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月亮代表我的心-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319章 ——月亮代表我的心

    翟南回过头来,看向剧组和天元的人,都已经喝得东倒西歪了。

    刚才那么多粉丝过来要签名,也没妨碍这群人喝酒。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是交杯换盏,现在也没剩下几个清醒的了。

    现在还能好好说话的,也就剩下翟南,李文化,还有张大胡子,念念了。

    张大胡子还要照顾念念,虽然一直在喝,但是却依旧保持着清醒。

    所以想在能陪翟南继续喝下去的,也就只有李文化了。

    两人边喝边聊,不知不觉间,也都喝多了。

    李文化拉着翟南的衣领,说道:“小南,你哥我这辈子没服过谁,你是第一个!”

    翟南则搂着李文化的脖子,说道:“夏夏,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你为什么总是跟我若近若离的,还这样对我!”

    旁边张大胡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是又喝大了。”

    念念也是小大人的模样,学着张大胡子的样子,摇头说道:“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个样子,真丢人啊!”

    张大胡子笑了笑,说道:“念念,你等一会儿,我去叫车,把他们都送回家。”

    念念点头说道:“好,我看着他们。”

    张大胡子随即走出了包厢,找来了服务员去帮忙叫车。

    饭店老板知道了翟南他们要走,也是格外的热心,又是招呼着服务员帮忙拦着,又是

    抬着众人上车。

    翟南此时已经喝得天昏地暗了,也不知道自己被搬进了车里。

    等他到了地方,司机拍着翟南的脸,说道:“哎,哥们,到地方了!下车了嘿!”

    翟南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啊,多少钱?”

    出租车司机也是个实诚人,直接说道:“送你上车的已经付过钱了,你下车就成,可别吐在我车里面。”

    翟南应和了一声,便下了车。

    不过下车之后,一股冷风袭来,翟南下意识地一缩脖子,顿时觉得五脏翻滚,顿时就吐了出来。

    出租车司机见状,恶心地撇了撇嘴,立马开车离开了。

    翟南扶着街边的路灯,吐了能有十多分钟,这才停了下来。

    缓了半天之后,翟南才终于顺过了这口气,仰头长出了一口气。

    翟南站在路灯下,看着明晃晃的路灯,缓缓说道:“今晚的月亮好大,好圆啊!”说着,便拿起了手机,竟然给韩夏打了过去。

    而正在气头上的韩夏,根本就没想接听,直接就挂断了。

    翟南现在也是耍起了酒疯,看韩夏没接电话,便又打了过去。

    连续打了十多个电话,韩夏也是不堪其扰,这才接起了电话,不满地说道:“你干什么?影响我休息了,你知不知道?”

    翟南则是兴奋地说道:“夏夏,快出来看月亮,今晚的月亮好大,好圆啊!”

    韩夏闻言一愣,走到窗口向外看去,只见天空灰蒙蒙的一片,随即说道:“你说什么呢?今天阴天啊!”

    翟南却说道:“说月亮啊!月亮好大好圆啊!你也来看看啊!”

    韩夏听着翟南的语气,就像是喝多了,便问道:“你在哪儿呢?”

    翟南闻言,左右看了看,“不知道!在个胡同里,路灯下面。”

    韩夏闻言,忍不住轻笑了起来,“你把路灯当月亮了吧。”

    翟南也是含糊地笑道:“怎么可能,我又没喝多!我还能唱歌呢,你不信,我给你唱一个。”说着,也没管韩夏答没答应,便开始唱了起来。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不移,我的爱不变,月亮代表我的心!”

    “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

    “深深的一段情,叫我思念到如今。”

    “……”

    “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

    翟南一曲唱完,韩夏已经眼眶泛泪,低声呢喃着,“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深深的一段情,叫我思念到如今。翟南,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吗?”

    翟南已经瘫坐在了地上,含糊地说道:“月亮代表我的心啊!”

    简简单单的七个字,就像一记又一记的重锤,敲打在了韩夏的心上,泪水也随即划过了她的脸颊。

    韩夏轻声问道:“翟南,你在哪儿?”

    而此刻的翟南,已经昏睡了过去,躺在了地上,手机也被仍在了一旁。只有韩夏一个人的声音,不断地传出来,却没有人回应。

    听不到翟南的声音,韩夏顿时就慌了神。

    她知道翟南已经喝多了,要不然也不可能把路灯当成月亮,更不可能不厌其烦地给她打电话,给她唱出这首歌。

    可现在翟南突然没了声音,韩夏顿时就担心了起来。

    现在已经入秋,昼夜温差这么大。如果翟南真的睡在了路边,肯定会被冻坏了的。而且翟南才刚刚出院不久,如果真睡在了路边,身体肯定会受不了的。

    韩夏想到此处,心中更是焦急。立马穿上了衣服,便立刻跑出了酒店的房间。

    一路上,韩夏不断地给李文化打着电话,可是李文化也喝多了,自然没时间接她的电话。

    而知道翟南和韩夏关系的人中,跟翟南走的比较近的,也就只有李文化了。

    现在李文化不接电话,韩夏就再也找不到其他人帮忙了。

    站在酒店门口,韩夏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翟南。

    情急之下,韩夏率先想到的,就是翟南的家里。翟南家她也去过一次,还能记得住在什么地方。

    想到此处,韩夏立马找到了名怡会馆的负责人,借了一辆会馆的车,直接开车去了翟南的家里。

    等韩夏把车开到翟南家附近的胡同,便远远地看见路灯下面,躺着一个人。

    韩夏立马下车,跑了过去,只见躺在地上的果然是翟南。

    而此时的翟南,已经被冻的嘴唇发紫,脸色惨白。身旁还有一滩,刚才他吐得秽物。

    韩夏看着如此凄惨的翟南,也不顾旁边恶臭难闻的秽物,直接将翟南抱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脸,说道:“翟南,醒醒,你给我醒醒啊!”

    连续拍了七八下,翟南这才微微睁眼,看着眼前的韩夏,突然笑了笑,“夏夏,我爱你。”说完,便又昏睡了过去。

    韩夏看着翟南没事儿,心中也是又惊又喜,又爱又恨,泪水不住地滴落下来,狠狠地拍了翟南一下,骂道:“你个混蛋,吓死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