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抢字-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二十八章——抢字

    徐老爷子闻言,直接说道:“直接写两幅,跟我这儿也留下一份来。”

    翟南顿时一愣,没想到又把自己玩进去了。

    翟南砸吧砸吧嘴,说道:“这兰亭序博物馆不是有嘛!你们想看,就去博物馆呗!”

    徐老爷子哼了一声,说道:“博物馆的那幅也是临摹的,而且残缺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看着不舒服。”

    翟南为难地看着老爷子,说道:“那不是还有其他人临摹的嘛!反正都是赝品,谁的不一样啊!”

    徐老爷子顿时一瞪眼,“你小子跟我抬杠是不是?”

    文雅则跟着说道:“翟先生对于书画很有天分,这一点却是别人比不了的。其他人的临摹作品,虽然像极了王羲之的字,但是却徒具其型,没有当中的神韵。翟先生这几幅字,虽然没办法跟兰亭序做比对。但是仔细看的话,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其中的神韵与兰亭序如出一辙。或许以后博物馆,想要补全神龙本的兰亭序,还需要翟先生出手才行。”

    翟南听到这话,心里其实是拒绝的。

    老子独具王羲之的神韵,这特么还用说嘛!

    我这是请了书圣上身,这就是王羲之借我的手写的,肯定是外在内在全都在了。

    比你们博物馆的神龙本还真呢!

    我这倒霉催的,又把自己玩进去了。

    这个世界的文物保护也真是太差了,真迹没找到就算了。

    居然还把神龙本给糟蹋成了残本,要不然也不至于又把我玩进去。

    徐老爷子看着翟南不断地唉声叹息,便呵斥道:“你小子到底行不行?我的话,你都敢不听了。”

    翟南闻言,连忙说道:“行行行,你老爷子的话就是圣旨,我写还不行嘛!”

    徐老爷子嘿嘿一笑,说道:“等我一会儿。”说着,就又去墙角开始翻了起来。

    文雅则说道:“翟先生,没想到您是书画双绝,有时间还望您多多指教。”

    翟南尴尬一笑,他这哪儿是书画双绝啊!全都是靠着附身傀儡,才能把着字写出来的。

    翟南连忙说道:“指教可不敢当,你一眼就看出了我是临摹王羲之的行书,这水平肯定比我高多了。我这就是小时候练过两天,根本不值一提。”

    文雅笑道:“就您这练过两天的水平,已经超过了当世很多书法家了。”

    文雅越是夸赞翟南,翟南听着就越是心虚。

    原本以为这文雅是为了节目的事儿来的,没想到居然是为了桃源图。现在这越聊越深,再多说两句,翟南可能就要丢人了。

    翟南看着文雅,只能不断地干笑,也不敢再往下深聊了。

    而文雅倒也是健谈,说着说着就把翟南的手机号要过去了,还顺手加了微信好友。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多少年的好友呢,谁能想到这才刚见面不到半个小时啊!

    就在文雅跟翟南说笑的功夫,徐老爷子拿出了两张丝绢,直接铺在桌子上,说道:“来吧。”

    翟南看着丝绢的质地,绝对不是便宜货。看来这老爷子也是下了血本了,这次不管翟南愿不愿意,也都得把着兰亭序临摹一番了。

    文雅随即给翟南研墨,就等着翟南出手了。

    翟南看着两人非要赶鸭子上架的劲儿,今儿肯定是没跑了。索性一咬牙,拿出了两个附身傀儡全都拍在身上了。

    二十分钟的时间,写两幅兰亭集序,一共要写六百多字。以翟南的手速来说,也差不多可以完成了。

    翟南随即拿起毛笔,刷刷刷地开始写了起来。徐老爷子和文雅,也都是屏气凝神,大气也不敢喘地看着翟南写着。

    二十分钟的时间,一点也没有浪费,两幅字飞快地就完成了。

    虽然两幅字都是临摹兰亭序的,但是笔迹却不是完全相同的,细微的地方还能可以看得出一些差异。

    不过却也都是翟南附身王羲之,才完成的两幅作品,所以差别也不算太大。

    但是却可以看得出来,第二幅要比第一幅好上一些。毕竟当年王羲之写这兰亭集序的时候,可是玩的曲水流觞,喝高了之后,兴之所至的作品。

    而翟南写的时候,却是小心谨慎,所以境界上可能会差了那么一点。写第一幅的时间还够用,所以写的更加谨慎。

    第二幅的时候,则是因为时间没剩多少了,翟南着急写完。所以落笔的时候,也没有过多的思索,所以写出来的更加洒脱一些。

    可是写出来的结果,却是第二幅的效果,要好于第一幅的字。

    徐老爷子看着翟南写完了,不禁得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落章吧。”

    翟南的印章,还一直在车里扔着,听着徐老爷子这么说,便应了一声,出去那印章了。

    可是等翟南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徐老爷子却在和文雅争辩着什么。

    等翟南回屋之后,这才听清楚。原来两人都是想要这第二幅,所以才有了些争执。

    徐老爷子说道:“得了,得了,你那风雪长白图我也不要了,这两幅字我都自己留着了。”

    文雅却说道:“徐老,咱们可是事先说好了的,风雪长白图换翟南的一幅字,你怎么能就这么反悔呢。”

    徐老则说道:“是啊!是说好的,但是没说是那幅字嘛!你是先提议的,所以第一幅归你,第二幅归我啊!”

    文雅这么一个知书达礼,一身书卷气的女人,此刻听了徐老的话,也是要被气得跳脚了。

    翟南看着徐老爷子,也不禁觉得好笑。那风雪长白图怎么说,也是一幅真迹。文雅拿出来交换我这个复制品,都已经够吃亏的了,你还想着再占点便宜,也真是太小气了。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的,这徐老也真是越老越像个小孩了。

    翟南看了看两人,就当是没听见他们的话,随即走上前去,说道:“落章了。”说着,便稳稳地将印章落在了第一幅字上。

    而第二幅字,翟南故意手抖了一下,印章顿时砸落下来。虽然没有破坏字迹,但是却在丝绢上,糊了一片红印。

    翟南尴尬一笑,“太紧张,手抖了一下,不好意思。”说着,拿起印章,又在红印旁边,重新印了上去。

    这下两幅作品,都有了瑕疵,这两人也不争吵了。

    翟南这点小动作,自然是被这两位看透了。徐老爷子看着翟南,忍不住摇头笑骂道:“你这臭小子。”

    文雅随即一笑,对徐老爷子问道:“不知道徐老喜欢哪幅?我看还是您先选吧。”

    徐老爷子摇头说道:“都差不多,随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