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我就是我!-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388章 ——我就是我!

    翟德利闻言,却冷哼一声,“小子,你太嚣张了。”

    翟南却问道:“不同意就算了。”

    翟德利听到这话,却显得有些慌了,连忙说道:“同意,干嘛不同意!只要打过五点我就赢了,这六千万是我的了。”说着,就开始摇起了骰钟。

    会客室内众人闻言,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

    李明喃喃自语道:“这小子疯了吧?”

    唐国勋也是如此说道:“肯定是疯了!”

    齐老爷子忍不住说道:“比五点小的,要么三点,要么四点,这机率也太低了。”

    九先生则是眉头紧锁,“他这算是什么赌术?哪有这么晚的!”

    就在众人惊愕万分的时候,翟德利放下了骰钟。

    翟南直接说道:“开吧!”

    翟德利看着翟南,说道:“别说我以大欺小,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这局只赌两千万!”

    翟南却摆手道:“你的命,我要定了。”

    翟德利冷哼一声,“等着输死你吧。”说着,便掀开了骰钟。

    而当骰钟掀开的一刹那,除了翟南之外,所有人都惊呆了。

    李明:“我擦,我没看错吧!”

    齐老爷子:“太邪门了!”

    唐国勋:“他是怎么做到的?”

    九先生:“神乎其技啊!”

    翟德利则是脸色一沉,顿时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摊在了椅子上。

    因为骰钟内,他的三颗骰子,居然是三个一。

    三个一对于九先生来说,自然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摇出来。但是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比买彩票中奖还难啊!

    而现在翟德利就是中了头奖,居然摇出了三个一,这个最小的点数。

    此时的翟南,却是面色如常。因为他知道,自己用了幸运药水。只要在对方不出千的情况下,谁都赢不了他。

    如果在幸运药水的情况下,还能赢他的,那就只有是出千。

    而翟德利虽然是个老赌棍,但他却不会出千。所以他摇出三个一,这完全是被幸运药水的力量压制了。

    翟德利面若死灰,瘫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翟南却露出狠历之色,看着翟德利,咬牙切齿地说道:“翟德利!当年我父母车祸身亡,我把公司交给你搭理。结果你掏空了我家的产业,把我赶到了大街上。要不是我父母的保险赔偿金,我都活不到今天。不过也正是当年的事情,才造就了现在的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封你所赐!”

    翟德利闻言,当即就给翟南跪下来,对着翟南磕头如捣算,不断地说道:“小南,当年的事儿,是我对不起你。我求你放我一马,绕我一命吧。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我求求你了!”

    翟南一脚踢翻了翟德利,“你让我放过你,那你当年想没想过,放过我!我当年被赶出家门的时候,我又是如何祈求的,你又是如何对我的!”

    翟德利顿时又扇了自己两个嘴巴,说道:“对不起,小南,我当年也是猪油蒙了心。当年的那套老房子,周围的住户都是非富即贵,我只想着跟着套点关系,没想这么害你啊!”

    翟南目光冰冷,狠狠地说道:“你为了套点关系,就把我赶出来了!那是我从小住到大的地方,那是我对父母唯一的记忆,却被你给毁了!你该死!”

    翟德利连忙说道:“小南,我……我对不起你。我是该死,可是你堂弟,他怎么办?他还在上学啊!你要了我的命,他怎么办啊!他当年没有害过你啊!”

    翟南闻言,更是气恼,抓着翟德利的衣领,狠狠地说道:“他在上学,他该怎么办?特么的,我当年也在上学,你怎么没想想,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活下去!你现在跟我说这个,你怎么不想想,我爸他是你大哥,我也是你的侄子,你当初怎么不给我一条活路!”

    翟德利顿时被翟南问的哑口无言,只是不断地抽着自己耳光,对翟南道歉。

    翟南看着翟德利的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随即却松开了手。

    翟德利则是不断地磕头,不断地扇着自己的耳光,求翟南放他一马。

    而这时,李明也走了进来,带了一群人,先将翟德利带了出去。

    李明看着翟南,不禁轻声问道:“翟南,你……”

    翟南看了一眼李明,说道:“我需要冷静一下。”

    李明当即点了点头,立刻就退了出去。

    翟南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陷入了沉思。

    因为在刚才暴怒之际,翟南却发现自己,似乎不太想自己了。

    我到底是怎么了?

    翟德利不过是这具身躯的亲戚,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转世重生,在这个世界可以说是无牵无挂,可为什么会对翟德利恨之入骨?

    难道是这个身体的情感和记忆,在影响我?

    恐怕的确是这样!

    过目不忘的技能,让我的前世今生,都重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无论前世我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一世都融合了这个身躯的一起,我们已经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体。

    他的一切,也是我的一切。

    难怪我会恨翟德利,难怪我会害怕开车,难怪我会那么爱韩夏!

    原来都是这具身躯的记忆,他在影响着我。

    那我到底是前世的我,还是这个身躯的我?

    就在翟南陷入沉思的时候,齐老爷子拿着一瓶酒,两个杯子走了进来。

    齐老爷子看着沉默不语的翟南,突然说道:“喝两杯?”

    翟南这才看向齐老爷子,然后点了点头。

    齐老爷子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了翟南身边,给他倒上了一杯酒。

    翟南直接一饮而尽,齐老爷子则是缓缓说道:“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大仇得报,心中的积怨释放了出去,心里难免会觉得空了一块。”

    翟南闻言,却对齐老爷子摇了摇头。

    别人或许是如此,可是翟南却不是如此。他并不是觉得空虚,而是觉得迷茫。

    翟南忍不住对齐老爷子问道:“齐老,我只是不知道,我现在到底是谁?”

    齐老爷子不禁一愣,随即又笑道:“你怎么会不知道你是谁呢?你就是翟南啊!人这一生,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坎坷,有时候这些坎坷会改变一个人的看法,甚至是改变这个人的性格。但是你始终是你,纵然是发生了改变,也是被改变了的你。过去的事儿,永远只是留在背后,人啊!要向前看。”

    翟南不禁有些错愕,没想到答案如此简单。

    我就是我,因为过去种种才塑造了现在的我。过去的那个,才已经不是我了。

    想到此处,翟南举起酒杯,说道:“多谢了齐老。”说着,又是一饮而尽。

    齐老淡然一笑,又问道:“那个翟德利,你打算怎么处理?唐国勋也不能一直关着他,还是需要你尽快把他处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