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刚认识的生死之交-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三十八章——刚认识的生死之交

    徐老看见翟南跟谢顶男和肚腩哥说话,便问道:“小南,这俩你朋友?”

    翟南刚要开口,那谢顶男便说道:“生死之交啊!”

    肚腩哥也不甘落后,“过命的兄弟。”

    翟南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两位。

    脸皮厚的翟南不是没见过,但就是没见过这么厚。

    都已经被拆穿了,居然还能这么淡定无耻地编下去,这两位也算是人才了。

    翟南随即笑道:“算是吧。”

    谢顶男却说道:“怎么能说算是呢。”

    肚腩哥也跟着说道:“算是朋友,却是兄弟。”

    文雅在旁,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翟南无奈地摇了摇头,徐老爷子则是皱了皱眉,随即说道:“画筒拿来,到前面给你挂上。”

    翟南随即交出了画筒,徐老爷子拿过画筒,便转身往回走。而众人也都是笑着跟翟南打了声招呼,便跟着徐老过去了。

    不过这次翟南不能再躲在后面吃水果了,现在身份被识破,瞬间就成了主角,自然要跟着一起过去了。

    文雅随即来到翟南身边,低声问道:“这俩奇葩你哪儿找的?”

    翟南苦笑一声,“我说是停车时候遇见的,你信吗?”

    文雅微微一怔,随即笑道:“不会吧,你这么招奇葩吗?”

    翟南无辜地说道:“我也不想的。”

    说话的功夫,几人已经来到了前面。只见刚才人群围住的地方,已经摆放好了好几幅字画。

    有文雅当初拿来的风雪长白图,也有翟南之前画的桃源图,还有所谓正章本的兰亭集序。甚至连翟南之前闹着玩写的新年快乐和万事如意,也全都被徐老拿来出来。

    这边徐老拿出文雅的红胎本,直接摊开在了桌子上,得意地说道:“这就是,嗯,你们说的红胎本。”

    徐老此言一出,一群老学究都凑了上去,硬是把徐老爷子也挤开了。

    翟南随即凑到了徐老身旁,问道:“老爷子,这怎么连万事如意都拿来了?”

    徐老轻哼一声,“我乐意。反正你都给我了,怎么用是我的事儿。”

    翟南不禁撇嘴,这老爷子还真任性。一大把岁数了,还这么爱显摆。

    文雅则是在旁说道:“你这几句吉祥话,虽然是有点胡闹了,不过也的确是上乘的佳作。不过这也就是在这儿能展示一下,到了外面,跟大街上卖的也差不多。”

    这一点翟南也是心里清楚,自己这所谓的正章红胎两本,也就是字写的漂亮。要说文化价值,跟博物馆里展览的神龙本,根本没有可比性。

    所以也就是在这群书画大师面前,还能展示一下,到了外面根本没人认他的字。

    翟南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是他身后跟着的这俩便宜兄弟,可不是这么想的。

    那谢顶男随即说道:“文小姐这话可就不对了,我兄弟这字潇洒飘逸,深得书圣精髓。哪怕是不懂字画的人,也能看得出来,其中清丽脱俗的神韵。”

    肚腩哥紧跟着说道:“字好临摹,但是神韵难求。但是这几笔,没有几十年的功夫,绝对写不出来的。再加上书圣的笔韵,更是难得了。”

    文雅听完两人的话,又随即看向翟南,“你们还真是好朋友。”

    翟南听到这话,也是一阵尴尬。

    之前听他俩自吹自擂,翟南倒是觉得没什么。现在听着俩人,这么吹嘘自己,翟南可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徐老爷子冷眼旁观,忍不住轻哼了一声,说道:“小南,你跟我过来。”

    翟南应了一声,随即便跟着徐老爷子走了过去。后面这俩大吹,也是懂得分寸,没有跟过来,而是对着文雅开始吹上了。

    翟南来到徐老爷子旁边,问道:“师傅,什么事儿?”

    徐老爷子瞄向了那两个大吹,说道:“这两个人,我也见过几次,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全凭着一张嘴,跟人胡说八道混饭吃。你以后离他们远点,别沾染了他们胡说八道的毛病。”

    翟南连忙说道:“师傅,这事儿我可冤枉啊!我来的时候不知道你们在哪儿,听他俩说也要来,就跟着一起来的。谁知道这两人这么能瞎掰,非说跟我过命的交情,其实就是路上遇见的。到现在他俩叫什么,我都不知道呢。”

    徐老爷子沉默片刻,说道:“自己懂得分寸就好,这种人尽量少招惹。”

    翟南当即说道:“这点我知道,肯定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的。”

    徐老这才点了点头,正准备带着翟南回去的时候,雷老爷子却走了过来。

    刚才人多,翟南也没注意,现在看见雷老爷子,便说道:“雷老好,多谢了您帮我刻得印章了。”

    雷老爷子笑道:“小事儿而已,印章用着还顺手吧?”

    不等翟南回话,徐老却说道:“好什么,好好的一幅字,就过糊了一片。”

    翟南不禁尴尬一笑,雷老却说道:“但也促成了一段佳话。”

    徐老砸吧砸吧嘴,倒也没继续说下去。

    雷老则说道:“小南,等会儿书画鉴赏完了,大家也要各自写一幅。到时候你写的这幅,肯定是重中之重啊!”

    翟南微微一怔,“啊?那我先下去把印章拿上来。”

    徐老则轻哼一声,“你这傻小子,还不明白他的话吗?他是要你写的字。”

    翟南随即看向雷老爷子,雷老爷子不禁笑道:“你手里已经有了一幅了。”

    徐老却说道:“这是我徒弟写的,当然是归我了。”

    翟南没想到自己的字,现在这么抢手,就连雷老这样的人物,都心动了。

    之前徐老和文雅争夺,翟南还没当回事儿。毕竟徐老喜欢的是水墨画,对于书法研究不大,也就是抢个新鲜。

    文雅虽然对于书法有研究,但毕竟还是太年轻,而且还不是专业的。

    而雷老爷子可是书画协会的会长,看过的字画不计其数,能让他心动的字画,无一不是名家精品。

    翟南附身书圣的字,虽然是精品了,可还不能说是名家。

    现在就连雷老都对翟南的字感兴趣,那翟南距离名家这个职称,也就相差不远了。

    翟南正在想着的时候,雷老突然说道:“老徐,其实我最近画了一幅京湖松雪,现在还差一点收尾了。”

    雷老此言一出,徐老爷子就两眼放光了。

    徐老爱画大过爱字,现在雷老说出了这话,徐老怎么可能不心动呢。

    徐老沉默片刻,随即对翟南挥手说道:“你先去那印章,我跟老雷说两句话。”

    翟南看这样子,自己肯定是被卖的命了,而且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了。

    无奈地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开了。

    不过翟南刚走出宴会厅,那两大吹就一左一右地跟了上来,对着翟南一个劲地傻笑。

    翟南看这两位的模样,就知道肯定没好事儿,便直接问道:“您两位这是?”

    谢顶男直接说道:“兄弟,我们与你是一见如故,相逢恨晚啊!”

    肚腩哥跟着说道:“所以我俩就想跟你义结金兰,结为异姓兄弟!”

    祝大家元旦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