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微薄大战-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404章 ——微薄大战

    发布会结束之后,翟南便跟着袁逸回来了休息室,换衣服卸妆。

    这时,袁逸才对翟南说道:“兄弟,你怎么这么晚才过来,本来安排的你跟我一起出场的。”

    翟南却说道:“早知道是发布会,我都不来了。”

    袁逸问道:“怎么说,也只咱们俩一起出的单曲,你不来可不合适。”

    翟南跟袁逸兴趣相投,也就没什么忌讳,直接说道:“你这是专业,我这就是玩票的,都没想跟你搀和这事儿。”

    袁逸笑道:“你不搀和可不行,现在你正在风口浪尖上,我到哪儿都得拉你一把,你也得让兄弟我蹭蹭热度啊!”

    翟南挥手笑道:“你少来了,你个一线明星,还用跟我这个三线小艺人蹭热度,别逗了。”

    袁逸却说道:“都是兄弟,什么三线一线的,你当是打仗呢。我之后还有宣传活动,到时候你跟着我一起……”

    不等袁逸话说完,翟南便否决道:“你别逗了,我这边节目还没昨晚呢,现在根本没时间陪你全国跑宣传。要去你自己去吧,等你回来我请你喝酒。”

    袁逸无奈地一笑,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翟南收拾好了之后,便说道:“那我先撤了。”说着,便转身要走。

    袁逸却突然说道:“等下。”

    翟南回头问道:“还有什么事儿?”

    袁逸随手丢过来了口罩,墨镜,鸭舌帽,说道:“小心点,现在门口可蹲着不少人呢。”

    翟南嘿嘿一笑,结果东西,全副武装之后,这才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翟南也不敢走正门,而是从后厨的小门离开的。转了一大圈,这才到了停车的地方,偷偷地离开了。

    翟南回家之后,蒋暮雪又给送来了晚餐。

    自从上次邻居劝和之后,蒋暮雪这丫头就跟小猫似的,也规矩了不少。平日看见翟南在家,就给过来送餐,比叫外卖还管用。

    蒋暮雪放好了晚餐,便对翟南说道:“翟南,你有火了!”

    翟南笑道:“什么叫又火了?哥们一直都很火好不好!”

    蒋暮雪却说道“不是,之前的新闻,是又有新的新闻了。”

    翟南不禁一愣,“什么新闻?”

    蒋暮雪拿起手机说道:“我刚在微薄看的,都是说你的。”

    翟南狐疑地问道:“你不是不上网吗?”

    蒋暮雪笑了笑,说道:“都是欣欣教我的,我发现还挺好玩的。”

    翟南拿起筷子,问道:“那你都看到什么新闻了?”

    蒋暮雪坐在一旁,拿着手机说道:“上面有人说,你就是自以为是,根本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只会自吹自擂……”

    听到蒋暮雪这话,翟南差点一口饭喷出去。

    翟南扭头问道“臭丫头,你故意的吧!”

    蒋暮雪一脸无辜地说道:“没有啊!上面就这么写的。不光是这样,还有说你捞过界了,根本就一点也不专业……”

    翟南皱眉说道:“把你手机给我看看。”

    蒋暮雪随即把手机递给翟南,翟南看了一眼,总算是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原来就是刚才发布会的新闻,这么快就被刷到了微薄热搜上了。

    因为翟南最后的一句,“不遭人妒是庸才!”结果引来了之前那群导演的不满。

    现在这群导演,又开始轮番上阵,开始批判起了翟南。

    “有些人就是喜欢自以为是,以为别人是在妒忌他。想来真是可笑,不过一个刚出道的小子,有什么好惹人妒嫉的,真是可笑。”

    “一只脚踩了三只船,我就等着看他什么时候翻船。”

    “见过捞的远的,没见过捞的这么远。又是拍剧,又是做节目,还要出单曲,真不知道他能做好什么?”

    “就算是个人才,把精力投放在这么多地方,又能做出什么精品来?”

    “吃太多,早晚会噎死的。”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罢了,懒得多说什么。”

    翟南看完这些导演的评论,无奈地摇了摇头。

    原本这件事儿的起因,就是因为当初跟最大胆的导演,有些小误会而已。就是因为当初录制的时候,翟南去的有点晚,结果最大胆的导演就不高兴了。

    而现在翟南制作综艺节目,那最大胆的导演,就忍不住出来喷两句。那时候翟南根本没把这件事儿放在心上,所以干脆就没有搭理他。

    结果这最大胆的导演,反而上瘾了,居然拉帮结派,找了一群不知名的小导演,跟着一起乱喷。

    今天本是袁逸的单曲发布会,翟南也属于友情站台而已。现在微薄上应该刷的都是袁逸的单曲,可现在却被这群家伙搞的乌烟瘴气。

    这就使得翟南有点不高兴了,原本没把他们当回事儿,现在居然开始蹬鼻子上脸了。

    翟南看了一眼蒋暮雪,说道:“你等会儿还有别的事儿吗?”

    蒋暮雪摇头说道:“没事儿了,已经下班了。”

    翟南随即打开电脑,说道:“帮我查点东西,看看这几个骂我的,都什么节目的导演。然后把这些节目帮我找出来,要点击率最高的几期节目。”

    蒋暮雪微微一笑,说道:“查东西,找证据,这个我在行。”说着,便坐到了电脑前,开始飞快地查找起了这群人的资料。

    而翟南则继续吃着晚餐,等到翟南吃完饭了,蒋暮雪也把这些人的老底全都翻出来了。

    翟南则开始看起了这些人的节目,把他们最引以为傲的几期节目全都看完了。

    蒋暮雪坐在一旁,也没有走,居然也跟着翟南一起在看节目。看的时候,还时不时地笑几声,显然是看得津津有味。

    等到蒋暮雪找到的几期节目看完了,蒋暮雪便忍不住说道:“这几期节目还挺有意思的。”

    翟南看了蒋暮雪一眼,“这就算是有意思了?”

    蒋暮雪疑惑地看着翟南,“没意思,你还看?”

    翟南笑了笑,说道:“我看自然是有事儿要做。”说着,便打开了自己的微薄,开始写了起来。

    蒋暮雪在旁看着,只见翟南写道:“某个自认为大胆的节目,以大尺度为噱头,不过却是挖人黑历史,戳开人家的旧伤疤。完全就是损人利己,通过曝光别人的来博人眼球,这种节目简直就是毫无底线的流氓作品,就像一个不知廉耻的偷窥狂,比狗仔还要不堪。有这种依靠戳人痛处,揭露个人的节目存在,简直就是这个社会的悲哀。”

    翟南这一条微薄发出去,不用多想也知道是在说最大胆这个节目。

    而随着这一条微薄的发出,微薄内也炸锅了,这代表着翟南宣战了。

    而网综最大胆的导演,还想仗着人多势众,再次来压倒翟南。却不知道翟南根本就没管他们的反击,而是针对另一个导演的作品,做出了最犀利的评价。

    一夜之间,翟南写了几十条微薄评价,而这一场微薄大战,也随之正式开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