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我是来跟人拼命的-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六十六章——我是来跟人拼命的

    谢顶男看着翟南笑了笑说道:“这就是实话,就咱这关系,我能骗你吗?”

    肚腩哥也是笑道:“就是,咱们这生死之交啊!”

    翟南挥手道:“少来了!你俩在鬼扯,就都给我滚出去!”

    谢顶男看了一肚腩哥,肚腩哥憋了半天,说道:“翟老弟,其实其实我俩被人抓来的。”

    翟南听到这话,顿时就来了兴趣,连忙问道:“你俩怎么被抓来的?”

    谢顶男尴尬地看着翟南,说道:“我们之前跟一个老板谈生意,结果生意没谈成,他就怨恨我俩呗。”

    肚腩哥点头说道:“就是,本来都是买卖不成仁义在,谁知道他不讲道义啊!就把我俩抓到这紫云山庄了,这都好几天了,都不让我俩出门找你去。”

    翟南眯着眼睛,看向两人,说道:“我看你俩不是跟人谈生意,是想要骗钱,结果让人发现了吧!”

    谢顶男当即说道:“没有,没有的事儿,我俩怎么可能呢!”

    肚腩哥也跟着说道:“没错,我俩没让人发现!”

    翟南轻笑,“你说这个不可能啊!”

    谢顶男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当时他没发现,后来发现的。”

    肚腩哥接着说道:“然后在曲艺会馆外面的停车场,就那么巧就遇见了,你说这也挺尴尬的。”

    翟南随即问道:“你们骗了人家多少钱?”

    谢顶男顿时板着脸说道:“翟老弟,你把我俩当成什么人了!我们说的话,虽然有时候是假的,但是我们不骗钱啊!”

    肚腩哥跟着说道:“就是,骗钱罪多大呢,我们哥俩就是为了一口饭,犯不着把脑袋别再腰带上。”

    翟南闻言,不禁轻笑。

    原来这俩货不是不想骗钱,是没胆子骗钱。

    要是骗钱的话,人家直接报警了,抓起来妥妥的吃皇粮了。

    可是骗吃骗喝这事儿,多数人都是自然倒霉了,反正吃喝也花不了多少。

    只是这回遇到了个扎手的,直接把他俩抓了起来。

    翟南笑问道:“你俩被关了这么久,那人也没说天天毒打你们?”

    谢顶男笑道:“翟老弟说什么呢,大家都是文化人,总打什么架啊!”

    肚腩哥也是笑道:“就是打打杀杀的多不好。”

    翟南则问道:“你俩是不是又把那老板给骗住了,所以他才没动你们。”

    谢顶男嘿嘿一笑,“那怎么能叫骗呢。”

    肚腩哥则说道:“这叫语言的艺术。”

    翟南无奈地摆手道:“行行行,我跟你们俩掰扯不清。你俩说吧,找我干嘛?”

    谢顶男笑着说道:“我们哥俩也是在这儿呆腻了,想着去翟老弟的公司,给你帮帮忙。”

    肚腩哥也是笑道:“就是这地方有点偏,不好走,也不好打车,所以就想着能不能跟你一起离开。”

    翟南见状,不禁笑着问道:“你俩有话就直说呗,总是转弯抹角的。不就是让人把你俩扣在这里,现在出不去了吗?”

    谢顶男尴尬地笑了笑,“就算是这么个意思吧。”

    肚腩哥点头道:“差不多!”

    翟南挥手道:“你别差不多了,我告诉你们,你们这事儿,我帮不了,继续在这儿待着吧。”

    翟南此言一出,谢顶男直接就跪在翟南面前了,肚腩哥也是紧随其后,把着翟南的膝盖,眼泪都飙出来了。

    谢顶男说道:“翟老弟啊!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哥俩吧,一大把年纪了,还被人软禁在这里,多可怜啊!”

    肚腩哥则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我妈都八十多了,我要死回不去,她再有个什么好歹的,这可怎么办啊!”

    谢顶男也是哭着说道:“我闺女今年才上中学,还那么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她爸爸了!”

    翟南顿时一脸厌烦地看着两人,生怕他俩把鼻涕甩出来,便连忙说道:“擦,有事儿好说,别乱抹鼻涕啊!”

    谢顶男当即说道:“翟老弟,你答应带我俩出去了?”

    肚腩哥更直接,对着翟南说道:“翟老弟,你的大恩大德,我永生难报啊!”

    谢顶男激动地说道:“翟老弟,以后我这条老命就是你的了,你说往东,我决不说往西。”

    肚腩哥也说道:“上刀山,下火海,义不容辞!”

    翟南却翻了个白眼,“我信你俩的话才怪了呢。少说废话了,起来吧,跟我说说谁抓你们过来的。”

    谢顶男直接说道:“就是在中午的时候,跟你一起吃饭的那位。”

    翟南皱眉,“你说是老唐?”

    肚腩哥摇头说道“不,那人姓张,坐你旁边的旁边。”

    翟南听到这话,也是觉得一阵头大,看着两人说道:“你俩是真会给我找麻烦啊!”

    翟南这边还准备跟张家过三关呢,看张家老爷子的态度,这三关肯定没那么容易过。现在又多了这么两个活宝,这事儿可就不好办了。

    翟南看着两人,不禁骂道:“你们两个骗子,骗谁不好非要去骗他,你们找死都找出花来了。”

    谢顶男听到翟南这话,也是一阵发虚,连忙问道:“翟老弟,你跟他不是认识的嘛?我看你们吃饭的时候,还谈了生意,说过什么关的。中间那老头还说了,谁要是不干了,就天理难容什么的。”

    肚腩哥也跟着说道:“你们这交情,还不能放我们一马吗?”

    翟南皱眉,“你俩咋知道的呢?”

    谢顶男尴尬地笑了笑,“当时我俩也在场,就在最边上的那一桌。”

    肚腩哥点头说道:“所以没太听清楚你们谈什么生意,就看你们有说有笑的。”

    翟南听到这话,也是对他们两个彻底服了。

    都让人抓起来了,还能跟着一起蒙事,去蹭顿饭去。这事儿要是说出去,这谁能信啊!

    翟南无奈地摇头说道:“你们俩还真是人才啊!这饭局你俩都敢跟着蹭一顿,就不怕撑死吗?”

    谢顶男尴尬一笑,“那群人也确实挺能吃的,一大盆一大盆的菜,都给吃的流干净。”

    肚腩哥拍了拍他的肚子,说道:“搞得我中午都没吃饱。”

    翟南无奈地说道:“你当我是夸你们两呢?”

    这两人听到这话,顿时也不说话了。

    翟南随即说道:“你们到底知不知道,我来这儿是干嘛的?”

    谢顶男还一脸天真地说道:“不是做生意吗?”

    肚腩哥则说道:“是不是大买卖,我听还说要过关,进出口贸易?”

    翟南不禁冷笑一声,“我是过来跟人拼命的!”

    感谢书友空人空心空世界1888,388两次打赏,特此加更!多谢大爷!大爷常来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