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套路玩的深-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340章 ——套路玩的深

    翟南拍了拍肩膀,笑道:“你要是想让我写一首专门骂你的也行。”

    袁逸连忙摆手说道:“这还是算了吧。”

    其余三人见状,顿时便大笑了起来。

    黄文成则又说道:“小南,好好考虑一下,这首歌卖给我吧。”

    翟南闻言,却犹豫了一下。毕竟这首歌,不过是一时兴起,翟南自然也就没有想过要卖掉。

    黄文成这几次三番开口,翟南也是被问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毕竟这次录制,这四人都被翟南给折腾的挺凄惨的。刘天王自然不用多说了,袁逸和姚漪澜也不知道在滑溜溜摔了多少次了。

    只有这黄文成轻松愉快地参演了一个段子,有惊无险地度过了这次录制。

    这要是把这首歌给了黄文成,那袁逸和姚漪澜又会怎么想?

    这却使得翟南,难免有些犹豫了。

    袁逸见状,当即说道:“兄弟,我可是在你的节目上摔惨了,你怎么着也得照顾照顾我受伤的心灵吧。”

    姚漪澜也是说道:“我跟你一起跳楼了。”

    翟南闻言,又是一阵尴尬。

    这姚漪澜虽然是女生,但是拼起来也不比男生差,竟然借着之前那尴尬事儿来挤兑翟南。

    刘天王看着三人的样子,知道自己不太可能再要来了,便开口对翟南说道:“小南,这首歌如果你真的想要卖掉的话,我觉得还是应该给老黄。”

    黄文成当即说道:“刘哥这话说得对,就是应该给我才对的。”

    袁逸和姚漪澜听到刘天王开口了,两人也随之沉默了下来。

    虽然袁逸现在继续稳定自己一线的地位,但是现在刘天王这个超一线的老前辈已经说话了,他就算有再争一争的心思,现在也不能再开这口了。

    翟南本身还是有些犹豫,不过现在刘天王帮着黄文成开口了。翟南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就算不说刘天王的地位,只是在镜子屋里被翟南坑的那么惨,翟南也应该买这个面子给刘天王。

    翟南随即说道:“好,既然刘天王说给黄老师,那就给黄老师了。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黄文成这边还没笑出声呢,便听到了翟南的话,当即一愣,“还有什么条件?只要不是让我上天把月亮给你摘下来,我都能给你办成。多少钱,直接说个数就成。”

    翟南摇头笑了笑,随即说道:“没那么夸张,这首歌我也不打算要钱。只不过你要是做这首歌的话,我希望你能去天元分部的音浪唱片。赵姐之前帮了我不少,现在有这个机会,我肯定是要帮她拉拉生意了。”

    黄文成当即笑道:“你就说这个,太简单了。虽然我们公司也有专门做音乐的,但是也不限制我们跟其他公司合作,而且赵总监和我也是旧相识,你就是不说,我也回去找她的。”

    黄文成这话说的畅快,不过到底有几分真的,几分假的,却没人知道了。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这话说出来,他黄文成就算是再厚的脸皮,也不能在反悔了。

    特别是刘天王还在场,而且这首歌还是翟南看在刘天王的面子上给他的。

    黄文成随后又说道:“这个条件不算条件,你再说一个,甭跟我客气。”

    黄文成这么畅快,翟南想了想,到底没什么好说的了。

    犹豫了半天,翟南才说道:“要不等会儿你去把账结了吧。”

    翟南此言一出,几人顿时全都噗哧一声,全都笑了出来。

    姚漪澜不禁笑道:“翟导,让你请客还真不容易。”

    袁逸也是说道:“兄弟,你也太抠了。”

    翟南则是说道:“这是黄老师要求的,我也没办法啊!”

    黄文成笑道:“对对对,是我主动要求的。等会儿我就去签单,算在我账上。”

    刘天王则是说道:“到时候记得跟服务员说一声,别再弄错了。小南应该也是这儿的会员,之前也说了是小南请客,估计这笔帐都已经算在小南身上了。”

    翟南随即说道:“我不是这儿的会员啊。”

    袁逸摆手说道:“不是吧,你都进三线了,已经可以在这儿办会员了。”

    翟南苦笑道:“这几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哪有时间来办什么会员啊!而且这里消费也不便宜,我来的起,也花不起啊!”

    袁逸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办会员之后有折扣,层次越高这口越高。兄弟我现在一线演员,能在这儿拿到七折的优惠。”

    翟南不禁一愣,“还有这好事儿?”

    袁逸随即说道:“这肯定的,走,我现在就带你过去。”说着,也不管翟南愿不愿意,便生拉硬拽,把翟南带了出去。

    姚漪澜看着两人出门,眼神之中,不禁出现了几分焦急之色。

    翟南瞄到了一样,顿时就明白怎么回事儿。袁逸这么没有眼力价,非要拉他出来,这是有事儿要说啊。

    果然,到了门外之后,袁逸跟服务员知会一声。服务员开始带路,翟南和袁逸便跟在后面。

    这时,袁逸便说道:“我说兄弟,你还有没有什么歌了?你也知道哥们才上一线,现在地位也不稳定,搞不好就会被人搞下去。之前被我挤下去的,也都不是善茬,这两天咬的太紧了。这两天愁的我头发都白了,你可得帮帮我啊!”

    翟南心中暗道:“果不其然,拉我出来就是想要约歌的。”

    翟南前世的那些经典作品,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教科书级别的作品。他要是想救袁逸,也是大笔一挥的事儿。

    不过翟南却不想就这么轻松地出手,这样会给人感觉,翟南的歌很廉价。只要哀求几句,就能要到似的。

    翟南犹疑片刻,说道:“袁哥,不是老弟不帮忙。你也是干这行的,心里也都清楚。一首歌不是说写出来就能写出来的,这是需要灵感的。”

    袁逸却说道:“我看你灵感挺爆棚的,几分钟就一首,而且质量也很不错。”

    翟南苦笑道:“凑巧了,也都是被你逼的。本来是想着挤兑挤兑你,没想到越写越顺手,就这么出来了。所以说灵感这东西,就是随机的,没准儿。”

    翟南这话说的掏心置腹,都跟真事儿似的。不过大家都是演员,翟南还是影帝级的演出,这功夫飙演技?谁怕谁啊!

    套路玩的深,谁把谁当真啊!

    别以为哭两声就有奶了,哥可是个男人!

    你再怎么哭,也是照样没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