是……”

    翟南话说了一半,就感觉自己好像又说错了话了。

    想了想,翟南又说道:“云姐,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这时,卧室里传来蒋暮云的生意,“小兔崽子,你再多说一句,老娘剪了你的舌头。”

    翟南当即捂住了嘴,然后又好像反应过来了什么,换了一只手,捂住了嘴。

    过了一会儿,卧室的门又打开了,只见蒋暮云居然还穿着刚才那条血红的裤子。

    翟南不禁一愣,问道:“云姐,你这是?”

    蒋暮云不耐烦地说道:“刚要用完了,你给我买一包去。”

    翟南顿时一怔,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去买?”

    蒋暮云捂着肚子,说道:“不特么你去,还让我去啊!快去快回!”

    翟南长叹一声,只好转身出门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蒋暮云疼得已经快卷成虾米了,让她自己去也不合适。而翟南就在跟前,那也就只能是他去了。

    不过这样也是正好了,顺手还能买点泡面什么的。

    翟南一路小跑,便跑出了这片胡同,来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时的超市。

    翟南进去了之后,先是拿了两包泡面,随后才来到女性用品专区。不过来了之后,翟南就傻眼了。

    蒋暮云过来让他买姨妈巾,却没说买什么样的。而这里大的,小的,长的,短的,薄的,厚的,这到底该怎么选啊!

    翟南愣了半天神,也不知道该怎么选。

    这要是白天还好,收银员还是个女的,翟南还能问问。而晚上的收银员,则是个四十多岁的猥琐大叔,估计也没什么经验。

    翟南此刻也是犯愁,心中暗暗把前两天打劫小超市的劫匪祖宗十八代都深深地问候了一遍。

    随后,翟南干脆一样拿了一个,一起抱到了收银台。

    收银台的抠脚大叔也是一愣,当即问道:“喝!你这是要抗洪去啊!”

    翟南顿时老脸一红,“没买过,不知道该买那款,就一样买一个呗。”

    抠脚大叔也是个老司机,当即一笑,说道:“年轻人的确是不懂这些。我来教教你吧,她那个量大吗?”

    翟南微微一愣,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海量。”

    抠脚大叔不禁一笑,说道:“那就用这个,这就够了。”说着,帮翟南跳出来了一个。

    翟南连连点头感谢,随后又把其他的几块,全都送了回去。

    这也是幸好天色比较晚,现在也没什么人过来,要不然可就把翟南当成变态了。

    翟南回到收银台前,抠脚大叔还是一脸猥琐的笑容,说道:“小伙子,你也是挺倒霉的啊!”

    翟南幽幽叹气,“可不是嘛!谁能想到遇见这种事儿啊!”

    抠脚大叔扫完了码,嘿嘿一笑,“十二块五。”

    翟南微微一怔,连忙说道:“这两包泡面也是我的。”

    抠脚大叔疑惑地看了一眼翟南,“旅馆里没泡面吗?”

    翟南也是同样的疑惑,“我没去旅馆啊!”

    翟南此言一出,抠脚大叔倒是一惊,“年轻人玩得开啊!不过你开的什么车,车里也能泡泡面?”

    翟南听到这儿算是明白了。

    敢情你以为我这是开房遇见血案了!

    我擦,这也是个老司机啊!

    我说不是在旅馆,你就说上车!

    我是那种人嘛!

    肯定不是啊!

    我都没有车!

    不过要是抽空买一辆也不错,到时候还能和韩夏……嘿嘿嘿。

    翟南也懒得跟这抠脚大叔继续解释,连忙付了账,拿着东西就往家走了。

    只是翟南刚走进胡同没多久,就听到远处有人说话。

    “姐,就是这家,那女的可厉害了!”

    “果儿姐,还有个小子,更厉害!”

    “特别是那小子,我们十几个都没打过他!”

    “那女的也挺猛了,我们十几个堵她一个,都没把她放到。”

    “果儿姐,你可要给我们出气啊!”

    “果儿姐,等会儿就看你的。”

    这群说话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也随之传来,“你们这帮废物,还有脸说话。让一个女人就给你们打了,丢不丢人!以后出去,别说是我兄弟。小镇,还有你,别说你死姓唐的,我都替你丢人!”

    翟南听了半天,也总算是明白了,这群人是过来找场子的。

    刚才被翟南全都放到了,看这样子是请来了一个高手,还是个女高手。

    黑灯瞎火的,翟南也看不清对面人长什么样,就直接拎着塑料袋,走上前去,说道:“嘿!干嘛呢!大晚上的不睡觉,吵吵什么,不知道别人明天早上还上班啊!有没有公德心啊!”

    被称为果儿姐的这位,显然也是个暴脾气,当即怒道:“我们唐家办事儿,闲人退避,待会儿伤了你,可没人管你死活。”

    翟南轻笑一声,“挺横啊!现在是法治社会,地痞流氓什么的,抓紧时间滚蛋。别等我会儿我报警了,你们就全进局子里哭去吧。”

    果儿姐还想说话的时候,旁边的小弟便说道:“果儿姐,我听着说话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好像是打我们那小子!”

    “没错,就是他!”

    “打他丫的!”

    “哎呀,我的眼睛,谁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