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欲擒故纵-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312章 ——欲擒故纵

    刘天王看着曲谱,便忍不住轻声哼唱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对翟南说道:“嗯,很不错。这首歌你到底怎么想到的,我真是越看越喜欢,简直就是像在说我一样。”

    翟南笑了笑,“有感而发吧。从小到大,我们接受的传统观点,就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男人并不是天生的硬汉,我们还是会有柔弱的地方。而我们则一直在逼迫自己强撑下去,掩盖着伤疤,隐藏着自己的柔弱。也许是时候该发泄一次了,不因为软弱,不因为痛苦,只是一种情感上的释放。”

    刘天王闻言,忍不住拍手说道:“说得好,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能有这样的观点,看来你也经历了不少的事情。”

    翟南笑了笑,“都是以前的事儿了。”

    刘天王笑道:“你这就是在强撑。”

    秦洪信当即对翟南说道:“小南哥,有事儿跟我说,没什么是我摆不平的。”

    翟南挥手说道:“我都已经解决了。”

    刘天王笑了笑,随即问道:“翟导,那这首歌你打算卖多少?”

    翟南双手摊开,“免费,送给你了。”

    刘天王顿时一愣,“一分不要,不会吧?”

    秦洪信当即对翟南说道:“小南哥,不用给我留面子,该要多少要多少。别因为刘天王的娱乐公司是我家的,你就不要钱了,一码归一码,亲兄弟还要明算帐呢。”

    翟南挥手笑道:“你少来,我可不是看你的面子。我是跟刘天王一见如故,也是觉得只有刘天王,才有资格唱这首歌。我这个人就是这个习惯,不适合的,给多少钱,都未必给他写歌。适合的,一分不给,我也照样给他写。这首歌适合刘天王,钱的事儿就算了。”

    刘天王当即说道:“这怎么好意思?”

    翟南挥手道:“别不好意思了,就这么着了。刘天王,没别的事儿,我就和秦少先撤了。”说着,就站起身来,准备拉着秦洪信离开。

    刘天王微微一怔,随即说道:“翟导,嗯……”

    刘天王沉吟片刻,说道:“我最近在拍一部新戏,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这刘天王混迹娱乐圈多年,自然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翟南白送一首歌,就是想跟刘天王扯上这道关系。

    刘天王也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当即便提出了邀请,准备提携一下翟南。

    不过翟南却有自己的心思,这次来却不光是为了跟刘天王拉关系,更主要的是争取让他上网综。

    所以当刘天王说完这话之后,翟南顿时遗憾地说道:“哎,真是不凑巧啊!我刚接了个综艺节目的案子,恐怕短时间内,都是无法抽身。真是可惜了,能跟刘天王一起演戏,这机会……唉,真是可惜了。”

    刘天王闻言,也是略显失望,随即点头说道:“原来这样啊!哎,你接的什么综艺节目?”

    翟南当即说道:“跟优越合作的网络综艺,叫做我们都爱笑。优越包给我们做的,从拍摄到请嘉宾,都要我们自己来。真是想想都头疼,对了,刘天王,你要是有空的话,也可以去我们那儿玩玩啊!”

    刘天王当即有些犹豫地说道:“录网综节目?这个我以前还真是没去过。”

    秦洪信见状,当即说道:“没去过就去看看呗。刘天王,你是不知道,这个节目都是我小南哥亲手打造的,一般节目根本没办法相提并论。”

    刘天王见秦洪信开口,便随口问道:“有什么不同?”

    秦洪信说道:“别的不说,就是开场的时候,有个嘉宾拷问的环节。就是无论你被媒体黑的多惨,我们都能给你洗白了,你说厉害吧。要不是我亲眼看见过小南哥的本事,我都不敢相信。”

    刘天王忍不住摇头笑了笑,秦洪信这话摆明了就是有夸张的成分。

    刘天王随即说道:“可我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负面新闻啊!”

    还不等翟南说话,秦洪信便开口说道:“刘天王,你可别这么说,现在那个明星艺人没有点绯闻啊!就像这几年,你拍一部新戏,就有人说是最后一部,说你要退出影坛了。剧组的都住一个宾馆,就有人说你潜规则女演员。这些捕风捉影的事儿,多了去了,不管真的假的,都少不了这些绯闻。”

    翟南也真是服了秦洪信这张嘴了,在业内刘天王的口碑已经是最好的了。从来没有什么绯闻,被证实过是真的,基本上都是空穴来风的胡说八道。

    可是现在秦洪信这么一说,风评一向不错的刘天王,似乎也是满世界的绯闻了。

    刘天王笑了笑,“被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我是坏人了。”

    翟南也是无奈地摇头,“秦少,你就别鬼扯了。刘天王,我的电话你也有,如果有兴趣的话,就去我那边玩玩。我这就先回去了,秦少,走了。”

    秦洪信应了一声,随后还看向刘天王,“刘天王,有空记得过来啊!”说着,也跟翟南走了出去。

    刘天王则一直把两人送到了门口,知道两人在走廊尽头,没了身影,他才回到了房间。

    坐回沙发上,刘天王呢喃道:“网综,试试也不错。”说着,便给李恒打了一个电话。

    而翟南此刻已经跟秦洪信进了电梯。

    电梯内,秦洪信忍不住问道:“小南哥,来的路上,你不是说要把刘天王拿下吗?怎么现在这么两句,咱就打道回府了。”

    翟南挥手道:“这是欲擒故纵,我跟刘天王辈分差太多了,我没有逼迫他的资格。所以只能白送一首歌,让他欠我一个人情,等着他自己来找我。”

    秦洪信皱眉说道:“不是还有我吗?他的娱乐公司,就是我家老爷子投资的,他这点面子还是要给我的。”

    翟南挥手道:“你这是以势压人,就算刘天王答应了,心里也会不舒服。我要交下这个朋友,还要让他来参加节目,就不能这么做。”

    秦洪信闻言,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南哥,你这鬼心思太多了。”

    翟南笑道:“这也是一场博弈,不多花点心思,怎么能行呢?”

    两人正在说话间,电梯突然停了下来,看样子又是有人要搭电梯。

    只见电梯门缓缓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翟南的眼前。

    翟南当即一愣,而对面的那人,也是微微一惊。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