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摩擦,摩擦-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354章 ——摩擦,摩擦

    众人听到翟南这一声大喊,都是一愣。刚才可是翟南主张,先等会儿,跟外面这群粉丝靠时间的,结果他最先坐不住了。

    袁逸当即走了过来,“怎么了哥们?家里着火了?你这么着急!”

    翟南略显尴尬地说道:“差不多吧。”

    黄文成笑道:“那也不能刨墙啊!”

    翟南看了一眼窗口,说道:“那我跳窗户!”

    袁逸笑道:“四楼,下去就得去医院了。”

    翟南倒是不怕四楼,大不了在用一个附身傀儡呗。不过要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么跳下去,回头也不好解释。

    翟南看了一眼大门,说道:“咱们冲出去吧!”

    李文化上前说道:“别想了,门外的人比咱们人多,冲不出去的。而且都是粉丝,你也不能打人家吧。”

    翟南听了这话,心里就更着急了。家里韩夏都等着了,这大半夜的,翟南也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啊!

    现在不抓住这个机会,下次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翟南思前想后,最后决定拿出了一瓶幸运药水,想都没想,便直接喝了下去。

    眼看着幸运时间已经开始倒计时了,门外的粉丝也没有退去。

    翟南也是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来回度着步子。

    这怎么个情况?

    难道幸运药水失效了?

    这玩应也有保质期吗?

    不能吧!

    就在翟南正想着的时候,只见墙角突然多出来了一个人影。这人灰头土脸的,长的也是瘦了吧唧的。

    翟南看到这位的时候,也是一愣,差点以为自己看见鬼了呢。

    不过就在翟南这么想的时候,旁边小李当即惊呼一声,“鬼啊!”

    众人也都是被她这一嗓子,给吓了一跳,全都朝着这人看了过去。

    这人连忙摆手说道:“不,不,我不是鬼,我是服务员。”

    翟南也跟小李说道:“你看着人有影子,不是鬼!”

    小李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这位果然不是鬼,就是长的瘦了点,身上有点脏而已,穿的衣服也还是服务员的制服。

    翟南当即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这鬼似的服务员说道:“这边有个线路通道,刘经理让我从哪儿钻进来的,让我告诉你,要是想出去,从哪儿也能爬出去。”

    翟南不禁一愣,“线路通道?”

    服务员点头说道:“嗯,这边宴会厅都是准备给送死开年会之类用的,怕人多的时候不够用,所以都是两个宴会厅连着的。线路从外面走太显眼,就在后面开了一条线路通道,也方便平时维护检修,就是通道太窄了,不太好过。”

    翟南听到这儿算是明白了,刘经理看着外面被堵住了,他心里也是着急。想了半天,这才想到线路通道的事儿,这才派人钻了过来,告诉他们一声。

    翟南随即问道:“通道在哪儿呢。”

    服务员当即领着摘那走了过去,只见在墙角的位置,有一个不到半米宽的洞口。里面还有很多电线线路,能通过的空间,就变得更小了。

    袁逸忍不住说道:“难怪找了个这么瘦的,这要是再胖点,还过不去了呢。”

    翟南看了看,说道:“正常人勉强也能过去。”说着,看向服务员,“通道多长?”

    服务员说道:“差不多一米左右吧。我脑袋钻过来的时候,脚还在那边呢。”

    黄文成趴在洞口看了看,忍不住说道:“不能吧。这就一米多长的话,怎么看不见那边的情况?”

    服务员答道:“刘经理怕被门口的人发现,所以就没开灯。”

    翟南趴在洞口,喊道:“刘经理,在吗?”

    随后,就听到刘经理答道:“我的祖宗啊!你这是又惹什么事儿了?”

    翟南苦笑道:“不是我惹事儿,跟我没关系,我没有那么大魅力。”

    袁逸和黄文成互相看了一眼,顿时都露出一副怨我喽!的表情。

    翟南随即说道:“刘经理,我现在就爬过去了。”说着,就要往洞里钻。

    袁逸随即说道:“哥们,不再考虑考虑了,万一卡在中间,可就尴尬了。”

    黄文成也是劝说道:“不至于这样吧。”

    李文化也是惊愕地说道:“至于这么拼吗?”

    翟南随口说道:“着急上厕所,等不了了,我先撤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说着,也不管众人劝阻,直接就钻了过去。

    刘经理那边拿了个小手电筒,帮忙照着通道。一米左右的距离,这点对翟南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他忘了一点,在这么窄的地方,任何突出的部位,都会遭到磨损的。而翟南的这个部位,还是有伤的。

    翟南这都钻了一半了,才卡到那个位置,当即就是咧嘴闷哼了一声。

    这时候翟南就有点后悔了,本来就有伤,在这么磨一磨,也不知道回家还能不能用了。

    只是现在上半身都已经钻进去了,翟南都能看清刘经理的脸了。现在退回去,更尴尬,索性把心一横,忍着疼痛,钻了过去。

    钻过去之后,刘经理便紧张地问道:“没事儿吧?”

    翟南满脸痛苦之色,这能没事儿吗?

    本来就是烫伤,现在又摩擦摩擦,似魔鬼的爪牙啊!

    这感觉,就跟裤裆里塞了个榴莲似的。

    真是该死的幸运药水,帮忙倒是能帮忙,就是总要付出点代价才行。

    翟南强撑着说道:“没事儿,咱们现在出去吧。”

    刘经理连忙说道:“等会儿,先换衣服,门口也有人。”

    翟南闻言,连忙点了点头,换上来服务员的衣服,跟在刘经理的身后,竟然就这么混了过去。

    到了刘经理的办公室,翟南立马换回了衣服,给李文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一声,哥们先闪了,你们自己掂量着办吧。

    翟南本以为这就能安稳地离开饭店了,结果才刚到门口,就发现门外堵着一群狗仔。

    翟南才刚露头,就是各种长枪短炮闪光灯,对着翟南就是一顿咔嚓。

    翟南见势不妙,当即拔腿就跑。

    这群狗仔也是锲而不舍,跟在后面边跑边拍,同时还在后面大呼小叫的。

    “别跑!”

    “站住!”

    “抓小偷!”

    翟南心里都已经开骂了,“抓你妹的小偷啊!我偷你母亲了,还是偷你妹妹了,这么追着我不放!”

    翟南心里正想着呢,结果迎面来了一个身高一米八十多,全身都跟塞了面包似的魔鬼筋肉人,直接给翟南来了一记过肩摔,狠狠地压在了身子地下。

    翟南顿时被摔的七荤八素,天旋地转,随后就感觉一阵窒息,差点没昏死过去。

    而这位魔鬼筋肉人则怒哼一声,“让你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