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去房东家洗澡(求收藏,求推荐!)-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4章 ——去房东家洗澡(求收藏,求推荐!)

    回到房间后,翟南小心翼翼地收好了,仅剩下的两个硬币。然后才脱光了衣服,去卫生间里洗澡。

    “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

    “1,2,3,go!”

    “嗯嘛冷啊冷…嗯嘛疼啊疼…嗯嘛哼啊哼!”

    “我的心哦!”

    “嗯嘛等啊等…嗯嘛梦啊梦…嗯嘛疯啊疯!”

    “请你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正巧翟南刚唱到这儿的时候,就听到院里蒋暮云吵嚷道:“怎么着,你个二百五,还想让我给你吐回来?”

    尼玛,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怎么着了,我就二百五了。

    “云姐,我这是唱歌呢。你没事儿,别瞎误会!”翟南扯着脖子喊道。

    “就你这鬼哭狼嚎的,还好意思叫唱歌,我牙疼都比你哼哼的好听。”

    翟南不禁咧嘴,不过他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这个世界可没有大张伟和花儿乐队,所以这首世界名曲嘻唰唰自然就没人听过。本来听欢快的歌,用翟南这个破锣嗓子一唱,还真就跟牙疼似的。

    正在翟南思索间,就听到房间门被打开了,翟南扯着脖子喊道:“谁啊,我这正洗澡呢。”

    就听到蒋暮云的声音,“喊什么喊,是我。我这中午还有点剩菜,给你端过来了。”

    翟南立刻趴在卫生间的门缝闻了闻,一股浓郁的辛香味,从外面传了进来。不用看,翟南就知道是蒋暮云最拿手的鱼香肉丝,而且这绝对不是剩菜。

    因为蒋暮云平时很少吃肉,而且还是带着香味进来的,怎么可能是中午剩下的残羹冷炙。

    翟南当即大喊一句,“多谢了,云姐。”

    蒋暮云却说道:“你小子多久没洗衣服了,这都已经馊了。”

    翟南尴尬一笑,“我这叫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你就吹吧!你这些衣服我都拿走洗了。等晾干了,自己上院里拿去。”

    “知道了,云姐!”

    其实这蒋暮云虽然看上去凶巴巴的,但实际上却是个外冷内热的热心肠。院里的几家人虽然都是租客,但是相处起来就像一家人似的。

    翟南闻着鱼香肉丝的香味,手脚顿时麻利了许多,立马将沐浴液涂在身上,就准备冲洗冲洗出去了。

    可就在翟南满身泡沫的时候,淋浴突然停水了。翟南勉强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莲蓬头,又用力扭了两下,结果还是没有水出来。

    这怎么还停水了,我还没洗完呢!

    “云姐,出事儿了!”翟南大声喊道。

    随后,便听到屋外蒋暮云喊道:“喊什么喊,叫魂呢?”

    翟南连忙说道:“云姐,是不是停水了,我这才洗了一半,就没有水了。”

    蒋暮云突然没了声音,过了片刻之后,才说道:“没有啊,我这边还有水啊!全院都是一个管道的,你那边是不是淋雨坏了。”

    翟南苦着一张脸说道:“我怎么知道啊!你是房东,我可刚交了房租,这事儿你可得管啊!”

    蒋暮云却喊道:“怎么着,你个二百五,还想吃定老娘啊!”

    “云姐,我这才洗了一半啊!你也不能让我就这么晾着啊!”

    屋外顿时传来蒋暮云的笑声,过了片刻,才说道:“得了,得了,你先到我屋来洗吧。”

    “去你屋里洗澡?哥可是结了婚的人啊!”翟南暗自嘀咕道。

    蒋暮云看翟南没回话,便说道:“那你愿意晾着就晾着吧。”

    “不是,云姐,我这就过去。”

    翟南喊了一声,便立马用浴巾裹住下半身,走出了卫生间。只见房间的桌子上,一盘带着热气的鱼香肉丝,还有一大碗的米饭。只不过翟南全身的泡沫,现在也就只能干看着了。

    翟南裹着浴巾,在房间内看了一圈。这才发现自己的脏衣服都被蒋暮云拿走了,就连内裤都没给剩一条。

    翟南不禁有些尴尬了,原本他还想套上一条内裤,再去蒋暮云那边。万一要是浴巾散了,好歹有点东西兜着。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万一要是浴巾散开了,这谁占便宜,谁吃亏,还真就不好说了。

    正在翟南犹豫的时候,就听蒋暮云在屋外说道:“你小子怎么这么磨叽,一会儿等其他几家的人下班了,你想出来都出不来了。”

    翟南闻言,只好一咬牙,只围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

    翟南全身都是白色的泡沫,右手死死地扯着浴巾,左手则护在胸前,就好像刚出嫁的小媳妇似的害羞。

    蒋暮云却笑道:“有什么好害臊的,你姐我什么长枪短炮没见过!”

    这云姐还是个老司机啊,怎么一言不合就上车了。

    还什么长枪短炮的,一看就是平时没少看小电影练柔道。

    翟南扯着浴巾,也没敢多跟蒋暮云搭话,就一溜烟冲进了蒋暮云的房间。

    蒋暮云是房东,住的房子自然要比翟南的大一些,是个里外两间的套房。外面连带着客厅和厨房,里面才是卧室,还有卫生间。

    翟南虽然来过几次,不过都是在客厅里,跟着蒋暮云蹭饭。至于里间的卧室,翟南还真就没进去过。

    这时,蒋暮云走了进来,说道:“卫生间在里间,你就去冲干净就出来,别乱动东西。”

    翟南哼哼着应了一声,便冲进了里间的卧室。只见里间,一张双人床,上面铺着嫩黄色的薄毯子,上面还有个可爱卡通形象。

    没想到云姐还有个少女心,居然用这么卡哇伊的毯子。

    翟南边想着,边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只见卫生间内,居然挂着琳琅满目的……女士内衣。虽然这些内衣都很朴素,但是围度却很大,大到就连翟南的小兄弟都想抬头出来看看了。

    冷静,冷静,哥可是已经结婚的人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看,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翟南越是这样劝慰自己,便越是想到一些不该想的东西。特别是想到韩夏,这个大明星妻子的时候,便更是亢奋了。

    翟南努力地摇了摇头,钻进了浴室之内,拉好浴帘,将那些乱七八糟的都挡在了外面。淋浴直接开冷水,一阵清凉洒落,翟南顿时平静了下来。

    扭头看去,只见蒋暮云的浴室内,竟然摆着不少好东西。光是沐浴液就放了好好几种,更别提各种瓶瓶罐罐,翟南根本看不懂的东西了。

    终于让我逮到机会打土豪了!刚收了老子二百五,今天也让你出出血。

    想到此处,翟南便顺手拿起一瓶沐浴液,还不客气地抹在了身上。一瓶用过了,再换下一瓶。不知不觉间,翟南抓到了一个手感很软的圆柱状瓶子,不过瓶口特别难打开。翟南闭着眼睛扣了半天,结果“啪嗒,啪嗒”掉出来两节电池。

    卧槽,这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