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便宜徒弟秦洪信-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297章 ——便宜徒弟秦洪信

    翟南听到这话,一脸茫然,“优越视频的网综,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翟南此言一出,剧组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易新提醒道:“小南哥,你忘了?”

    翟南:“忘了什么?”

    张大胡子说道:“杨文星想在万万播完之后,做一档网综节目来接档。然后你就答应下来了,还说是自己人,都是应该的。”

    翟南疑惑地说道:“我说过吗?”

    李文化点了点头,“不但说了,还跟杨文星草拟了一个简易的合同。虽然只是随便写的,但是有你的签名,要是杨文星当真了,去告你都行。”

    翟南听到这话,顿时无奈地一拍额头,“靠,又特么喝多了。”

    众人见状,则都是笑而不语。

    翟南喝多了,开什么玩笑?

    九十六度精馏伏特加当白开水喝的人,喝了两瓶啤酒能喝多,这话就是骗鬼,鬼都不相信。

    所以在众人眼中,翟南是故意的,绝对的故意的。

    翟南虽然一直催促着大家去找娱乐公司签约,但是大家还是没有走。而翟南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仍旧是舍不得众人。

    所以才借着喝多了的借口,跟杨文星签下了合同,这样就可以组建栏目组,众人也不用分开了。

    大家都是这样想着,都以为翟南是故意这么做的,所以大家都是笑而不语,谁也不去拆穿。

    但是实际上,翟南是真的喝多了。

    翟南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谁带电脑了,我先把策划写出来。”

    翟南此言一出,众人纷纷摇头。

    张大胡子说道:“现在时间来得及,你就先好好休息,三天之后,我们再来接你。”

    李文化怪异地朝着翟南一笑,“是啊,小南好好在这儿休息,没准还有惊喜收获哟!”

    秦洪信则说道:“师傅,你就安心养病,你在这儿的花费,我全都包了。”

    翟南疑惑地看着秦洪信,“秦公子,我什么时候成你师傅了?”

    秦洪信眼珠一转,顺嘴胡说道:“就是……我把你送来的时候,你在迷离之际,说要把一身赌术全都传给我?”

    翟南都迷糊了,“这怎么可能,你听错了吧?”

    翟南自己心里知道,他有什么赌术啊?那都是附身傀儡的功劳,请来了赌圣上身,才能随意操控骰子的。

    可现在也是因为赌圣上身,导致的身体极度虚弱。

    翟南就算是真的昏迷了,也不可能说出要传授秦洪信赌术这种鬼话啊!

    蒋暮云在旁,忍不住轻哼一声,“差不多行了。”说着,看向翟南,“别听他胡说,你昏过去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喘气都费劲,那还有时间说话啊!”

    秦洪信尴尬一笑,连忙说道:“师傅,我就是想跟你学两招。”

    翟南一挥手,“我就会玩抽王八,你愿意学的话,我现在就能教你。反正这功夫也无聊,玩会抽王八也挺好的。”

    秦洪信砸吧砸吧嘴,知道翟南这摆明了就是在应付他,便也没话说了。

    翟南看着屋里这一大群人,便说道:“得了,我也没什么大事儿,大家该回去就都回去吧。”

    众人互相看了看,谁都没说要立刻走。

    只有小叔韩锋直接说道:“得,我这也看出来了,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你绝对是祸国殃民的主儿,长命百岁肯定是没问题了。”说着,丢给翟南一个大红包,“好好养病,叔先撤了。”

    翟南冷不丁地接过红包,说道:“小叔,你这是干什么?”

    小叔韩锋说道:“给你买糖的。”说完,人就走了出去。

    杨美琪见状,也顺手丢了个红包,说道:“看你没事儿,那我也就走了。”

    翟南当即说道:“哎,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啊?”

    杨美琪坏笑了一笑,“给你治糖尿病的。”

    翟南顿时就被杨美琪给噎了回去,杨美琪则朝着翟南眨了一下眼睛,也快步离开了。

    这时候,李文化也凑了过来,翟南看李文化这手势,似乎也要往外那东西,当即就说道:“文化哥,你要是敢往外扔东西,老子以后都不跟你合作了。”

    李文化顿时一怔,尴尬地又把手放下来了,说道:“我是不想给,你也知道我是个死抠。主要是我家你嫂子,知道你住院了,非让我表示一下。”

    翟南调侃道:“是我穆姐啊?”

    李文化当即皱眉骂道:“滚蛋,你这小子还是病得太轻。”

    翟南随即挥手笑道:“得了吧,都撤了吧,别搞这些虚的了。你们要是真想花钱,等回头我出院了,你们一起请我吃饭就行了。”说着,翟南就把众人都赶了出去。

    在翟南的催促下,众人也都三三两两地离开了。陈颖儿倒想多跟着待会儿,说是要帮忙照顾翟南。

    秦洪信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却说道:“没事儿,不用你们多费心。我这给我师傅请了两个私人看护,二十四小时的,全都门口等着呢。”

    陈颖儿见状,也就留不住了,只要跟着陈峰一起离开了。

    李文化则是磨叽了半天,还一个劲跟翟南挤眉弄眼地说道:“晚上安心睡觉啊!”

    翟南看着李文化暗示了半天,也没明白什么意思,就把他给赶走了。

    最后病房里就剩下三人了,翟南,蒋暮云,还有死皮赖脸的秦洪信。

    翟南看着秦洪信,问道:“秦少,我看你贵人事忙,要不您就先回去吧?”

    秦洪信好不自知地说道:“没事儿,我没什么好忙的。还是师傅你身体重要,我这当徒弟的肯定不能随便离开啊!”

    翟南也看出来了,这秦洪信是赖上自己了。

    翟南想了想,说道:“秦少,你这么跟着我,不就是想跟我学两招吗?”

    秦洪信随即一笑,“师傅英明。”

    翟南说道:“那我教你一招,你立马就离开。”

    秦洪信闻言,当即连连点头。

    翟南随即说道:“有硬币吗?”

    秦洪信说道:“我身上最小面值的,都是五十的。”

    蒋暮云闻言,拿出了一个一块钱的硬币。

    翟南拿过硬币,在秦洪信面前晃了晃,说道:“看好了,咱们玩猜硬币,你要是猜中了,就算你赢。”说着,便把两手都背在了身后。

    翟南假装倒腾了半天,才攥着双拳,摆在了秦洪信面前。

    秦洪信还一脸认真地看了半天,可是他不知道,那硬币翟南干脆就没放在手里,直接塞到枕头底下了。

    蒋暮云在后面,可是看的清楚,忍不住笑道:“我看秦少是输定了。”

    秦洪信一脸认真地说道:“这个未必,我选这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