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不该招惹神经病-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32章 ——不该招惹神经病

    听到翟南的话,韩夏狠狠地瞪了翟南一眼,低声说道:“你要是再得寸进尺,小心我翻脸不认人!”

    翟南轻咳了两声,没敢在多说什么。

    反正今天翟南已经占尽了便宜,要是真把韩夏惹毛了,那可就不好收场了。

    且不说她家这堪称恐怖的势力背景,单单是那份婚前协议,就可以把翟南下半辈子都搭进去了。

    得了,好男不跟女斗。

    翟南也没再多说一句,一直都是乖乖地听着韩妈妈说翟南小时候的事儿。

    翟南也是一直点头答应着,偶尔敬敬酒,但也没敢多喝。

    不过这一顿饭吃下来,翟南却发现韩妈妈似乎有点不对劲。

    首先就是韩妈妈的手,要比一般人凉了许多,气色也很差。离远了看还好,但是坐近了看,就会发现韩妈妈其实是花了淡妆。

    如果没有这层妆容的话,就会发现韩妈妈的脸色其实很差。就算是有一层粉底掩盖,翟南也看得出来。

    而且韩爸爸虽然看上去都是在跟别人喝酒聊天,但眼神却一直没离开过韩妈妈。

    他们这个年纪,应该不会有那种初恋时,依依不舍的感觉了吧。

    那韩爸爸这样紧张的神色,再加上韩妈妈这不是太好的气色,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了。那就是韩妈妈可能是患了重病,或许现在还没有康复,所以韩爸爸才会如此紧张。

    翟南又跟韩妈妈聊了一会儿,韩爸爸就给韩夏打了个眼色。

    韩夏随即凑了过来,对韩妈妈说道:“妈,你到时间吃药了,咱们等会儿再聊吧。”

    翟南一听,果然不期然,韩妈妈是生病了。

    翟南也连忙说道:“妈,你先歇会儿,我等会儿再跟你继续聊。”说着,就给韩夏让开了地方。

    韩夏挤在了中间,而翟南则坐在了小叔韩锋的身边。

    小叔韩锋看样子也是没少喝,一身的酒气,跟调色板说着些没羞没臊的话。

    翟南轻轻地推了一把韩锋,问道:“小叔,你过来,我有事儿问你。”

    韩锋瞄了一眼翟南,笑呵呵地说道:“有什么事儿,你还怕谁听见啊。”

    翟南不好多说,只是眨了眨眼睛。

    小叔韩锋还以为翟南要问韩夏的事儿,便坏笑地点了点头,借着放水的借口,先后跟翟南走了出去。

    到了包厢外面,小叔韩锋坏笑着问道:“你小子是不是想问韩夏的事儿?”

    翟南却摇头说道:“不是,我对夏夏还是比较了解的。我是看韩妈妈,她身体似乎不是太好。”

    翟南这话一出口,韩锋却叹了口气,说道:“你看出来了?”

    翟南微微点头。

    韩锋叹着气说道:“嫂子她是白血病,上半年才查出来的。医生说像嫂子这个年纪,还是保守治疗比较稳妥,所以一直都是依靠吃药来缓解病痛。”

    翟南听到这话,也是一怔。

    原本他以为韩妈妈只是一些感冒发烧之类的小毛病,没想到居然是白血病。这对于韩妈妈这么大岁数的人来说,跟被判了死刑,几乎没什么区别了。

    小叔韩锋似乎也是醉得不轻,指着翟南说道:“要不是我嫂子这病,你小子也没机会娶走夏夏这么好的女孩。”

    翟南不禁咧嘴,直接说道:“小叔,你这话什么意思?合着我跟韩夏结婚,就是为了冲喜呗!”

    韩锋打了个酒嗝,说道:“不是……但也差不多,你就这么理解吧。”

    翟南也是哭笑不得,“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冲喜这套。有病了就应该积极治疗,一直这么拖着可不行啊。”

    韩锋摆手说道:“魔都什么好大夫没有,你看我们家也不是缺钱的人。要是能治早就治了,你不懂就别乱说,回去喝酒吧。”说着,就没有理会翟南,回到了包厢内。

    翟南看他不说,也就没能继续问下去,便跟着走回了包厢。

    包厢内,韩夏还在照顾韩妈妈。

    看着韩夏辛勤的背影,翟南顿时觉得,对韩夏的不满消减了大半。

    旁边韩爸爸还在跟舅舅一家聊天。

    姑父看见小叔回来,就拉着他继续喝酒。不过姑父王虎的眼神,却一直往调色板的身上瞄。

    另一边,杨美琪和宋宁,宋静两姐妹早就已经打成一片,在嬉闹着。

    只有韩夏那个奇葩堂弟王大壮,自己一个人站在落地窗旁,凝望着夜幕下的魔都。

    翟南看着都是一家人,只把王大壮晾在一旁似乎也不太好,便走了过去,跟着一起朝着窗外看了看,问道:“大壮,看什么呢?”

    王大壮甩了甩他的绿毛鸡冠头,轻声叹道:“有时候看见繁华的烟火,就会莫名地伤感!”

    翟南听完这话,恨不得立马就扇自己两耳光。

    我特么就是犯贱,我没事儿招惹什么神经病啊!

    看他这打扮,就不是正常人的路线。

    翟南这功夫就已经萌生了退意,可是王大壮却继续说道:“姐夫,你已经跟我姐姐结婚了。两个人一起看的烟花,肯定不会如此孤独吧!”说着,给了翟南一个爷的悲伤你不懂的眼神。

    翟南伸手摸了摸落地窗,不过不是在体会王大壮的悲伤。

    而是想试试这落地窗的质量,看能不能一脚把王大壮踹下去。

    而王大壮依旧自顾自地说道:“我今年十七岁了。整整十七年的孤独,我想你是不会明白的。”说完,还来了个四十五度角的仰望天空。

    你看毛线呢?天上连个月亮都没有。

    今天阴天啊,你有毛好看的!

    才十七年你就悲伤了,老子单身二十来年呢,也没像你这么作妖啊!

    翟南直接拍了拍王大壮的肩旁,“大壮,放心吧。虽然你的孤独我不懂,但是我肯定十七年是不够的,您继续忧伤着,我去那边看看。”说完,翟南就脚底抹油,直接开溜了。

    王大壮却一脸的怨念,死死地盯着翟南,沉声嘀咕道:“你这个该死的宅男!”

    翟南没敢在搭理王大壮这个奇葩,刚准备回头去找韩夏,看看韩妈妈的情况。

    但是中途却被宋静拉住了,“姐夫,我们见了一个群,你微信多少,我拉你进来。”

    翟南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拿出手机,先加上了宋静,又被他拉到了群里。

    群名居然叫做我愿化身石桥。

    里面不但有韩夏,居然还有杨美琪。不过群里面只有这两个人用的是真名,其他人都是网名。

    宋宁叫宁静的宁,宋静叫宁静的静。

    这姐俩就连网名都像是团购的。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两个不认识的。

    一个叫做寒风,看头像就认出了是韩夏那个老不正经的小叔。

    还有一个叫做學哙菰獨,头像居然是个背影。

    看到这个名字,又看了看这个头像,翟南不禁看向了还在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王大壮,试探着问道:“这是大壮吧?”

    朋友说封面的画风是狂拽酷旋风,我说我的是逗比抽风,真是不是一个画风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