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镜子屋(下)-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332章 ——镜子屋(下)

    而就在这时,刘天王一眼看到,还黏在粘鼠贴上的鞋。当即便是灵机一动,直接附身趴了下来,脸就贴在了那双鞋上。

    一样完成了动作,也没有被粘鼠贴黏上。

    台下观众见状,顿时一片欢呼。

    翟南看在眼中,也给刘天王竖起了拇指,“给你点个赞!”

    刘天王也学着翟南的样子,说道:“给你点个赞!”

    翟南笑了笑,随即猛然起身,喝道:“谁?出来!”

    刘天王也猛然一跃,结果……粘鼠贴没黏到他的脸,却把衣服粘住了。刘天王当即奋力一扯,顿时就听到撕拉一声。

    刘天王一身素白的长衫,顿时变成了乞丐装,胸前的衣襟直接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翟南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刘天王却还强装镇定,原地跳了一下,说道:“谁?出来!”

    这时,陈颖儿和穆晓楠穿着一模一样的红色古装,分别从舞台两侧冲了上来。

    陈颖儿站在刘天王这边,而穆晓楠则站在翟南这边,两人同时开口,齐声说道:“原来你在这儿!相公,为什么要逃婚?”

    翟南抬头,缓缓说道:“我不爱你了!”

    刘天王亦是如此,“我不爱你了!”

    陈颖儿和穆晓楠闻言,纷纷上前,扯着翟南和刘天王的衣襟,齐声说道:“你不爱我了,为什么你不爱我了!”说着,手上撕扯的力度就加大了。

    翟南这边倒是没什么,最多被揪出了几道褶子。可是刘天王的衣服,可是经过张大胡子特制的。在陈颖儿猛烈撕扯之下,已经扯出一道口子的乞丐装,都快变被扯成透视装了。

    两手的袖子,都被撕破了。胸前的衣襟,也都快被扯烂了。

    翟南在旁边看着,一直都忍不住想要笑。刘天王则是一脸诧异地看着陈颖儿,忍不住说道:“姑娘,你手劲真大!”

    陈颖儿闻言,也是噗哧笑了一声。

    翟南看陈颖儿破功了,当即便猛地推了一把穆晓楠,穆晓楠顺势又来到了舞台边上。刘天王有样学样,也推了一把陈颖儿,陈颖儿则来到了相应的位置。

    等到陈颖儿位置站定之后,穆晓楠才与陈颖儿一起说道:“你推我,你再最后看我一眼,不行吗?”说着,又冲了上去。

    穆晓楠一双洁白的玉手,开始拼命地揉起了翟南的脸。

    而陈颖儿同样的动作,也开始揉起了刘天王的脸。

    只不过刘天王脸上,被陈颖儿揉过的地方,却变成了黑色。可刘天王却对此浑然不知,依旧眼睛瞄着翟南,等着翟南的下一步动作。

    台下观众顿时惊呼一片,又是惊讶,又是激动。

    休息室内,黄文成直拍大腿,“笑死我了,刘天王真是被翟南坑残了。”

    姚漪澜讶异地问道:“刘天王还不知道吧?”

    袁逸笑着说道:“看样子是不知道,一点也没有反应过来。”

    黄文成说道:“这镜子屋真是处处危机啊!”

    舞台上,陈颖儿把刘天王的脸揉黑了之后,又把手上的粉底,顺便全都抹在了刘天王的衣服上。

    这下可好了,原本一袭白衣,玉树临风的刘天王,经过了这么一折腾,都快成丐帮帮主了。

    翟南说道:“你走吧!”

    刘天王没有发觉脸上的异样,跟着说道:“你走吧。”

    陈颖儿和穆晓楠同时说道:“我可以走,但是我要再看一眼,你当初救我时,用过的铁砂掌!”

    翟南当即说道:“好,老板!”

    刘天王也是如此说道:“好,老板!”

    孙贺顿时一脸坏笑,看了一眼刘天王。刘天王顿时觉得一阵脊背发凉。

    这孙贺样子长的就是忠厚老实相,现在坏笑起来,看着居然感觉特别吓人。

    孙贺当即拿出四个纸杯,分开摆在了桌子上。随后,又拿出了一根铁钉,特意在刘天王面前晃了晃。

    为了证明铁钉是没经过处理的,还故意在桌子上戳了两下。掷地有声,绝对的五金商店出品,没有半分掺假的。

    孙贺随即将铁钉倒放,铁钉下面的底座,正好能稳住铁钉,不至于倒下来。

    孙贺又用纸杯,将铁钉扣住,把纸杯相互移动了起来。

    刘天王瞪大了眼睛,看着孙贺的手。孙贺也瞄了一眼刘天王,嘿嘿一笑,拿出了一个木盒,直接扣住了桌子,也把纸杯和铁钉也都扣在了里面。

    刘天王见状,顿时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眼神,瞄了一眼翟南,“玩得太狠了吧?”

    翟南笑道:“没事儿,我也不知道在哪儿呢。”

    刘天王闻言,也是一阵无语。

    台下观众闻言,也都止不住地大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孙贺抬起木盒,朝着翟南和刘天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同时,还故意朝着翟南眨了一下眼睛,翟南看一眼刘天王嘿嘿一笑。

    刘天王见状,就只剩下一脸的苦笑了。

    翟南有装作一脸沉重的样子,大喝一声,猛地拍扁了离他最近的一个纸杯。拍完之后,又朝着刘天王挑了挑眉。

    刘天王见状,长出了一口气,干脆闭上了眼睛,也拍向了相应的纸杯。纸杯随即被拍扁,刘天王自然是安然无恙。

    翟南随即又是一声大喝,将另一个纸杯也随之拍扁。

    而此刻,原本的四个纸杯,就只剩下了一个,而铁钉也就只有一个,那么剩下的这个……

    刘天王看了一眼翟南,翟南随即退后了一步。

    刘天王看向了孙贺,孙贺干脆用手捂住了眼睛。

    台下观众虽然都是心知肚明,知道节目组肯定不会真的坑刘天王,但是在此时此刻,也不禁开始紧张了起来。

    “刘天王不要啊!”

    “刘天王不要拍啊!”

    “王大锤太坏了!”

    原本也是紧张万分的刘天王,听到台下粉丝的呼唤,也是长出了一口气,猛地下了个狠心,直接将最后一个纸杯拍扁了。

    纸杯里自然是什么都没有,所有人都为这已经知道结果的惊吓,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眼看着纸杯被拍扁,台下观众又是没由来的一阵欢呼。

    翟南看着虚惊一场的刘天王,笑了笑,随即对穆晓楠说道:“可以走了吧?”

    刘天王也是如此说道。

    穆晓楠和陈颖儿同时轻哼一声,随即离开了舞台。

    翟南随即看向孙贺,“老板,我的剑何时好啊?”

    已经变成乞丐装的刘天王,也同时问道:“老板,我的剑合适好啊?”

    孙贺回头看了一眼,说道:“嗯,好了。”

    等孙贺转过身来时,手里也多了两样东西。其中一柄长剑,直接递给了翟南。而递给刘天王的,居然是一把铁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