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这故事编的-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三十六章——这故事编的

    翟南看着这两人既然也都是参加赏鉴会的,便想着跟着一起过去,所以走上前去打了声招呼,“两位也是去参加赏鉴会的?”

    这两人循声望来,一个挑眉看着翟南,一个直接用鼻孔看人了。

    翟南随即说道:“刚朋友给打电话,说来鉴赏两卷兰亭序。我这才刚到,还没问是在哪儿屋呢,不如咱们搭个伴吧。”

    谢顶男不禁轻哼了一声,“现在这赏鉴会真是越来越随便了,什么人居然都能来。”

    肚腩哥则挥手道:“那文小姐毕竟是娱乐圈的,认识几个奇葩,不足为奇。”

    翟南听这两人的话,怎么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呢?

    奇葩!说的是我吗?

    按你这么说,是我拉低了赏鉴会的档次喽!

    翟南看了看这两位,再看看自己。

    翟南现在的穿着,下身休闲裤,上身穿着薄羽绒服。头上戴着鸭舌帽,脸上还有眼镜,口罩。

    不过这口罩,却不是正常带着的,而是拉到了下巴的位置。不过这也是为了方便说话,才这么做的。

    想想这身打扮,还真就跟街边卖烤红薯的,有点异曲同工。

    不过翟南经过了长时间的努力,总算是把魅力值提升了上来,就算穿的随便了一点,但是精气神还在啊。

    而眼前这两位,穿的就跟劳教所里发的制服似的。黑皮鞋,黑裤子,再加上一件黑不黑,灰不灰的夹克外套,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出什么事儿了呢。

    这要是再裹上白布条,混到奔丧的队伍里蹭饭,肯定没人发现啊!

    翟南看了看这两位,再看看自己,果然跟人家不是一个档次的。

    不过这两位看着虽然架子大了点,不过脾气还算不错。

    那肚腩哥说道:“既然都是参加赏鉴会,那就一起去吧。”

    翟南闻言一笑,说道:“多谢了,我这还不知道具体在哪儿屋呢,幸亏有两位领路。”

    那谢顶男却说道:“也就是看在文小姐的面子上。”

    翟南听到这话,当即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嘿,敢情刚才白夸你了。

    还以为你是面冷心善,原来是怕得罪文雅。

    肚腩哥听到谢顶男这话,便说道:“文小姐也是书画高手,不知道今天会不会也展露一手。”

    谢顶男却嘿嘿一笑,说道:“可不光如此,据说文小姐还未成婚。老李,你可还有机会哟!”

    翟南在旁,诧异地看了两人一眼。

    你们这是怎么想的呢?是觉得文雅瞎了,还是你来都没照过镜子啊!

    肚腩哥傻笑一声,“文家可是世家,怎么会看得上我呢。还是王大哥,你比较有机会。”

    翟南听着都快不好意思了,这两人到底哪儿来的自信呢。

    谢顶男哈哈一笑,说道:“说笑了,说笑了。”说着,看向翟南,“这位老弟,你跟文小姐熟悉吗?”

    翟南恍然,尼玛绕了这么大一圈,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难怪说人老奸,鱼老滑。你们两个,还真是又奸又滑啊。

    只可惜你俩算漏了一点,文雅现在是我绯闻女友。

    这两人也是真是,看新闻怎么不看看娱乐版呢。

    这搞的现在多尴尬啊!

    翟南也不想趟他俩这趟浑水,干脆说道:“也不是太熟悉,她跟我师父认识,就见过两次面而已。”

    肚腩哥点头说道:“小兄弟还是太年轻啊!”

    谢顶男则笑问道:“不知道小兄弟都练过什么帖啊?”

    翟南想了想,说道:“临摹过兰亭序。”

    可翟南此言一出,这两位不禁大笑了起来。

    肚腩哥笑道:“难怪会叫你这么个晚辈来。”

    谢顶男则说道:“你也算是来的值了,今晚展出两本兰亭序。好好观摩观摩,对你以后也是很有帮助的。”

    翟南看着两位的样子,尴尬症都快犯了。

    肚腩哥接着说道:“要说今晚的赏鉴会,也是多亏了徐老。要不是他先拿出了正章本,外人根本都不知道这些事儿,文小姐也不会将红胎本拿出来。”

    翟南听到这话,忍不住问道:“什么是正章本,红胎本啊?”

    翟南此言一出,这两人又是看着他嘲弄地一笑。

    谢顶男摇头说道:“老李,还是你跟这小子说说吧,毕竟你老师当时在场。”

    肚腩哥闻言,那是相当的得意,对着得瑟的说道:“这两本就是今晚要赏鉴的兰亭序摹本。”

    翟南微微一怔。

    不是说今晚展出的兰亭序,是老子写的吗?

    怎么又多出了两本来呢?

    这肚腩哥则接着说道:“这事儿还要从三天前说起,文小姐刚到京城,去拜会徐老爷子。当时文小姐却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一位书画大家。几人见面之后,大家相谈甚欢。这位书画大家,就当场创作了正章和红胎两本。”

    谢顶男忍不住说道:“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故事。”

    肚腩哥点头说道:“没错。这两本虽然都是出自一人之手,但是正章本里,却写错了一个字。于是,徐老和文小姐,就为了这两本的归属,争执了起来。这位书画大家,也是心思聪敏之人,担心两人抢字生怨,便故意在红胎本上落错了章,便多了一块红胎。而正章本上,则是落的方方正正。”

    谢顶男插话道:“所以才有了正章本和红胎本之说。”

    肚腩哥笑着说道:“这事儿也是传为一时佳话啊!”

    翟南看着两人,都快不好意思说话了。

    刚才看两人侃侃而谈,说的跟真事儿似的。

    可现在看来,全都是吹牛x呢。

    要不是老子在场,差点都要信了。

    这故事让你编的,从时间到人物,除了名没说错,就没有对的地方。

    还什么三天前,就是昨天的事儿。

    而且老子就是你们口中的书画大家!

    翟南随即问道:“这位李大哥,不知道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的呢?”

    肚腩哥随即笑道:“因为当时我的老师就在场,亲眼目睹了这一切。”说完之后,脸上那个自豪啊!就像说他自己似的。

    翟南不禁轻笑,敢情人家吹牛x是祖传的手艺。

    翟南又问道:“这才短短三天的时间,这事儿怎么就传的这么快呢。”

    这时,谢顶男却笑了,“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徐老得了正章本后,心里高兴,便邀请了几位好友去家里鉴赏。结果几位老先生,看过之后也是叹为观止,结果人越来越多,便促成了这次鉴赏会。”

    肚腩哥则说道:“这也是因为徐老说了,还有红胎一本,大家也是都想看看。所以便邀请了文小姐,一起举办这次鉴赏会。”

    翟南听到这儿,算是彻底捋顺清楚了全部过程。

    这就是徐老爷子没按耐住那颗不安寂寞的心,又跟人显摆去了。

    这老爷子也真是的,总跟我绷着,回头跟别人显摆去。嘴上说不要不要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2017我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先赚它一个亿。对了,还要改掉爱吹牛逼的小毛病!

    今个加更,谁都不许提前走啊!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