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财神爷的干儿子-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290章 ——财神爷的干儿子

    盛唐会馆第七层,居然是一个富丽堂皇的赌场。

    老虎机,二十一点,轮盘,百家乐,应有尽有。

    翟南看到这场面,简直就是目瞪口呆,没想到京城里居然还有这种地方。而且,这里的人还不少。

    翟南茫然地走进其中,这边看看,那边瞧瞧,转了一圈,居然还看见了一个熟人。

    只见前面那边,一个身材丰腴,面容娇美的女人,正在破口大骂道:“我擦,连开了十三把小,你特么出老千吧!”

    翟南见状,直接走了过去,“云姐!”

    蒋暮云回头,看着翟南,顿时一愣,“小兔崽子,你怎么来了?滚,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平时蒋暮云就是神出鬼没的,翟南还一直以为她有什么正经事儿要做,没想到却是在这里沉迷赌博。

    翟南当即一拉蒋暮云,说道:“那你也别玩了,跟我一起走吧。”

    蒋暮云却甩开翟南,说道:“让你走,你就快点走,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翟南也是驴脾气,直接说道:“你不走,我也不走。”

    就在翟南跟蒋暮云拉拉扯扯的时候,便有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

    其中领头的一个,对蒋暮云说道:“蒋小姐,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这人说话十分客气,可是蒋暮云却十分不客气,当即骂道:“你特么管我,有赌未为输,老娘手里还有钱。”说着,便拿出了筹码。

    不过她手里的筹码,却是最小面值的那种。

    领头男人轻笑了一声,说道:“蒋小姐,你已经欠了五百万了,希望你能够赢回来。”说着,便带着人离开了,不过眼神却依旧等着蒋暮云。

    到这时候,翟南要是在不明白,那可就是傻子了。

    翟南直接说道:“云姐,你欠了他们五百万?这么说昨晚来找事儿的,是他们来催债的。”

    蒋暮云看自己也瞒不住了,便直接说道:“不就五百多万吗?老娘那四合院要是卖出去,起码三千万起。”

    翟南不忍地说道:“云姐,可是那……那是咱们大家的家啊!”

    蒋暮云犹豫片刻,说道:“都已经欠了五百多万,还不如现在搏一把!”说着,就要将最后一个筹码下注。

    翟南当即一把抓住了蒋暮云的手,说道:“要下注的话,让我来帮你下。”

    蒋暮云微微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把筹码交给了翟南。

    翟南看了一眼筹码,顿时被吓了一跳。他手里的可是最小的筹码,面额居然是一百的。

    翟南深呼了一口气,悄然拿出了幸运药水,偷偷地喝了下去。

    随后,翟南才对蒋暮云问道:“云姐,押哪个赔的最多?”

    蒋暮云诧异地看着翟南,“你到底会不会啊?不会可不要乱来啊!”

    翟南顿时一脸尴尬,赌博这东西,他还真就从来没沾过。

    想了想之后,翟南说道:“没事儿,处男手气好,你就说吧,押哪个赔的最多。”

    蒋暮云不置可否地说道“当然是押围骰了,赔率一百八。其次是点数和,最小和最大开五十倍。然后是全围,赔二十四倍……”

    翟南听着蒋暮云说这些规则,也是觉得头晕,没想到玩个骰子,还有这么多规矩。

    不过现在翟南喝了幸运药水,也不用管什么规则了,直接压了赔率最高的围骰,押三个全是一点。

    蒋暮云看着翟南将筹码放了上去,当即怒道:“你个小兔崽子,你疯了!老娘在这人玩了快一个月了,也没看见过三个一。”

    周围的玩家看着翟南和蒋暮云,也都是忍不住掩嘴轻笑。都以为这两人是输疯了,想要搏一把大的。

    而这种人在赌场也是常见,最后输红了眼,都想要赢一把最大的翻身。不过结果嘛!基本上都是输得精光。

    翟南也不管蒋暮云的咒骂,还有周围玩家的讥笑,依旧淡然地说道:“云姐,你相信我,我想在运气好,头顶都要冒红光了。”

    蒋暮云却焦急地说道:“你小子就会吹,买彩票都没看你中过奖。”说着,就想要把筹码拿过来。

    只不过这时候,却已经忘了,荷官已经打开了骰钟。

    “三个一,豹子通杀!”

    蒋暮云见状,干脆就愣在了当场,不可思议地看向翟南。

    周围的玩家也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不断地揉着眼睛,又是看骰钟,又是看翟南。

    而荷官则直接把赔了一百八十倍的筹码,全都堆在了翟南面前。

    翟南干脆一挥手,说道:“继续三个一。”

    此言一出,荷官也是微微一愣。

    蒋暮云才玩了一个月,他可是在这儿工作好几年了。这么多年就开了两把三个一,上次还是他刚来没多久的时候,想想都有六七年了。

    翟南还押三个一,想要赢的几率,简直就跟彗星撞地球差不多。

    蒋暮云听到翟南这话,简直都要疯了,连忙摆手道:“不行!没你这么玩的,没有每次都这么好运的。”说着,就把筹码都拿了回来。

    翟南看向蒋暮云,说道:“不这么做,你也没办法还钱了。”说着,拿出了之前的一百筹码,交给了蒋暮云,“喏,这是之前你的一百,现在给你留着,也让你心里有个底。”说完,又把剩下的筹码,全都放到了三个一的位置。

    荷官惊讶地看着翟南,“先生,还是三个一?”

    翟南点头,“嗯,三个一。”

    蒋暮云扯着脖子大喊道:“不是啊!这小子脑子不好使,别听他的。”说着,又要抢筹码。

    翟南却死死地拉住蒋暮云,说道:“放心吧。”

    而周围的玩家,则是一副看着二傻子的神情,看着翟南。

    开出三个一的几率太小了,翟南走运中了一把,但是绝对不可能再中第二次。

    众人全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随后纷纷下注。

    荷官再次打开骰钟,脸色也变得难看了。

    “三……个一,通杀!”

    荷官此言一出,周围的玩家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开出一次三个一,那是运气,连开两次呢?

    人群也随之沸腾了起来,就连周围赌桌的玩家,也都凑了过来。

    “我靠,这边什么情况?”

    “连开了两把三个一!”

    “不是吧?我都在这儿泡一年了,也没看过一次。”

    “绝对的,你没看见那些筹码?三百多万了,全都是这小子赢的。”

    “这小子什么来头?”

    “不知道,看样子就是个愣头青,上来连押了两把三个一。”

    “我擦,这货是财神爷的干儿子吧。”

    “这都行!”

    “我去,这把他要是还押三个一,我也跟着押!”

    “你可算了吧,连着三把三个一,怎么可能?你真以为财神爷是他爹啊!”

    “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下次绝对不可能再开三个一了。”

    在一群赌徒吵嚷声中,荷官把翟南赢的筹码拿了出来,又问道:“先生,这次您押什么?”

    翟南挥手道:“不用动了,还是三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