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又要交房租!-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373章 ——又要交房租!

    蒋暮雪看着翟南,说道:“就你这种臭流氓,我在警局见多了。深更半夜的,来找我谈条件,你真以为我白痴啊!”

    翟南闻言,简直就是欲哭无泪啊!

    这死丫头平时看着傻了吧唧的,怎么这功夫这么精明了!

    不对啊!

    我又没想把她怎么样,就是想让她搬出去而已。

    这臭丫头思想怎么这么龌龊。

    翟南当即说道:“你想多了,虽然你长的也不错,不过还不至于让我有什么想法。”

    蒋暮雪翻了个白眼,“谁信啊!”

    翟南只觉得心口发堵,有种想要喷血的冲动。

    臭丫头,你也太自信了吧!

    哥们可是当代柳下惠啊!

    姚漪澜比你漂亮多了,哥们也没把她办了。

    翟南挥手道:“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有你姐的消息,现在就一个条件,就是搬出四合院。”

    蒋暮雪则是警惕地看着翟南,说道:“凭什么你说我就相信。院里这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就你一个人知道。”

    翟南砸吧砸吧嘴,蒋暮云去赌场欠了一屁股债,可是哥们帮忙擦得屁股……嗯,这话感觉怎么这么怪呢。

    反正哥们给了你姐好几百万,要不然也轮不到我知道。

    只是这事儿,怎么跟着死丫头说。

    说我白给了云姐好几百万,这话她能信吗?

    别说她了,我到现在都怀疑自己当初怎么想的。

    翟南挥手道:“那你愿意在这儿等着就等着吧,反正过个一两年,她也就差不多回来了。”说完,翟南便要转身离开。

    眼看着翟南要走,蒋暮雪便连忙说道:“你等等,你先说说,我看看可不可信。”

    翟南回头说道:“你当我跟你一样傻啊!这消息告诉你了,想不想走,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

    蒋暮雪这个时候倒是挺机灵的,对翟南说道:“我要是有了我姐的消息,我就直接找我姐去了。你以为我愿意跟你这个臭流氓,住在一个院子里吗?”

    翟南翻了个白眼。

    这死丫头话说的虽然不好听,但也是这么个道理。

    翟南舔了舔嘴唇,想了一会儿,说道:“那可说好了,我告诉你,你就搬走。”

    蒋暮雪却说道:“你先说!”

    翟南轻咳了一声,说道:“你姐去米国了。”

    翟南话刚说完,蒋暮雪却轻笑了一声,“你这话也太假了吧。你不就想把我赶走,这样就没人收你房租了吗?”

    翟南顿时一愣。

    这死丫头想什么呢?

    这四合院现在都是我的,你还想收我房租!

    蒋暮雪则继续说道:“想把我支走,你也得想个靠谱的理由吧。说我姐去了米国,太扯了,你要说她去了香江,宝岛什么的,我还能考虑一下。直接说去了米国,你这支的也太远了吧。”

    翟南无奈地说道:“你姐真去米国了。”

    蒋暮雪轻笑,“那好,你说我姐去米国了,你说说她为什么去米国?”

    翟南不禁一愣,这事儿蒋暮云到真没说过。只是说有事要米国,需要一把大笔钱。

    翟南看蒋暮云不愿意说,便没有多问。现在好了,说实话都没人相信了。

    翟南想了半天,猛然想到,自己曾经还托付过柯曼,帮忙照顾云姐来着。

    翟南想到此处,立刻对蒋暮雪说道:“你别不相信,我有人证,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说着,就给柯曼打了过去。

    结果……电话没打通,柯曼关机了。

    蒋暮雪忍不住奚落道:“你要骗人,也得找个靠谱的,现在电话都打不过去,你还想让我相信你?”

    翟南彻底无语了。

    这什么情况啊!

    柯大小姐怎么关机了呢?

    怎么一点没有作为一个艺人的觉悟,二十四小时开机都做不到!

    翟南正郁闷着呢,蒋暮雪却说道:“下次编个靠谱的,我等着你哟!”说完,便嘭的一声,把房门关了。

    翟南站在门口,欲哭无泪,“这叫什么事儿啊!”

    结果话音刚落,蒋暮雪却突然开门,说道:“对了,你明天准备一下,把这个月房租交了!”

    翟南当即怒道:“交个屁,这房子……”

    话到嘴边,翟南又憋了回去。

    云姐把房子过户到翟南名下,就是给自己一个交待。而翟南拿了房产证,也没想过把自己当成房子的主人。

    大家这么做,就是走个形式,谁也没当过真事儿。

    结果这蒋暮雪来了,这就乱套了,还让翟南交房租。

    翟南这话说了半句,蒋暮雪便忍不住问道:“这房子怎么了?”

    翟南咬了咬牙说道:“我早就交过了,直接交了三年的,要不你姐哪有钱去米国。”

    蒋暮雪笑道:“装,接着装!还说米国,太假了!无赖见多了,没见过你这么能扯的。”

    翟南也是被来气了,挥手说道:“爱信不信,反正都交完了。”说完,扭头就要离开。

    蒋暮雪却说道:“别忘了姐可是警察,你敢不交房租,回头找俩同事,直接把你清出去。”

    翟南听到这话,差点没一跟头摔地上。

    自己好歹也是个房东,居然还想把我清出去。

    这臭丫头,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这是逼老子把房产证拿出来,把你赶出去!

    不过……我要是这么做了,云姐回来,会不会跟这死丫头,一起给我来个女子双打啊!

    算了,不跟这臭丫头一般见识。

    反正欠房租这事儿,老子也不是做了一次两次了,看我拖不死你。

    翟南没搭理蒋暮雪,便直接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翟南翻来覆去地也睡不着,数了大半宿的兔子,这才睡了过去。

    可是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听到院外有人哼哼唧唧的。

    翟南眯着眼睛,看了看时间,才五点四十多。

    翟南挣扎着起身,忍不住骂道:“这特么谁啊!大早上的不好好睡觉,起来哼唧什么呢。”

    翟南揉了揉眼睛,不禁想到了赵罡,“不会是赵罡又惹事儿了,过来找我了吧?”

    迷迷糊糊地起身去看门,院里还是黑压压的一片,只能隐约地看见一个人,正在那哼哼哈嘿地练功呢。

    翟南直接问道:“谁啊!大早上的哼唧什么呢?”

    结果对方回答道:“吵什么吵,没看见我练功那么!”

    翟南一听这声音,顿时就知道对方是谁了。不是赵罡,正是蒋暮雪这死丫头。

    翟南忍不住说道:“你个死丫头,能不能有点公德心,别人正睡觉呢。你在这儿喊什么喊!愿意喊回家喊去,别在这儿打搅我休息!”

    蒋暮雪也不客气地说道:“这就是我家,有本事你咬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