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暴露了-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379章 ——暴露了

    就在翟南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赵大婶便呼喝道:“臭小子,回来就回来呗,喊什么喊?”

    张哥也是说道:“见天大呼小叫的,翅膀硬了吧!”

    而蒋暮雪却对着翟南说道:“对不起,我不该赶你走,该走的是我,对不起!”

    翟南听到这,顿时就更迷糊了。

    这一群老邻居是给这死丫头下药了,还是这死丫头的绝症了,怎么跟我这么说话了?

    画风跑偏的也太严重了吧?平时不是这个套路啊!

    这到底什么情况?

    翟南疑惑地走上前来,看着自己的房门打开,蒋暮雪就坐在门口。房间里的东西倒是都在,看样子好像还被人打扫了一遍。

    翟南不禁皱眉,疑惑地看向了张嫂。

    不会是张嫂看错了,这死丫头良心发现,给我来打扫卫生。结果让张嫂以为,她是在赶我走?

    就在翟南疑惑不解的时候,赵大叔忍不住说道:“小南,这房子现在是你的了?”

    翟南当即一愣,下意识地反问道:“你咋知道?”

    不过话一出口,翟南就反应了过来。蒋暮云可不想把她的事儿告诉别人,现在房子的事儿被挖出来,等云姐回来少不了一顿胖揍啊!

    翟南连忙干笑一声,遮掩着说道:“赵大叔这话说的,我交租金了,可不就是我的了。”

    而此时,蒋暮雪从身后,直接抽出一个红色的小本本,上面写着一行字,“房屋产权证。”

    翟南顿时一愣,差点三魂不见了七魄,当即骂道:“死丫头,你偷我东西!”

    翟南在乎的可不只是这房产证,还有云姐的秘密。而最主要的就是,跟房产证放一起的,还有翟南的结婚证。那可不光是翟南一个人的事儿了,还有韩夏跟着一起呢。

    翟南此言一出,蒋暮雪顿时吓得一哆嗦,当下又是大哭着说道:“对不起,翟南,对不起。”

    赵大婶看着翟南说道:“小南,这孩子……”

    赵大婶倒是想说蒋暮雪不是故意的,可是蒋暮雪可是带人来清理翟南的东西,这绝对是故意中的故意。

    赵大婶犹豫半天,说道:“这孩子挺可怜的,你就绕了她吧。”

    赵大叔也是说道:“小雪还是太小了,不懂事儿,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张嫂跟着说道:“她也是以为这是她姐姐家,所以才这么做的,只是没想到……”

    张嫂话说了一半,不过后半句不用说,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

    这房子现在是翟南的了,现在翟南才是房东,其他人全都是租客。

    蒋暮雪这事儿说好听的,那是个误会。说不好听的,那就是私闯民宅,入室行窃,而且从主谋到帮凶,全都是警察。

    周围一群老邻居,都在劝着翟南消消气。

    可是翟南这时候怎么可能消气,蒋暮云离家出走,你过来找她,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那都是你们家的事儿。

    就算把房产证找出来了,那也是你们亲姐俩之间的事儿,跟我没半毛钱关系。

    可特么,你丫把老子结婚证翻出来了,这特么就事儿大了。不管是坑了老子,也是坑了韩夏。

    这事儿要是抖落了出去,今晚这四合院就能让狗仔队给平了。

    现在这群老邻居说什么,翟南也是一点也听不进去,脸色阴沉地看着蒋暮雪,问道:“你还找到了什么?”

    蒋暮雪顿时一个哆嗦,看了看翟南,又看了看周围的邻居,连忙摇头说道:“就只有房产证。”

    翟南看蒋暮雪的样子,就知道在撒谎。不过现在这儿人多嘴杂,倒也没办法说。

    翟南当即说道:“大家都回去吧。关于云姐的事儿,我只能跟小雪说,毕竟这是云姐的家事儿。”

    众人闻言,虽然心里好奇,倒也看得出眉眼高低。现在翟南已经说了这话了,他们也不好在跟这儿待着,便全都各自回家了。

    翟南看了一眼蒋暮雪,说道:“跟我进来,把门关上!”说着,翟南就回到了房间里。

    蒋暮雪一副带雨梨花的样子,按照翟南的话,进了房间,顺手关了房门,站在了翟南面前。

    翟南坐在椅子上,也没有给蒋暮雪让座的意思,直接说道:“你还看见了什么?”

    蒋暮雪看着翟南,缓缓说道:“我没让别人看见。”说着,便从身后,拿出了翟南的结婚证。

    翟南脸色一沉,“这么说,你都知道了。”

    蒋暮雪点了点头,说道:“其实只要在户籍科一查,就能知道了。”

    翟南气得翻了个白眼,抬手拿回了结婚证,说道:“你跟别人说了没有?”

    蒋暮雪摇头说道:“这两个都是我找到的,我是……”说着,怯生生地看了看翟南。

    翟南冷哼一声,“说完。”

    蒋暮雪才继续说道:“我就是生你的气,气你咬了我。我就叫同事来帮忙,想把你赶出去。我们往外搬东西的时候,我发现了房产证,还有……你的结婚证。我才知道,这房子其实是你的。”

    蒋暮雪说完,又看了看翟南,说道:“我知道我闯祸了,院里的人都看着,我是人赃并获,还是知法犯法。所以我就说了房产证的事儿,没敢说结婚证的事儿。你要是生气,就拿我出气吧。我同事就是来帮忙的,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你放过他们吧。”

    翟南倒是没想到,这死丫头倒是挺讲义气的。

    不过,你丫的讲义气,也不能坑老子啊!

    翟南随即说道:“我要听实话,到底还有没有人知道老子结婚的事儿?”

    蒋暮雪连忙说道:“只有我知道,我同事虽然帮忙搬东西,都是搬的重物,我只负责拿点零碎的东西,所以才发现的。”

    翟南眼珠子转了一圈,说道:“你个臭丫头,你死定了知道吗?别看我这屋里破破烂烂的,但是我可是装了摄像头,你和你同事都跑不了,都等着蹲大牢吧。”

    蒋暮雪闻言当即就急了,连忙说道:“你要告就告我吧,我认罪,你别牵连别人啊!你……你这屋哪有摄像头?”

    翟南干咳了一声,“我干什么的你不知道吗?我这屋里装的隐藏摄像头,让你发现我还混个屁了。”

    翟南这顺嘴胡说八道的,蒋暮雪居然也相信了,连忙认错道:“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你报警抓我吧,我都认罪,别牵连我同事就行。他们什么都不知道,都是被我叫来帮忙的。”

    翟南看着冷哼一声,“你想让我放过他们,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蒋暮雪看着翟南,咬了咬嘴唇,随即就解开了上衣的扣子,说道:“来吧,我认了。”

    翟南顿时一愣,“什么玩应,你就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