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江湖五老-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六十三章——江湖五老

    唐国勋带着翟南等人,便直接出了这栋小楼。在山庄里兜转了小半圈之后,便来到了高楼之中。

    这高楼也是中式的仿古建筑,要不是里面还有电梯之类的现代产品,翟南还真以为自己又穿越了呢。

    跟着唐国勋,一直来到了一个大厅,大厅至少有百十来号的人。其中能有一大半,都是穿着大褂来的,这要是不知道还以为这是要开复古趴呢。

    唐国勋进入大厅之后,就抬手抱拳,一个个地问候着。九先生也算是半个江湖人,跟这群人也有不少相识的,也是一个个地打着招呼。

    而翟南他们三个,跟他们都不认识,现在跟在唐国勋后面,就像是唐国勋带来的马仔小弟似的。

    唐国勋跟着众人客气了一圈,最后来到了一张棋桌旁。这棋桌上,是两个老头在对弈,旁边围观的,还有三个。

    一共五个老头,都是满头白发的,看岁数跟徐老爷子差不多。而这体格却显得比徐老都好,一个个都是满面红光的,一双眼睛不但没有浑浊,反而泛着精光。

    人都说人老奸,鱼老滑,翟南这算是见识到了。这五个老头,绝对就是又奸又猾。

    唐国勋在京城也是个人物,可是在这五位面前,却连个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恭恭敬敬地对着五位问候了一遍。

    “张老好,陈老好,孙老好,郑老好,云老好。”

    结果唐国勋问候完了,这五个老头,谁也没说话,根本就没想搭理唐国勋。

    唐国勋看着五个老头不说话,他又不好就这么走人,就只能在旁边候着。

    唐果儿跟在后面,对九先生问道:“这就是那五个老不死”

    话未说完,九先生就捂住了唐果儿的嘴,又瞪了她一眼。

    这九先生对唐果儿向来都是宠溺有加,这次居然瞪了她一眼,也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翟南拉着唐果儿,躲到了后面,低声问道:“这五位都什么人啊?”

    唐果儿被九先生瞪了一眼之后,也是收敛了许多,对翟南解释道:“这五位就是现在江湖上辈分最老的五个了。那个执黑子的张老头,叫张放,就是他们北河张家的老祖宗。”

    翟南随即朝着那张老头看去,只见这张老头身材算不上高大,但却十分挺拔。看上去就有一股狠辣之气,看样子年轻的时候,就是个狠角色。

    唐果儿继续说道:“执白子的叫陈德,是陈家太极的老祖宗,也是现存辈分最高的一位了。”

    翟南再看这位陈老头,样貌倒是和善了许多。只是一双眼睛总是半眯着,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地方。

    唐果儿接着说道:“后面那个穿着黑色短褂的,叫孙大勇,练铁线拳的。”

    翟南随即看去,只见这位身材魁梧,骨架很大,特别是一双手,要比正常人的大了一圈。

    唐果儿跟着说道:“还有那个小个不高的,叫郑兴文,咏春高手,南派的一哥。”

    翟南闻言轻笑,这怎么还搞出一哥来了。

    再看向这位郑老,虽然身材矮看着人畜无害的。但是被唐果儿称之为南派一哥,肯定不是一般人了。

    只剩下最后一个,穿着打扮更是古怪。不但穿着一身道袍,还扎着一个发髻,活脱脱的一个老道士。

    唐果儿则说道:“那位老道士,道号云阳,练的是道家童子功。据说是五个人之中,实力最强的,不过没什么人见过他出手。”

    翟南微微点头,看来这五位就是当今江湖之中,地位最高的五位了。没想到自己跟流氓打架,还能惹出这么厉害的人物。

    翟南跟着唐国勋有等了一会儿,那张老头才长叹一声,说道:“看来还是陈老哥棋高一着,这一局我输了。”

    张老头这话说完,唐果儿不禁接茬说道:“这棋才下了一半,怎么就认输了?”

    翟南不禁微微一愣,“你还懂围棋?”

    唐果儿愕然,“不是五子棋吗?”

    翟南顿时一怔,擦,这话问的到显得我弱智了。这小屁孩,懂什么围棋啊!

    而那五位老爷子,自然也听到了唐果儿的话,也都不禁轻笑了起来。

    唐国勋连忙说道:“都是小女不懂事儿。”

    云阳道长笑道:“童言无忌,无谓的。”

    而张老头则看着赵罡,问道:“你就是翟南吧?难怪能以一当十,不错,不错。”

    赵罡微微一怔,“老爷子,我不是翟南,我叫赵罡。”

    唐国勋连忙拉过翟南,说道:“这才是翟南。”

    这五个老头看见翟南,顿时就是一愣。

    这五位都是老江湖了,钻研了一辈子的武术,是不是练家子,他们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可是当翟南站在他们面前,这五个人瞬间就凌乱了。

    翟南在他们眼中,脚步虚浮,动作无力,也就算是个稍微强壮一点的普通人而已。看着跟武术,完全就不沾边的人。

    翟南则是看着这五个老头,嘿嘿一笑,说道:“五位老人家好,我就是翟南。”

    唐国勋也是为难地一笑,因为这翟南就算是在他看来,也不是一个练家子。不过事实就摆在眼前,也由不得他不信。

    为了不使得场面太难看,唐国勋跟着说道:“他师傅是京城的徐老爷子。”

    唐国勋此言一出,那云阳道长便点头笑道:“名师出高徒,原来如此!”

    翟南也没想到,自己师傅居然这么有面子,就连这些江湖人士,都知道他师傅的名号。

    陈老爷子则说道:“想当年徐老全国巡演,我们也是见过几次。只可惜徐老志不在此,后来也就断了联系。”

    郑老爷子则是问道:“你师傅现在身体如何,每天还有练功吗?”

    翟南随即答道:“师傅身体一向都好,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唱上一段。”

    那边孙老头则挥手道:“哎,说的不是这个,是问你家老爷子还练拳吗?”

    翟南看着五个老头,一个个辈分都高的吓人。平时肯定没人敢跟他们动手,估计这时这几人打腻,想找我师傅练手啊!

    翟南当即摇头说道:“我师傅闲散惯了,恐怕也很久没有再练拳了。”

    陈老摇头说道:“可惜了,你师傅也是个奇才,真是可惜了。”

    云阳道长说道:“不如等此间事了,咱们正好去京城探望徐老。”

    而半天没说话的张老头,则对翟南问道:“怎么今天你师傅没来?莫不是看不起我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