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对,是我!-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三十七章——对,是我!

    翟南跟着两位,边走边说,不过却大多是翟南听这两位海吹,却很少说话。

    跟着这两位到了曲艺会馆之后,转了一圈终于来到了鉴赏会的会场。还是当初徐老过大寿的地方,只是好多人翟南却不是认识。

    不过想想也是了,徐老爷子喜欢的画,对于书法没什么太大的研究。所以结交的,大多数国画大师,而今天来的,更多的都是为了两本兰亭序的书法家。

    到了会场之后,翟南便看见一大群人,都在前面围着。不用想也能知道,看定是围着翟南写的兰亭序看呢。

    翟南写都写腻歪了,更是不会去看了。而这两位大吹,也跟着往前挤了过去。

    翟南自己在后面,也没干待着。看着后面摆了不少果盘什么的,翟南直接坐在了果盘正对面,反正也是没吃晚饭呢,这功夫正好先对付一口。

    翟南抱着果盘,正大快朵颐的时候,那两位大吹却又回来了。估计看着后面也没什么人,只有翟南这么一个愣小子,便跟着坐在了翟南身边。

    翟南看着两人,不禁问道:“两位看见了?”

    这两人微微一怔,随后谢顶男便说道:“当然看见了。那真是字字珠玑啊!”

    肚腩哥也是不甘示弱,跟着说道:“嗯,那红胎本的确比正章本要好上许多,无论是笔法,还是神韵,都是天差地别啊!”

    谢顶男居然还点头说道:“没错,这次真是来的值了。”

    翟南看着两人,都快不好意思笑了。

    翟南虽然一直都在这儿吃水果,但是远远的也看得清楚。这两人根本没进去,一直在外面踮着脚来着。

    现在说什么看见了,估计又是跟翟南在这儿胡吹呢。

    翟南也不戳破他们,而是继续吃着水果。

    不过就在这时,就看见门口文雅拿着一个画筒,直接走了进来。

    文雅进来之后,最先看见的自然是翟南,便直接笑着说道:“你先到了?”

    翟南旁边,肚腩哥不禁一愣,“文小姐认识我?”

    而谢顶男则更是直接,当即就站起身来,伸出手说道:“文小姐,您好。”说着,还迎了上去。

    文雅看见谢顶男,不仅微微一怔,随即对他笑了笑,便绕开了他。而是继续朝着翟南走了过来,可摘那旁边的肚腩哥,则激动了,“是冲我来的!”

    肚腩哥连忙起身,说道:“文小姐,我是”

    肚腩哥正在说话的功夫,文雅便对他微微一笑,同样地绕开了他,直接站在了翟南面前,说道:“怎么不过去呢?”

    翟南吐出了嘴里的葡萄籽,说道:“我靠,这你都把我认出来了?”

    翟南现在可还是戴着帽子,墨镜,口罩还卡在下巴上。要不是怕影响吃东西,翟南连口罩都不会拿下来。

    文雅却笑道:“咱们上午才刚见过面,起码这身衣服,我还是记得的。”

    翟南刚要开口说话,那两位大吹就挤了过来。

    肚腩哥直接问道:“兄弟,你认识文小姐?”

    翟南点了点头,“就见过两次面,跟你们说过的。”

    文雅则问道:“你们两位是小南的朋友?”

    肚腩哥随即笑道:“可不只是朋友这么简单。”

    谢顶男则说道:“简直是生死之交啊!”

    翟南闻言,不禁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两位。

    尼玛,就刚才顺道一起来的,这么会儿功夫,都能成生死之交。

    照你这么说,小半个京城的人,都是我过命的兄弟了。

    另一半还都是我过命的姐妹!

    谢顶男估计也是怕摘那拆台,便岔开话题,对文雅说道:“这就是红胎本吧。来,我帮您拿着。”说着,就朝着文雅的手抓了过去。

    肚腩哥也是不甘示弱,“这种事儿怎么能麻烦大哥您呢,还是我来吧。”说着,也朝着文雅的手抓了过去。

    文雅何等聪明,当即就看出这两人不对劲,随即一抬手,就把画筒丢给了翟南,说道:“还是给小南拿着吧。”

    翟南这边还在啃西瓜呢,眼看着文雅把画筒丢过来,也是一愣。好在他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画筒,另一手的西瓜也没放下。

    谢顶男随即一笑,没话找话地说道:“文小姐,不是写出正章红胎两本的那位大师,今天会不会来啊?”

    文雅闻言,微微一怔,随即看向了翟南。

    翟南也是强忍着笑意,这老哥俩还真是真诚的不得了。刚才那故事,摆明了就是肚腩哥瞎编的。结果这谢顶男,还真就相信了。

    真不是该说这人是傻,还是聪明。有时候看着还挺机灵的,怎么犯糊涂的时候,就这么蠢呢。

    文雅看翟南不说话,便狐疑地说道:“已经来了。”

    谢顶男当即左顾右盼地问道:“在哪儿呢?刚才怎么没看见呢?”

    肚腩哥却笑道:“肯定是跟我老师在一起。我老师说过,他跟这位书法大师一见如故,相逢恨晚,如胶似咳咳,就成了好朋友。”

    翟南听到这儿,真是忍不住笑出来了。

    这就是吹牛叉的最高境界,吹的自己都相信了。

    文雅听到这话,也是猜的不离十,知道这两位就是个大吹。出门全凭一张嘴,能骗多少是多少的主儿。

    文雅随即笑道:“看来您也是名家弟子了,这位书法大师脾气古怪,一般人可入不了他的法眼。”说完,对翟南悄然眨了一下眼睛。

    翟南还没来得说话,那谢顶男却说道:“那文小姐可要给我们引荐引荐,我跟着种脾气古怪的高人,向来都是十分投契的。”

    文雅笑道:“这就不用我来引荐了吧,你们”

    文雅话未说完,就听到前面徐老爷子大声喊道:“文雅,你来了,兰亭序带了吗?”

    徐老爷子一声吼,全场的人,都朝着他们看了过来。

    而徐老爷子这才看着坐着吃水果的翟南,随即挥手道:“你小子早就到了,是不是?”

    翟南嘿嘿一笑,“师傅。”

    旁边谢顶男和肚腩哥都是一愣,异口同声地说道:“你是徐老的徒弟。”

    谢顶男随即搂住翟南的肩膀,“兄弟,我早就发现你不是一般人。”

    肚腩哥则在另一边,笑着说道:“我就说这气度,肯定不是寻常人能有的。”

    而此刻徐老爷子,则直接带着众人,一起走了过来。

    徐老爷子显得特别得意,直接跟着众人说道:“这小子就是我徒弟,这两本的兰亭序,就是出自他的手笔。”说完之后,仿佛脸上都开始发光了。

    翟南随即笑道:“各位叔伯大爷好。”

    而站在翟南身边的谢顶男和肚腩哥,则是面面相觑。

    谢顶男无比尴尬地说道:“是你啊?”

    翟南:“对,是我。”

    肚腩哥则问道:“你刚才怎么不说呢?”

    翟南:“你也没问啊!”

    祝大家元旦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这话说的没毛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