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全都是套路!-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四十一章——全都是套路!

    翟南闻言,不禁朝着这王老看去。

    这老头是要套路我啊!

    不是你家人,你还真不心疼啊!

    我这十分钟一点没停下过,你就不能让我歇会儿,再来套路我吗!

    这老头也真是太不厚道了。

    翟南正如此想着的时候,徐老却已经上前说道:“小南这都已经写了一幅了。而且今晚说好的,是鉴赏会,以文会友,大家都要留下墨宝的。不如让雷老再来写一幅吧。”

    翟南闻言,不禁笑了出来。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师傅,知道心疼自己。

    不像那些坏老头,光知道累傻小子。

    不对,是累帅小伙!

    可就在翟南刚想到这儿的时候,徐老却突然说道:“等大家都写完了,再让小南写嘛。”

    翟南听到这话,顿时就愣住了。

    哎,怎么跟我想的不太一样呢?

    老爷子,你这坑徒弟是上瘾了吗?

    不应该啊!老爷子以前挺照顾的呢。

    这一定是缓兵之计,嗯,肯定是这样的。

    翟南想到此处,也就放下了心来,跟着一旁看着热闹。

    不过在翟南跟着看热闹的时候,文雅却凑到了翟南身边,问道:“小南,你跟我说实话,除了行书和草书之外,你还会什么?”

    翟南瞄了一眼文雅,这时候肯定不能说实话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大富大贵接触时间长了,翟南也顺嘴胡说道:“小学生硬笔书法!上六年级的时候,还上过光荣墙呢。”

    文雅轻哼一声,“我才不信呢。”

    翟南却一本正经地说道:“真事儿,等我回家找找,没准还有奖状呢。”

    文雅不禁笑道:“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翟南挥手道:“那没别的了。”

    正说话的功夫,雷老爷子也写好了一幅字。同样也是草书,不过比翟南相比,却是差了许多。

    不过以当世的名家的作品来看,这也算是一幅好字了。

    等雷老这一幅字写完,其他人也都跟着叫好了一番,不过显然没有对翟南那么热情。毕竟大家都是精通书画,是好还坏,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现在跟着叫好的,也是给雷老爷子一个面子。

    这一点雷老爷子也是清楚,笑着应承了两句,便让出了地方,让其他人再来写。

    一连上来了七八个人,每人都是写了一幅字。不过这几幅字却不是自己留着,而是互相赠送的。

    就连文雅也被众人叫着,上去写了一幅字。

    翟南有着国画大师的水准,对于书法也是通宵一些。看得出来文雅的字,写的也十分不错。

    一篇楷书,字体娟秀,却又不失劲道,柔中带刚,也是赢来了众人的赞赏。

    徐老也是不吝溢美之词,说道:“小小年纪,写成这样就已经很不错了。”

    文雅却说道:“徐老,您就别笑我了。跟翟南比起来,我这可就没脸见人了。”

    文雅这话才说完,众人顿时就都尴尬了。

    若是论年纪,在场众人,就没有比翟南年岁小的。除非是文雅怀孕了,要不然没人比翟南年轻。

    可若是说起这字写的如何,这满屋子的书画名家,却没一个比得上翟南的。

    文雅这话虽然是跟徐老客气一句,却没想到让所有人都尴尬了。

    老一辈的不管怎样,经验还在,倒是有底气写一幅字。年轻一辈的里,根本就没有再敢出手的了。

    一个个大眼瞪小眼,也就没有再敢下场写字的了。

    雷老爷子见状,也是心知肚明,随即便笑着说道:“现在时间也不晚了,我看今天就这么散了吧。”

    雷老爷子话一出口,年轻一辈的,都跟着连连点头,生怕再让他们上来出丑。

    不过徐老却突然说道:“这就结束了,也是太没意思了。”

    文雅跟着说道:“就是啊!这鉴赏会有头无尾的,却显得有点草率了。”

    雷老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两人,不知道这一老一少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而徐老却接着说道:“有头无尾的确是有点难看,不如这样吧。小南,你再来写一幅字。”

    翟南顿时一愣。

    我就知道,你们俩又变着法的坑我!

    我这附身傀儡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不能总让我来啊!

    你这套路我都套路习惯了吧!

    翟南刚想反对的时候,雷老眼睛里精光一闪,说道:“嗯,徐老说的不错。今晚这鉴赏会,不能有头无尾。翟南开了个好头,这尾自然也要你来收。”

    周围一群老头,一个个也都跟着点头。

    “徐老说的不错。”

    “有头有尾才对嘛!”

    “今晚为了小南的字而来,自然要为了他的字而走。”

    “不错,不错,今晚小南不收尾,就不走了。”

    翟南看着样子,摆明了就是赶鸭子上架。不管你行不行,也要逼得你行才行!

    翟南看着众人,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

    不能总让你们套路我啊!

    万一你们套路上瘾了,这不得没事儿总来坑我啊!

    你们不走是吧,我走!

    翟南随即说道:“各位叔伯大爷,我这真的明天早上还上班呢。你们这要继续鉴赏下去,我也是跟着耗不起了,我这就先回去了。咱们有时间再聚!”

    翟南此言一出,徐老顿时一瞪眼,“我看你敢走!”

    翟南看着徐老爷子,这脚下还真就不好意思迈步了。徐老爷子对他有知遇之恩,他跟别人翻脸行,可要是跟徐老翻脸,那就是欺师灭祖了。

    徐老板着脸说道:“你小子这是怎么回事儿?就让你写两字,还推三阻四的。”

    翟南苦着脸说道:“师傅,你这不能光让马儿跑,又不让马吃草啊!”

    文雅在旁,瞬间就明白了过来,随即笑道:“小南,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这幅字就送给你了。你觉得如何?”

    翟南看着文雅,对着她眨了一下眼,但是却没有说话。

    翟南的目的很简单,不能让你们总是套路我,还不付出点什么。这么多当世名家,都在这儿留了墨宝,总的让我顺两件回去吧。

    这文雅也是上道,当即就明白了翟南的意思,直接把她的字送给了翟南。不过她的字,就跟翟南的一样,写的再好,外面人不认,也不值钱。

    可其他的几位老爷子就不同了,光冲着名头,就值个几十万的。

    文雅这么做也是抛砖引玉,让其他人顺着翟南的套路往下走。

    雷老爷子当即就明白了过来,直接说道:“那我这幅草书,也一起送给小南了。”

    其他几位书画界的大佬,也都是人精级别的,当即也明白了过来,一个个都把刚才的墨宝送给了翟南。

    翟南乐呵呵地卷了十多幅字之后,才说道:“我这怎么好意思呢?”

    文雅见状,随即说道:“你要是不好意思,可以给我啊!”

    翟南连忙说道:“长者赐不敢辞,这几幅字我就都收下了。”

    文雅不禁轻笑,对着翟南低声说道:“我才发现,你的脸皮也挺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