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韩夏的爱心晚餐-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356章 ——韩夏的爱心晚餐

    这群狗仔被翟南的一时狠话吓到之后,倒是没敢再去追翟南,而是全都围到了魔鬼肌肉人身边。

    这魔鬼筋肉人被翟南摔得七荤八素,现在还是满眼小星星,迷迷糊糊地看着这群人围上来,便含糊地说道:“大大大爷的,报警啊!”

    有嘴欠的便说道:“可是你先打的人家,你确定要报警啊!”

    魔鬼筋肉人当即一愣,“你们不说他是小偷吗?”

    魔鬼筋肉人此言一出,这群狗仔可没一个承认。

    “我没说过。”

    “没听见啊!”

    “你听错了吧!”

    “肯定是你听错了。”

    这魔鬼筋肉人没被翟南打得吐血,倒是被这群狗仔气得吐血了。

    魔鬼筋肉人看向众人,“特么的,不是小偷,你们追什么啊!”

    当即就有人说道:“他是明星啊!有新闻呗!”

    魔鬼筋肉人一愣,“武打明星?”

    “不,喜剧演员。”

    “啥!喜剧演员功夫都这么好了!”

    这一群狗仔也没管魔鬼筋肉人的惊讶,便追问着魔鬼筋肉人的身份。虽然魔鬼筋肉人被翟南海扁了一顿,但是现在还敢见义勇为的,肯定也不是一般人啊!

    可是一群狗仔追问了半天,魔鬼筋肉人愣是一句话没说。最后拍了拍身上的灰,转身就要走了。

    不过在魔鬼筋肉人走了之后,有个小报记者,却在地上捡到了一个退伍军人证。

    ……

    翟南打车回到了胡同口,就直接下车回家了。

    到家之后,就看着自己的房间黑乎乎的一片,也不像是有人的样子啊!

    翟南无奈地叹了口气,“唉,还是晚了一步。”说着,便开门进了房间,顺手开了灯。

    房间顿时光放大发,翟南也看清楚了房间内的情况。只见韩夏穿着一件围裙,正躺在床上假寐。

    翟南这边打开了灯,顿时就把她给晃醒了。

    韩夏迷迷糊糊地微睁开双眼,看是翟南回来了,当即便说道:“怎么才回来?嗯,你身上怎么这么脏?跟别人打架了?”

    翟南顿时觉得一阵温暖。

    这才是家的感觉啊!

    回家之后,还有个人等着我,嘘寒问暖。

    而不是一个乱糟糟的房间。

    翟南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没事儿,不小心蹭的。”

    这个时候,翟南自然不会说,他为了回家又是钻地道,又是跟人打架的事儿了。

    韩夏随即起身,说道:“那你快把衣服换下来,再去洗个澡,我去把菜热一下。”

    翟南随即一愣,看了一眼桌子。只见桌子上面,用盘子扣着好几道菜,显然都是韩夏做的。

    翟南的冷汗,瞬间就掉了下来。

    一个能把烤箱当微波炉的人,她的厨艺会有多好?

    翟南真的很庆幸,韩夏没把房子给烧了。同时也在祈祷,千万别食物中毒啊!

    翟南不自然地笑了笑,便躲进了卫生间。

    平时翟南洗澡,五分钟就能搞定。这次足足拖了半个小时,翟南就觉得这辈子就没洗的这么干净过。

    不过就算翟南再怎么拖延时间,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在韩夏地六次敲门催促之后,翟南终于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身上就裹了一条浴巾,就这么直接出来了。

    韩夏看着翟南,脸色微微一红,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便对翟南招手,说道“过来啊,开饭了。”

    翟南尴尬一笑,坐了过去。

    韩夏把扣着的盘子,全都打了开来,顿时一股焦香冲入了翟南的鼻腔之内。

    桌子上一共四道菜,第一道菜掀开,嗯,乌起码黑的一团,也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做的。

    第二道菜打开,造型好像一坨……蓝精灵的便便。

    第三道菜打开,好像一锅烂泥,里面还有一段一段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玩应。

    第四道菜打开,终于不再是那么恐怖的样子了。里面清汤清水的,慢慢浮现出了一个乌龟壳。

    翟南看着四道菜,愣了半天神,也没说出话来。

    韩夏则像是献宝似的,问道:“怎么样?不错吧。是不是比之前做的好多了?”

    翟南勉强笑了笑,随后问道:“我能问一下,这都是什么吗?”

    韩夏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便指着第一道菜,说道:“这个是红烧羊腰,你看怎么样?”

    翟南愣了一下,看了看韩夏说道:“不错,用料大胆,火候十足啊!”

    韩夏甜甜一笑,又指着第二道菜说道:“蓝莓山药,我用的可是铁棍山药!”

    翟南勉强地笑了一下,“嗯,造型独特,巧夺天工啊!”

    “也就是随便弄了一下而已。”韩夏笑了笑,又指着第三道菜,说道:“这是酱烧黄鳝,你看怎么样?”

    翟南看了看这一锅烂泥似的酱烧黄鳝,坚强地笑着说道:“真是芬芳浓郁,用料十足啊!”

    韩夏随手又指了指,第四道菜,刚要开口,翟南就已经会抢答了,“这是王八汤!”

    韩夏轻哼一声,“什么王八汤,这叫水鱼汤。”

    翟南连连点头,说道:“对,水鱼汤。”

    你说是什么就什么吧。

    反正这几道菜,除了你,别人也看不出来,都是什么玩应。

    韩夏则起身给翟南盛了一碗饭,说道:“快吃吧。”

    翟南端着饭碗,左右看了看,说道:“夏夏,你是怎么进来的?”

    韩夏笑着说道:“笨蛋,我上午来的时候,看见有备用钥匙,我就拿走了。怎么不欢迎我吗?”

    翟南连忙摆手道:“那倒是没有,就是挺好奇的。”

    韩夏笑了笑,催促道:“快吃啊!”

    翟南随即又问道:“你来的时候,没让邻居发现吧。”

    韩夏却说道:“没有,我来的时候带着口罩,那时候你邻居还没回来呢,根本就没碰过面。你快吃啊!”

    翟南又问道:“那,那你怎么没让他们发现的?”

    韩夏说道:“我一直带着口罩围裙,他们也没进来。菜做好了,我就关了灯等你,他们没发现吧。你倒是快点吃啊!”

    翟南硬着头皮,继续问道:“那个,嗯,那你再来的时候,要小心点啊!”

    韩夏答道:“你邻居休息的那么早,我九点以后过来,肯定碰不到他们。你倒是快点吃啊!”

    翟南实在是想不到别的话了,最后只能舀了一勺水鱼汤。轻轻地吹了一下,犹豫了半天。

    看着韩夏满心期待的眼神,翟南狠下了心,喝了一口水鱼汤。

    嗯,不咸,淡的跟白开水似的。

    翟南索性一口喝干,昧着良心说道:“好喝!”

    韩夏顿时欣然一笑,说道:“那再来常常这个。”说着,给翟南夹了一块酱烧黄鳝。

    翟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