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好饭不怕晚-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357章 ——好饭不怕晚

    看着碗里的黄鳝,翟南闭着眼睛咬了一口。

    我靠,这是要咸死谁啊!

    韩夏这是抢劫了大酱厂吗?

    黄豆酱不花钱了是吗?

    翟南虽然不愿意吃,不过看着一脸的天真无邪,硬是就着一根黄鳝吃了大半碗的饭。

    韩夏看着翟南,自己却不吃,就顾着给翟南加菜。

    黄鳝刚吃了一根,又给夹了一块红烧羊腰,“来,你在常常这个。”

    翟南吃了一口,差点没哭出来。

    这味道,真是五味杂陈啊!

    腰子的腥臊味,羊的膻味,还有糖抄糊了的苦味,真是丰富的不得了。

    翟南硬着头皮,咽下去了之后,对着韩夏笑了笑。

    韩夏随即又给翟南舀了一勺蓝莓山药。

    翟南干脆放弃了抵抗,吃了一口蓝莓山药。

    嗯,倒是没什么怪味。

    山药是煮熟之后捣碎的,然后拌上了蓝莓果酱。

    吃起来甜甜的,全是蓝莓味。

    就是吃起来的感觉,好像在吃蓝精灵的便便一样。

    翟南仔细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顿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又是羊腰子,又是铁棍山药,还有黄鳝和水鱼,这不都是壮阳补身子的吗?

    难道是看了老子的伤,也害怕把自己后半生的幸福搭进去,才过来给我做的这些?

    我是不是应该用实际行动证明一下,我只是稍稍烫到了而已,并没有变残疾啊!

    韩夏则是看着翟南,没有再动筷子,便问道:“怎么不吃了?”

    翟南随即一愣,然后尴尬一笑,说道:“其实我晚饭都吃完了,有点吃不进去了。”

    韩夏闻言,顿时露出了一副小失望的表情。

    翟南只好连忙解释了一番,把给袁逸写歌,袁逸请客的事儿说了一下。

    韩夏轻哼一声,“现在翟导还真是忙啊!每天都有人请客吃饭。”

    翟南连忙说道:“哪有?也就是今天,赶巧了而已。这些菜反正一顿也吃不了,我先放冰箱里,明天我再继续吃。”说着,就要起身收拾东西。

    韩夏虽然不太高兴,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过来一起帮忙把这四道菜,全都收了起来。

    当两人收拾好了之后,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就变得暧昧了起来。

    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翟南还只围了一条浴巾,刚才吃的那都是引火的东西。

    现在再看着韩夏,顿时就开始有点不安分了。

    翟南刚准备上手,韩夏就突然站了起来,说道:“对了,我还给你带了东西。”说着,便拿起门口的一个纸袋,随即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在了桌子上。

    翟南看着这一桌子的东西,顿时就傻眼了。

    只见这满桌子的,全是烫伤膏。各个牌子,各个种类,看着就像把药店给扫荡了似的。

    韩夏说道:“你,你那里烫伤了,所以我就给你买了点烫伤膏。”

    翟南苦笑,我这就是个烫伤,两三天就好了。又不是得泡疹了,哪用得着这么多啊!

    翟南心里虽然这么想的,但是嘴上可不能这么说。只是一脸感动地看着韩夏,说道:“还是老婆对我最好了。”

    韩夏脸色微红,说道:“你快点抹药吧。”

    翟南看着脸色羞红的韩夏,又看了看自己受伤的部位,这还能让人安心抹药吗?

    翟南心里这样想着,就连他的小兄弟,也是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

    韩夏见到这一幕,顿时脸色变得更红,“想什么呢?你都受伤了,还不老实点!”

    翟南摆手道:“我也没办法,这都是本能反应!”

    韩夏却说道:“那你不能克制一点!”

    翟南尴尬地说道:“这怎么克制啊!”

    韩夏深呼了一口气,说道:“你……先上药,其他事儿,伤好了再说吧。”

    翟南顿时一愣,随即便笑着点了点头。

    先上药,其他事儿伤好了再说。

    伤好了,还能说什么事儿?

    翟南得意地一笑,当即便一把扯开了浴巾。韩夏随即惊呼一声,立马背过了身去。

    翟南也不管桌子上都是什么药膏,反正都是烫伤膏就对了。随便拿了一罐,就开始摸了起来。

    不过翟南虽然认同了韩夏的条件,可是他的小兄弟似乎不太认同。特别是翟南莫要的时候,更是倔强不屈地跟翟南反抗了起来。

    翟南心中暗暗说道:“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晚吗?再等等吧!”

    终于抹好了药膏,翟南披上浴巾,说道:“好了。”

    韩夏这才回过头来,看着翟南还挂着白旗,忍不住说道:“怎么还这样?”

    翟南顺嘴胡说道:“可能是药膏刺激的吧,过一会儿就好了。”

    韩夏这单纯的,还真就信以为真了,随口说道:“那你先休息吧。”

    翟南看着韩夏,问道:“那你呢?”

    韩夏本来到翟南家里,是想尽一点做妻子的责任。可是没想到翟南这么不安分,也怕耽误翟南的伤势,便想说要离开。

    不过翟南却抢先说道:“都这么晚了,要不你就在这儿住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韩夏还在犹豫,翟南可不想就这么放走了她,直接上前一步,将她抱了起来,送到了床上。

    韩夏顿时惊呼一声,可是却没办法挣脱翟南,就这么被抬上了床。

    翟南一个闪身,随即把灯关了上,也跟着上了床。

    两人挤在不大的床上,翟南开口说道:“都要睡觉了,还穿着什么围裙啊!”说着,就上下其手,开始占起了便宜。

    韩夏自然知道翟南这点小心思,当即说道:“你要是再乱来,我下次可就给你带金创药了。”

    翟南顿时一愣,“金创药?什么意思?”

    韩夏轻声说道:“咔嚓一剪刀,你就用得着了。”

    翟南闻言,顿时觉得胯下一凉,无奈地松开了手。

    韩夏听着身边的翟南,深深地叹了口气,便说道:“你,你也不要太着急。先养好了伤,再说其他的事儿。有些东西,是你的早晚都会是你的。”

    翟南苦笑一声,随即说道:“行,好饭不怕晚,早晚一口吃了你。”

    韩夏轻哼一声,说道:“睡觉了。”

    翟南还想在伸手,却都被韩夏制止住了。

    这一夜翟南是辗转反侧,不过最后也还是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一夜没睡好的翟南,竟然提前醒了。扭头看了看身边的韩夏,昨晚的围裙,都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此刻更是解放了全身的束缚,比翟南还没有睡相呢。

    翟南看着韩夏顿时就不安分了起来,本来一大早上就是公鸡打鸣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公鸡脖子都粗了好几圈。

    翟南随即缓缓抬手,就要朝着韩夏伸了过去。

    当时翟南的手离韩夏只有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分钟之后,翟南将会彻底地失去这次机会,因为翟南是个倒霉蛋。虽然翟南一生经历了无数的倒霉事儿,但是这一次却是最让他郁闷……

    这时,门外响起了一个女生的声音,“翟南,你特么给我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