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对赌-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386章 ——对赌

    翟南跟着九先生,来到了一个小包厢内。包厢里还没有其他人,看样子翟德利还没有上来。

    九先生看向李明,问道:“一起陪两局?”

    李明摇头笑道:“我可没钱。”

    九先生摆手道:“今天是帮翟老弟做局,咱们不用钱。反正筹码就是个数字而已,要多少,有多少。”

    李明闻言,笑了笑,说道:“那好,我也算是一家。”

    九先生则对翟南问道:“今天想玩什么?不会还是抽王八吧?”

    翟南不仅一笑,说道:“什么都行,今天我都听您的安排。”

    九先生想了想,说道:“那就二十一点吧。”说着,看向李明,“你会吧?”

    李明点头说道:“还可以。”

    可翟南则为难地说道:“这个我不会啊!九先生,你先跟我说一下规则吧。”

    九先生先是一愣,随即说道:“那咱们换一个也行。”

    翟南会的也不多,平时也就是玩个抽王八,斗地主。到了赌场,根本没什么会玩的。即使九先生换了,翟南也未必会,索性干脆说道:“没事儿,你跟我说说游戏规则就行,我学得快。”

    九先生立马跟翟南讲解了一番,翟南也是学的够快。

    商定之后,翟南,九先生,李明,都成了一桌的赌客,各自都有一堆筹码。

    等三人坐定之后,翟德利才姗姗来迟。

    进门时,翟德利却还抱怨道:“不就是上一层楼嘛?至于这么严密吗?拐了这么多弯。都影响……你!”

    翟德利话说了一半,便看见了赌桌上的翟南,顿时一愣。

    翟南看着翟德利,也是冷哼一声,随即说道:“这盛唐会馆什么时候,也能方这些阿猫阿狗进来了。”

    翟南的专业可是演戏,虽然心里恨得要死,可是此时此刻,却依旧要把这场戏演好。

    翟德利冷笑一声,“老子今天鸿运当头,大杀四方,跟我玩,你死定了。”

    李明却敲了敲桌子,“嘿,我是来玩牌的,不是看你们打架的。”

    九先生对着荷官说道:“发牌啊!”

    翟德利闻言,轻哼一声,也坐在了一旁,拍着桌子说道:“发牌。”

    翟南在旁,轻哼一声,“二十一点,你会玩吗?”

    翟德利则是一声冷笑,“老子玩牌的时候,还没有你呢。”

    翟南则是一声冷哼,说道:“发牌。”

    荷官随即开始发牌,翟南十七点,九先生十五点,李明则只有十一点,而翟德利则是二十点。

    庄家的牌面上,则是两点。

    翟德利见状,不禁笑道:“看来我赢定了。”

    翟南和九先生都没说话,李明则说道:“我继续要牌。”

    结果这一张,是个小二。李明接着要,又是一张二。李明咬着牙想了半天,又要了一张,结果直接爆掉了。

    庄家也要了一张牌,结果是一张花牌,也直接爆掉了。

    而现在桌面上,翟德利的点数最接近二十一点,所以这一局他又赢了。

    翟德利忍不住大笑道:“今天我鸿运当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谁都不管用!”

    翟南冷哼一声,并没有理会翟德利。

    其实这个场面,也都是大家之前商量好的,就是要把翟德利逼到和翟南对赌的局面。所以李明和九先生,都是客串出场,继续给翟德利增加自信。

    连续六把牌,都是翟德利赢了。李明当即怒哼一声,直接转身走人了。

    翟德利哈哈大笑道:“兄弟别气馁,以后还有机会的!”

    九先生也是沉着脸,说道:“你未必会一直赢下去的。”

    翟德利则是大笑道:“不信,咱们就试试啊!”

    结果连续三把牌,九先生也是暗骂一声,转身离开了。

    这时,翟德利才看向翟南,咧嘴笑道:“我说大侄子,你辛辛苦苦地拍片子,也不容易。不要有点钱就来赌,万一输没了,你可就又要流落街头了。”

    翟南磨着牙,说道:“翟德利,你!”

    翟德利却是笑道:“我怎么了?我这可是在劝你啊!你有钱输给赌场,还不如把钱给我,就像当年一样啊!”

    翟南猛地一拍桌子,对着荷官说道:“我要跟他对赌!”

    荷官看了一眼翟德利,问道:“先生,您的意思呢?”

    翟德利看着翟南笑道:“小兔崽子,老子都赌了多少年了,你跟我对赌,你死定了。玩什么,我随便你选!”

    翟南装作负气地说道:“不玩二十一点了。”

    翟德利笑道:“你一脸衰相,玩什么都一样。”

    翟南随即说道:“玩骰子!你敢吗?”

    翟德利一脸得意地说道:“老子今天鸿运当头,没什么不敢的。”

    翟南挥手,对荷官说道:“给我们上骰钟。”

    荷官立刻点头,然后离开去准备了。

    而在会客室内,众人看在看着屏幕,看着翟南和翟德利对赌的画面。

    李明担心地说道:“翟南他行不行啊?”

    九先生却笑道:“翟老弟最拿手的就是骰钟,我都玩不过他,你说他行不行?”

    齐老爷子则说道:“可看他现在的样子,气急败坏,可是赌博的大忌啊!”

    唐国勋不禁一笑,“齐老,你可别忘了这小子干什么的。”

    齐老爷子闻言一愣,随即又笑了笑。

    翟南可是演员,最会的就是演戏。现在的一切都是翟南的戏,给翟德利下的一张网,就等着翟德利自己钻进来呢。

    包厢内,荷官很快就准备好了骰钟。

    翟德利问道:“你想怎么玩?”

    翟南直接说道:“不用说那么多废话,一人一个骰钟,赌大小,谁大谁赢,就这么简单。”

    翟德利看了看翟南桌面上的筹码,“一次玩多大的?”

    翟南冷笑一声,“看你能跟多大的?”

    翟德利对比了一下筹码,说道:“我桌面上至少有五千万的筹码,你只剩下一千万多点,你能陪我玩几次?”

    翟南直接一拍桌子,“一次一千万,要么你死,要么我活!”

    翟德利不禁大笑,“好,我就看你怎么死的!”说着,直接拿出一千万的筹码,直接堆在了前面。

    翟南看都没看,反正都是用来骗翟德利的道具,便把筹码全都堆了上去。

    翟德利随即拿起骰钟,口中念念有词地摇晃了起来。

    过了半天,才放下骰钟。

    而翟南则是拿起骰钟,随便摇晃了一下,就把骰钟放下了。

    会议室内,李明指着屏幕,说道:“翟南这也太随便了吧?”

    齐老爷子虽然不是此道高手,但也是略通一二,也是微微皱眉,“他到底会不会玩?”

    唐国勋也是疑惑地说道:“上次来的时候,倒是挺厉害的,这次……”

    九先生也是一脸疑惑,缓缓说道:“翟老弟这实在搞什么?”

    而此时,翟南则已经悄然拿出了幸运药水,悄悄地喝了下去。

    翟德利则是大声说道:“大侄子,开吧!”

    翟南喝下了幸运药水,“那就开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