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犯众怒了-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374章 ——犯众怒了

    翟南本身跟这死丫头就有过节,昨晚还被逼着交房租,今早上再加上起床气,所有火气就全都积攒到了一起了。

    翟南此刻也不管她是不是云姐的亲妹妹了,直接走出房门,说道:“死丫头,这可是你说的。”说着,便朝着蒋暮雪冲了上去。

    蒋暮雪功夫虽然不如蒋暮云,但是对付没用附身傀儡的翟南,却还是绰绰有余的。

    眼看着翟南走了过来,蒋暮雪抬手便是一拳,直接朝着翟南的面门打去。

    翟南虽然功夫不济,但是反应可不满。眼看着蒋暮雪一拳打来,当即抬手就扣住了蒋暮雪的这只手。

    蒋暮雪还想耍个花招,避开翟南的抓捕。不过却高估了自己的本事,也没想到翟南身手这么快,居然一下被翟南抓住了小手。

    蒋暮雪当即惊呼一声,翟南也是同时说道“你看我敢不敢!”说着,就朝着蒋暮雪的小手咬了一口。

    蒋暮雪当即一声惨叫,“啊!你属狗的!说咬就咬,快松手……松口!”

    翟南咬着蒋暮雪的手指头,含糊地说道:“你所的,样我要的!”

    这两人这么一吵嚷,顿时把院子里其他几户人家全都吵醒了。

    本来蒋暮雪在院里哼哼唧唧地练功,就已经吵到了他们。不过他们也没当回事儿,主要也是白天辛苦一天,现在也是懒得起来制止她。

    现在翟南跟蒋暮雪都在院里咬起来了,他们也担心把事儿闹大,不起来也不行了。

    几户人家把灯一开,看着院里这两人。

    翟南抱着蒋暮雪的手臂,就是死活不松口。蒋暮雪扯着翟南的头发,还不断地喊道:“你个臭流氓,快松口!”

    众人见状,立马上前,这才把两人扯开。

    蒋暮雪的小手,此刻已经被翟南咬的全是牙印,顿时眼圈泛红,指着翟南说道:“你属狗的敢咬我!”

    翟南吐了一下口水,“呸,一股腌鲍鱼味儿,你昨晚干嘛了?”

    旁边老孙闻言,居然还噗磁一声笑了。

    赵大叔和张哥,也是对望一眼,会心一笑。

    那边的几个女人,却还在安慰蒋暮雪。

    赵大叔对翟南问道:“小南,你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怎么还跟小姑娘打起来了呢?”

    翟南摊手说道:“没打架。她让我咬她的。赵大叔,你说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奇葩的要求。我也是好奇了,看她这么强烈地要求我咬她,我也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下来。”

    张哥忍不住笑道:“你小子少扯淡,什么乱七八糟的。”

    翟南一本正经地说道:“不信你问她!”

    蒋暮雪一脸委屈地说道:“我……我就是说说,你怎么真咬我啊!”

    翟南坦然说道:“黑灯瞎火的,谁知道你是不是开玩笑。再说了,你都说自己是房东,要跟我收房租了。这么大的架子,跟我这小租客,哪敢不听你的话啊!你让我咬你,我这不得立马过来!”

    蒋暮雪怒道:“你是不是傻?让你咬,你就咬,你没脑子啊!”

    翟南却说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这年头变态多了去了,我跟你又不是太熟。”

    蒋暮雪闻言,更是气愤,“你骂谁变态!”

    翟南假装左右看了看,“别人也没这特殊的要求啊!”

    这两人剑拔弩张地斗了半天嘴,院里这几户看着,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笑。

    赵大婶忍不住说道:“都行了,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跟小孩似的。”

    赵大叔也是笑道:“小孩打架都没这样的,都得了吧。大早上的,都别吵了。”

    翟南当即说道:“赵大叔,不是我故意挑事。这一大早上的,这臭丫头就在院里哼哼唧唧的,这不打搅别人休息吗?我这白天都工作一天了,早上还不能好好睡觉,这事儿谁不来气!”

    蒋暮雪却说道:“房子是我姐的,我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不着!”

    蒋暮雪此言一出,众人却不再说话了。

    你姐是房东,她说话自然管用。而你姐现在不这,你就来指手画脚了,这事儿就不对了。

    刚才蒋暮雪在院里练功,本就打搅了众人休息。只不过翟南脾气上来了,出来呵斥了两句。

    结果这蒋暮雪,却拿着鸡毛当令箭,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现在又拿着蒋暮云是房东说事儿,这不是摆明了要欺负人嘛!

    院里这几家全都是租客,这么说可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翟南见状,当即说道:“你说是就是啊!我还说蒋暮云是我姐呢。我没听云姐说过,有你这么个妹妹。我告诉你,这不欢迎你,立马滚蛋!”

    蒋暮雪争辩道:“我姐就是蒋暮云,你说了不算!”

    翟南冷哼一声,“行,你说你姐是蒋暮云,有什么证明?你拿出证据来啊!”

    蒋暮雪当即气得跳脚,“这哪有证据!”

    翟南轻笑,“没证据,那可就全都是你自己说的,我还能这么说呢。”

    蒋暮雪却说道:“我是警察,我不骗人!”

    翟南冷笑,“你说是就是了,你怎么证明你是警察?就算你是警察,怎么证明你这个警察就不骗人。我回头那套戏服,也能说我是警察啊!”

    蒋暮雪本来脑子就不太灵光,现在吵架就更不是翟南的对手了。

    在翟南的逼问之下,蒋暮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情急之下,不禁对赵大婶说道:“赵大婶,你帮我说说话啊!”

    可是这臭丫头却没想明白,刚才那句话,已经惹了众怒。

    现在还想让赵大婶帮忙,想得美!

    赵大婶是看在她姐姐是蒋暮云的面子上,才帮着她的。若是论远近亲疏,她可远远比不上翟南跟院里几户人家的关系。

    赵大婶看着蒋暮雪,说道:“小南说的没错,我们也是太武断了。不能光凭着你说,就认定你是小云的妹妹。我看那房间的备用钥匙,你还是给我吧。毕竟我答应小云看着钥匙,这么随便就别人了,也是我做得不对。”

    蒋暮雪不禁一愣,“赵大婶,你怎么样这样啊!”

    孙嫂当即说道:“赵大婶这话说的不错。我们租房子的时候,合同上写的清楚明白,房子的是云姐的。就算云姐现在不在这儿,房子也还是她的。就算退一万步说,你就算是云姐的亲妹子,这房子也不是你的,你也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再说了,我们小南这么好的孩子。在这儿住了这么久,不招灾,不惹祸的,也没看跟谁打过架。怎么就你来了,非说小南的不是了。”

    蒋暮雪闻言,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看着大家的态度,蒋暮雪顿时眼圈一红,当即就哭了出来,“真是他咬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