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草书心经-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四十章——草书心经

    翟南总算是打发了这两个骗子,这才拿着印章回到了宴会厅。

    而宴会厅之中,已经另外开辟了一个场地。一张张的桌子铺开,上面宣纸丝绢,各种笔墨纸砚都已经准备齐全了。

    等翟南进去的时候,众人也随之望了过来。

    徐老不禁说道:“你这小子干什么去了,这都等你半天了。”

    翟南抬手拿起印章,说道:“找印章来着,平时不怎么用,差点没找到。”

    徐老挥手道:“少废话了,快点过来。”

    等翟南走了过来,文雅笑着说道:“好了,现在主角也回来了。”

    雷老则说道:“小南,我们可都等着你开笔呢。”

    翟南连忙说道:“各位叔伯大爷都在,我这不是班门弄斧了吗!这怎么好意思呢。”

    徐老却说道:“少装了,今晚来的都是为了看你的字,当然要你先写了。”

    翟南嘿嘿一笑,说道:“好吧,师傅,那你想要点什么,我给你写。”

    徐老爷子不禁撇嘴,说道:“今晚这幅是老雷的,看他的意思了。”

    雷老爷子得意地一笑,翟南看这样子,这是雷老爷子赢了。

    翟南随即看向雷老爷子,问道:“雷老,那您老喜欢点什么?”

    雷老爷子笑呵呵地说道:“最近我研读佛经,咱们不如就写一段心经吧。”

    翟南点头说道:“成,那就心经了。”说着,就随手抓起了一支毛笔。

    不过就在这时,旁边一个老头突然说道:“雷老不是一直都喜欢草书吗?怎么也对这行书感兴趣了。”

    翟南闻言,不禁抬头看了过去。这是个清瘦的小老头,一双眼睛一直冒着精光。

    站在翟南旁边的文雅,低声说道:“这是王老,以前的国内行书第一人。”

    翟南不禁问道:“怎么是以前的?现在怎么了?中风了吗?”

    文雅笑道:“老人家身子骨好着呢,不过这行书第一人的名号现在是你的了。”

    翟南闻言,不禁尴尬地笑了笑。

    他这点本事,全都是靠着附身来的,说真本事,可不比这老头强。

    这时,雷老笑着说道:“各种字体之中,我的确最为喜欢草书。不过我更喜欢小南,只要是他写的就成。”

    翟南闻言一笑,没想到雷老爷子这么捧他。

    翟南随即说道:“成,既然雷老爷子喜欢草书,那就给您写个草书的。”

    徐老却冷哼一声,“别胡闹,今晚是来看行书的。”

    翟南听到徐老这么说,当即就有点尴尬了。

    文雅却说道:“徐老,我看就先让翟南写份草书的,没准还有意外的惊喜。”

    徐老微微一怔,随即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当初在徐老家里写了两本兰亭集序,其实也是个意外,结果却是给两人带来了不小的惊喜。

    现在翟南写草书,却不知道又会是个什么样子。

    徐老想到此处,便说道:“那就写吧。不过要是写的太差,别怪我动手,把你的字糊了。”

    雷老钟情于草书,自然精于此道。刚听翟南说写草书,还以为翟南也会草书,心里还挺高兴的。

    可是听徐老这话的意思,好像他这个当师傅的,也不知道翟南会不会草书。

    眼下这么多书画界的大家云集于此,这要是写得不好,可就是丢大人了。

    雷老有心捧一捧翟南,肯定不能让他在这时候丢人啊!

    雷老不禁对徐老问道:“老徐,小南写草书,行吗?”

    徐老笑着说道:“看着吧。”

    翟南看着众人,嘿嘿一笑,“那可就说好了,草书心经。”

    徐老挥手道:“少废话,快点写吧。”

    翟南一手抓着毛笔,另一只手则拿出了附身傀儡,直接附身草圣张旭。

    紧接着,就看见翟南笔走龙蛇,龙飞凤舞,一勾一划都是狂放洒脱,深得草书精髓。

    雷老爷子看着翟南写的字,顿时两眼放光,忍不住说道:“好!”

    旁边的书画大师,也不少精通草书的人,看见翟南的这幅字,也都是不住地咋舌。

    “这笔法如此精湛,若不是亲眼所见,我肯定不相信是个小孩子写的。”

    “这翟南才多大年纪,居然能把字写的如此好!”

    “果然是少年天才啊!”

    “难怪能让徐老爷子晚年收徒,果然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这字真是绝了!当世名家,恐怕无一人能与其媲美。”

    “我看这幅字,颇为草圣张旭的韵味。”

    “与草圣相比,还是差了些的,不过也算是绝世无双了。”

    翟南此刻却是心无旁骛,一门心思都在纸笔之上。毕竟附身时间只有十分钟,要是稍微走神,写错了一笔,回头还得浪费一个傀儡。

    所以他们说些什么,翟南根本就没听,直接全都屏蔽掉了。

    等翟南写完了这草书心经之后,雷老爷子不禁猛地一拍桌子,说道:“好,犹如草圣再世啊!”

    翟南听着雷老的夸奖,也就是笑了笑。因为雷老的夸奖一点也不夸张,翟南就是请了草圣附身,才写出了这幅字的。

    周围几个老头,也都凑了上来,围着这幅墨迹未干的草书心经,都开始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

    文雅站在翟南身边,不禁叹道:“没想到你会的还不少,居然连草书都能写的这么漂亮。”

    翟南笑道:“我会的多了。”

    可这话偏偏落在了徐老的耳朵里,徐老随即戳了翟南一下,“你小子也别绷着了,还有什么本事?”

    翟南不禁一愣,“师傅,我就是随便说说的,你别当真啊!”

    徐老双眼微眯,“真的是随便说说。”

    翟南连忙避开了徐老的目光,“嗯,随便说说的。”

    文雅在旁看着,不禁低声轻笑,然后就凑到了徐老身边,跟徐老低声嘀咕了起来。

    翟南看着两人小声说话,总感觉是在算计他。

    翟南随即就想着横插一杠,把他们的阴谋诡计搅和了。可是就在这时,雷老却一把拉过了翟南,说道:“来来来,把印章印上。”

    被雷老爷子这么一打岔,徐老和文雅也都不说话了,就是一脸坏笑地看着翟南。

    翟南顿时觉得脊背发寒,可现在却已经被雷老拉到了桌子前,随即便把印章印了上去。

    雷老爷子随即拿起了翟南的这幅字,大笑着说道:“真是不虚此行,又得了一幅好字!”

    雷老爷子这话一说完,旁边几个老头,一个个都是抓心挠肝的,恨不得上去就一把抢过来的样子。

    翟南心里暗道:“您老就别拿着得瑟了。万一把这群老头逼急了,一个个跟着要我写,我可没那么多附身傀儡啊!”

    翟南正想着,刚才说话的王老,便忍不住说道:“说好了写行书,怎么就写草书了。这可不行,小南,是吧,来,在写一份。”

    祝大家元旦快乐,身体健康,都别熬夜了,洗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