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张家输得起-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七十六章——张家输得起

    当张家老爷子宣布认输的时候,张向阳还在半空中飞翔着。等他落地之后,还是满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而翟南听到张老爷子的话,则是暗自松了口气。

    因为这附身傀儡十分钟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张向阳要是再不倒下,翟南可就要倒下了。

    张向阳虽然一直被翟南甩来甩去,但说到底也是内劲高手,有着一身内劲护体。就算摔得再怎么惨,也是难以伤不到脏腑器官,最多也就是鼻青脸肿而已。

    翟南想要彻底把张向阳放到,自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虽然是附身张三丰,但是翟南终究是个山寨的,比起正版来还是差了许多。

    最主要的一点,翟南也是不敢太用力出手,害怕出先上次附身赌圣之后的后遗症。

    所以当张老爷子说,他们张家认输之后,翟南也算是松了口气。因为他心里清楚,要是张向阳再不倒下去,他就只有两个选择了。

    一,就是拼一把,下狠手放到张向阳,然后等着后遗症的折磨。

    二,则是等着附身时间过去,张向阳再来暴打他。

    这两个选择,无论如何选择,翟南都受不起。且不说张向阳最后如何反攻,只是跟张家谈的条件,就够他喝一壶的了。百万赔偿金不算,还要三跪九叩,最后送入大牢,这简直就是把人往死路上逼。

    所以翟南在最后的几分钟,都已经准备拼一把了。哪怕最后后遗症要躺上十天半个月的,翟南也只能认命了。

    可是还没等翟南下狠手,张老爷子就先看不下去了。不光是看不下去张向阳被翟南狂甩,更是看不下去张家这么丢人了。

    前两场的比试,张家已经够丢人的了。现在堂堂内劲高手,让人当破布口袋这么摔,他们张家的面子都快丢光了。

    与其这么死撑着,还不如痛痛快快的认输,起码还能证明他们张家人输得起,不至于太难看了。

    至于张向阳虽然心有不甘,但是现在张老爷子发话了,他也不得不忍了。况且被翟南甩了这么久,他也是被甩的没脾气了。

    所以在张老爷子发话之后,张向阳虽然站起来了,但最后又躺下去了。

    张向阳没有起身,就代表着这第三场已经结束了。

    唐国勋长出了一口气,这第三场比武也算是跌宕起伏了。先是翟南与张向阳初次交手,平分秋色。

    随后,翟南便抱着头,被张向阳一阵暴打。可是当翟南被打破嘴角之后,又突然爆发,把张向阳当抻面了。

    这一场比试打得,根本难以常理度之,完全就是不可思议。

    唐国勋随即上前说道:“张家认输,过三关结束,翟南赢得两局,翟南胜!”

    还躺在担架上的赵罡,硬撑着喊道:“老板好样的!”

    唐果儿则已经从观众席冲了上来,直接闯进八角笼,给了翟南一个拥抱加香吻。

    翟南顿时一愣,可还不等他回过神来,台下的观众就已经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虽然张家人脸色有点难看,但是这最后一场也实在是太精彩了,堪称是千载难逢。

    一个内劲高手,就已经是天下少有了。能把内劲高手当成抻面,这么甩着玩的,更是难得一见。

    所以这一场对决结束之后,台下观众都是抑制不住地鼓起了掌。

    主位的江湖五老,随即站起身来。

    陈老爷子微微摆手,在场观众也纷纷停手。

    陈老爷子这才开口说道:“此次过三关,翟南胜出,张家尽快兑现承诺。”说着,看了一眼张老爷子。

    张老爷子脸色灰败,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他的大儿子,现任的张家家主,说道:“照办吧!”

    张家家主长叹一声,点头说道:“是!”

    而翟南此刻也在唐果儿的伴随下,走出了八角笼,朝着主位走了过去。而大富大贵这两个大吹,也不知道从哪儿窜了出来,簇拥着翟南,一脸的喜色。

    谢顶男大笑道:“翟老板果然少年英雄,我果然没看错你啊!”

    肚腩哥也是跟着说道:“有翟老板这般身手,咱们之间的合作,就更加完美了。”

    这两人对翟南是毫不吝啬溢美之词,不住地夸奖着翟南,夸得翟南都觉得有点恶心了。

    只不过这样没办法,这是给张家人下的套,必须要这么做才行。

    等翟南走到主位前的时候,这两货也挺有自知之明,纷纷闭上了嘴。

    翟南随即拱手说道:“今日过三关,多谢五位老爷子主持,翟南在此谢过了。”

    孙老爷子摆手笑道:“不必客气,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就过来凑个热闹。况且今天这样的热闹,也是天下少有啊!”

    云阳道长则跟着对翟南道:“这一战的确精彩,只是不知道翟南,你这武功路数,到底是师从何派?”

    翟南挥手笑道:“我这”

    翟南话未说完,便是突然觉得一阵眩晕,四肢乏力。仿佛在少年时期,参加军训拉练一样,分分钟就要晕倒似的。

    翟南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儿,这肯定是附身张三丰之后,所产生的后遗症。

    翟南毕竟没有内劲,纯粹是依靠着一身蛮力。而张三丰是武术宗师,定然也是内劲高手,甚至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翟南附身张三丰,没有内劲,却又使出了内劲。这内劲自然不会凭空出现,这是要压榨翟南的体力,才能产生的力量。

    在附身时间内,翟南还没有感受到异样。可现在附身时间结束,这副作用就瞬间爆发了。

    翟南顿时双腿一软,眼前的事物天旋地转,直接就倒了下去。

    就在翟南身边的唐果儿和大富大贵见状,也是一阵手忙脚乱,立马扶住了翟南。

    唐果儿当即大声喊道:“医生,医生呢!”

    临场的医生当即就赶了过来,对着翟南检查了一番之后,说道:“没有大碍,只不过是脱力而已,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才行。”

    张老爷子闻言,不禁摇了摇头,苦笑一声,说道:“早知道就再等会儿了。”

    唐果儿牙尖嘴利,听到这话,便说道:“老头,你都已经认输了,难道现在还想反悔吗?”

    唐果儿此言一出,唐国勋顿时脸色剧变,当场呵斥道:“果儿,这是你说话的地方吗!滚到一边去!”说完,便对着张老爷子说道:“小女年幼,老爷子见谅!”

    张老爷子却看向唐果儿,说道:“小丫头,你记住我北河张家,说到做到。既然已经认输了,就永远不会反悔,我张家输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