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提前给您拜年了-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427章 ——提前给您拜年了

    翟南见状,凑到徐老身旁,问道:“师傅,您找我来干嘛?”

    徐老爷子直接一挥手,看也不看翟南,便说道:“文雅是我一个老朋友的女儿,你先帮我照顾着,我这边再看看的。”

    翟南砸吧砸吧嘴,没想到徐老爷子卖他卖的这么彻底。

    翟南无奈地咧嘴一笑,说道:“知道了,师傅。”说完,便看向了文雅,“你好,喝茶啊?我这就给你沏点去。”

    文雅轻笑道:“这倒不必麻烦了。其实我今天来,只要是两件事儿。一是代家父老探望徐老,二是来找翟先生您。”

    翟南双眼微眯,心中暗道:“来了,来了,图穷匕见的时候到了,肯定是说节目的事儿。这家伙还真是能下血本啊!能框住老爷子的画,肯定不便宜就是了。”

    翟南这边正想着的时候,文雅继续说道:“现在看这徐老身体健硕,我回去也就能跟家父交代了。只是翟先生……”

    翟南嘿嘿一乐,装作不知地问道:“我跟你也不认识,你找我能做什么啊?”

    文雅笑道:“虽然我不认识翟先生,但是翟先生的那副桃源图,家父却也是略知一二的。”

    翟南闻言,不禁一愣。

    不是说节目的事儿吗?

    怎么又说道桃源图上了。

    那就是为了装叉,临时画出来的啊!

    文雅则继续说道:“所以这次我来的时候,就带了这幅风雪长白图,想跟翟先生以画易画,换取那副桃源图。”

    翟南不禁一愣,随即看向徐老,“师傅,这行吗?”

    文雅接着说道:“徐老说,画是你画的,所以还要听从你的意见。”

    徐老这才说道:“嗯,文雅说的没错,所以才叫你过来的。”

    翟南忍不住问道:“师傅,桃源图,你舍得吗?”

    徐老摇头说道:“舍不得。”

    翟南:“那你还要换?”

    徐老却说道:“这幅我也舍不得。”

    翟南闻言,不禁砸吧砸吧嘴。

    你这老头,也太贪心了!

    瞧这样子,是准备大小通吃啊!

    我说这么半天不抬头呢,原来是真入迷了。

    翟南干脆说道:“师傅,那画我都送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徐老也干脆的说道:“两幅我都舍不得,你看着办吧。”

    翟南不禁瞪眼,“我怎么看着办?”

    徐老瞄了一眼翟南,“桃源图是你画的,你就再画一幅呗!”

    翟南这算是明白了,敢情老爷子找自己来,这是来累傻小子的。

    翟南看了一眼文雅,文雅轻声一笑,问道:“翟先生,你的意思呢?”

    翟南又看了看徐老,问道:“老爷子,你跟我说真的?”

    徐老头也不抬地说道:“这眼看着都要过年了,你就打算送我点什么?”

    翟南听着徐老的话,就差直接喷血了。

    这老头还真是,油滑的不得了。

    看来今天非要露一手才行了,要不然下次都不能让我进屋了。

    翟南眼珠一阵乱转,随即一笑,说道:“好啊!老爷子,您这有红纸吗?”

    老爷子不禁一愣,指着墙角的一堆东西,说道:“你自己找找吧。”

    文雅则是兴致勃勃地问道:“翟先生是要出手了吗?”

    翟南挥手道:“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徐老爷子看着翟南开始找东西,便把桌子上的风雪长白图收了起来,给翟南倒出了地方。

    翟南在一堆画具里,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四章大红纸。估计这也是徐老爷子去年剩下的,上面都已经落了一层灰了。

    翟南拿着红纸,在院外抖落了一下,这才扑在桌子上。

    徐老爷子见状,不禁疑惑地问道:“你小子到底要玩什么?还需要红纸?”

    翟南嘿嘿一笑,“提前给你老拜年啊!”说着,就开始提起了一根毛笔。

    而与此同时,翟南的另一只手,则拿出了一个俯身傀儡,直接附身书圣王羲之。

    徐老爷子和文雅,都是满脸的疑惑,不知道翟南要搞什么把戏。

    翟南则是嘿嘿一笑,直接抓着毛笔,用书生王羲之的行书笔法,直接在这张红纸上,写上了一行字。

    翟南写完之后,还得意地问道:“怎么样?”

    文雅含笑不语,无奈地摇了摇头。

    徐老爷子则是微微一怔,说道:“新年快乐?你逗我呢!”

    翟南则一脸坦诚地说道:“不是你说的,要新年礼物吗?师傅,看我这字如何?”

    徐老爷子不禁怒道:“我看你姥姥!”

    翟南见状,连忙说道:“嫌少,是吧?我再给你写一个。”说着,又写了个恭喜发财。

    徐老爷子看着翟南,都直瞪眼睛。

    翟南则摆手道:“这还有两张,别空着了。”说着,又刷刷地写上了四季平安和万事如意。

    徐老爷子见状,就差伸手来揍翟南了,“你小子又跟我耍宝是不是?”

    翟南连忙挥手说道:“师傅,我这可是真心实意的。”说着,看向文雅,“文大美女,我用这四幅字,跟你换那风雪长白图,你看行吗?”

    翟南这么说,也是赌了一把,看看她能不能看出这幅字的好坏来。

    徐老爷子虽然喜欢书画,但是主要还是在画上,对于书法的了解,跟翟南相比是很高。但是跟人家专业的相比,也差了许多。

    也赶上老爷子正在气头上,便没有看出翟南这几幅字的好坏来。

    而文雅显然已经发现了这几幅字的妙处,正在仔细端倪着翟南的字。

    虽然这四幅字,看着就是拜年似的。不过这可是用书生王羲之最为擅长的行书写的,别说是写拜年话,就算是写酱肘子二十一斤,也有的是人喜欢。

    文雅看了半天,忍不住说道:“这字笔法流畅,别具神韵。我虽然看过不少的行书作品,但是说实话,这却是我看过的最好的了。起码在在世的几位书法大家之中,都没有人能超过这几幅字。”

    徐老爷子闻言,也是一愣,立刻凑到跟前,仔细地端详了起来。

    过了半晌,徐老爷子才说道:“这字好像书圣王羲之的笔法。可惜现在博物馆里的兰亭序神龙本只是残本,能够对照的字体太少了。”

    文雅也点头说道:“这的确是书圣王羲之的笔法,翟先生能临摹到这种程度,简直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了。哪怕是现存的神龙残本,恐怕都没有翟先生临摹的好。”

    翟南得瑟地说道:“那是当然了。我上小学的时候,可是跟着字帖临摹了好几个星期呢,要不然哪有这水平啊!”

    徐老爷子笑着呵斥道:“你小子,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你这字要是小学生水平,那当世的书法家,岂不是把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翟南嘿嘿一笑,“这我怎么知道。”

    而文雅却突然说道:“翟先生,如果你愿意帮我临摹一幅兰亭序,我……可以答应跟你交换风雪长白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