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我听不清!-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48章 ——我听不清!

    翟南听了念念这话,也是觉得自己太二百五了。

    自己这还带着孩子呢,跟他们死磕个什么劲。回头进局子事儿小,伤到念念事儿可就大了。

    翟南尴尬一笑,说道:“是叔叔不对,下次不会了。”

    这时候,带着念念过来的老头,也走了过来,问道:“你就是翟南吧,念念的叔叔?”

    翟南连忙站起身来,说道:“对,我是翟南。刚才真是多谢了。”

    老头摸了摸念念的头,说道:“别客气,念念这一声爷爷可不是白叫的。”

    念念拿着肉串,笑眯眯地说道“还是王爷爷对我好。”

    老头也是笑了笑,然后却立马板着脸,扭头对剧组的人问道:“你们导演呢?还有监制!都在哪儿?对了,还有那个挑事儿的演员,把他们都给我叫过来!”

    翟南看着老头口气不小,说话也是毫不客气。

    而周围剧组的人,刚才还是耀武扬威的模样,现在一个个全都成了怂包了。

    翟南不禁低声对念念问道:“这老头谁啊?怎么一嗓子,就把所有人都镇住了。”

    念念虽然机灵,但是有些事儿也是一知半解。翟南这么问她,她也是迷迷糊糊地答道:“不知道,反正他们都叫他王董,看上去挺厉害的。我看见他在那边溜达,就把他找来了。”

    翟南喂喂撇嘴,低声说道:“你就不怕他说话不管用,到时候咱俩可就都栽了。”

    念念却狡黠地一笑,说道:“不会的,上次我看见过他教训白鸿飞,白鸿飞一句话都没敢说。”

    翟南不禁无奈地一笑。

    小机灵鬼就是小机灵鬼,到哪儿都不会吃亏啊!

    没想到差点就变成刑事案件的事儿,竟然被她给摆平了。

    这时,剧组的导演,监制,包括白鸿飞,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什么人,都一窝蜂地赶过来了。

    那导演年纪不大,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应该是个新晋导演,估计没什么地位。

    监制岁数倒是布下,跟这个老王头差不多的年纪。不过他看见老王头,也是直冒虚汗。

    白鸿飞跟在众人身后,一副躲躲闪闪的样子,似乎是十分害怕的模样。

    念念看见白鸿飞,当即便叫喊道:“王爷爷,就是他,就是躲在后面那个!”

    白鸿飞直接被念念点名,也知道自己躲不了了,便上前一步,像个鹌鹑似的说道:“王董,您来了。”

    老王头冷笑一声,“我再不过来,你们可就搞出人命了。一百多人围着人家一个人,你们这是剧组啊,还是犯罪团伙啊?”

    导演见状,连忙上前,解释道:“王董,不是这样的,是他们穿帮了……”

    老王头依旧冷笑,“穿帮了,就喊打喊杀的,现在的导演脾气还真是不小啊!”

    监制看导演说错话了,便立马上前说道:“王董,误会,这都是个误会。什么打打杀杀的,都是没有的事儿。”

    监制虽然说的油滑,但是老王头却一点面子都没给他,直接反驳道:“小孩子可是不会说谎的。你们没打人,人家孩子怎么哭着喊着,说有人打他叔叔了呢。”

    翟南在旁,听到这话,立马把念念放了下来。然后特别浮夸地躺在了地上,各种抽搐着喊道:“我怎么突然觉得头晕呢。哎呀,我这后背,疼疼疼……”

    老王头刚才还绷着脸,不过看见翟南这浮夸的演技,也忍不住笑了。他走上前来,直接踢了翟南一脚,说道:“你小子差不多行了。”

    翟南咧嘴说道:“我这不是配合您老人家的演出嘛!”

    周围剧组的人看见,也不知道是谁,竟然也没忍住,噗哧一声,直接笑了出来。

    只不过旁边的白鸿飞,却是气得脸色铁青。

    监制立马上前,说道:“你看这人没事儿,咱们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这么算了吧。”

    老王头看了一点正在起身的翟南,问道:“你说呢?”

    翟南却看向念念,问道:“念念,你说呢?”

    念念指着白鸿飞说道:“我爸说了,做错了事儿就要道歉。”

    众人随即齐齐朝着白鸿飞看了过去。

    老王头直接说道:“小白,你呐?”

    白鸿飞脸色阴沉,咬着牙走了过来,对着翟南说道:“对不起!”

    翟南故意扯着嗓子,大声喊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白鸿飞更是恨得牙根痒痒,但是迫于压力,只能大声喊道:“我说,对不起!”

    翟南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点头说道:“哦,你说对不起啊!说了也没用,我们家她说了算。这事儿,你得跟她说。”说着,指向了念念。

    白鸿飞听了这话,更是气得火冒三丈,额角的青筋都已经蹦了起来。

    监制见状,上前说道:“小朋友,刚才吓到你了,真是对不起了!”

    念念却翻了个白眼,说道:“又不是你吓我!”

    此言一出,众人再次看向了白鸿飞。

    监制也是轻拉白鸿飞的衣角,示意让他立刻服软。

    白鸿飞只能紧咬牙关,对着念念说道“对不起!”

    可是念念却学着刚才翟南的样子,把小手扒在耳边,说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翟南看见念念这样,当即就笑出声了。

    老王头也没绷住,跟着一起笑了出来。

    而白鸿飞的脸色,却是更加难看,就连看向念念的眼神,也变得怨毒了起来。

    翟南则挥手说道:“你蹲下来点,长的这么高,跟谁说话呢?”

    白鸿飞虽然此刻肺都要气炸了,但是仅有的一点理智,却不断地告诉自己。他得罪不起王董,不能驳了王董的面子。只要忍过这一时,日后有的是办法对付翟南。

    想到此处,白鸿飞直接蹲下身来,凑到念念面前,狠狠地说道:“我说,对不起!”

    念念见状,伸出还带着肉串油渍和孜然芝麻的小手,轻轻地拍了拍白鸿飞的头,说道:“以后要乖哦!”

    白鸿飞看见念念的小手拍在了他的头上,恨不得立刻就甩袖子走人。

    好在那个油滑的监制见势不妙,一把拉起了白鸿飞,说道:“好了,好了,误会都解释清楚了,接着拍戏吧。”说完,又看向了老王头,“王董,您也在这儿看会儿,给我们把把关。”

    老王头也是脸色通红,显然是憋着笑意呢。

    看见监制这么问,便点头说道:“也好,我也看看小白这戏演的如何。来,念念,陪爷爷看会儿戏。”

    念念随即便甩开了翟南,跟着老王头玩去了。

    说话间,这群人就散开了。

    只不过作死的白鸿飞,居然又找了上来,对翟南狠狠地说道:“别以为有华正影业的王董撑腰,我就会放过你了。”

    翟南微微皱眉。

    这人怎么没完了,装逼装上瘾了吧。

    还不会放过我,今天老子就先废了你。

    翟南随手取出了霉运乌云,反手一巴掌拍在了白鸿飞的身上,低声说道:“我等着。”说完,便直接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