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七十七章——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等翟南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了床上。赵罡就在翟南不远处,脸色还有些发白。在两人对面的沙发上,唐果儿半倚着还在打瞌睡。

    赵罡看翟南醒来,不禁说道:“老板,你好了?”

    翟南点了点头,问道:“你怎么样了?”

    赵罡一脸痛苦地说道:“还有点疼,睡不着。”

    翟南见状,也是苦笑一声,“今天多谢了,回去之后给你加薪!”

    赵罡随即一笑,“多谢老板!”

    翟南随即问道:“张家人怎么说的?答应兑现我的条件了吗?”

    赵罡当即就煞有介事地说道:“老板,你是不知道啊!你刚一昏过去,那张老头就想翻脸不认人,因为张向阳那王八蛋还活蹦乱跳的呢。不过这也多亏了我小师妹,说了张老头两句。张老头要面子,所以最后也就只能认栽了。况且江湖五老都在,他现在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翟南点了点头,说道:“总算是把这事儿摆平了。”

    赵罡则突然神秘兮兮地问道:“老板,你真是内劲高手吗?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啊!”

    翟南微微一怔,“啥内劲?”

    赵罡没想到翟南连内劲都不知道,随即便与翟南详细地解释了一番。

    翟南听完之后,缓缓点头,对赵罡说道:“放心吧,我肯定不是内劲高手。”

    赵罡听到这话,更是一惊,“不是内劲高手,都把内劲高手当抻面甩?”

    翟南笑道:“就是一股子蛮劲而已,哪有那么神奇啊!”

    赵罡不禁微微撇嘴,显然是不太相信翟南的话。

    幸好此时正在打瞌睡的唐果儿,突然说了一句,“吵什么吵,都影响老娘睡觉了!”

    翟南不禁皱眉,“这丫头真是个汉子啊!”

    赵罡闻言,嗤嗤一笑。

    而唐果儿则随即睁开眼睛,勐地窜上了床,看着翟南惊喜地说道:“翟南,你醒了!哎,你等着,我去叫医生!”

    翟南刚开口说道:“不”

    这话未说完,唐果儿就一阵风地冲了出去。

    翟南和赵罡不禁对视一眼,都是一声无奈地苦笑。

    过了没多久,唐果儿,唐国勋,还有九先生,以及大富大贵,便一起跟着医生来了。

    医生对着翟南做了一番检查之后,说道:“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虚耗过度,还需要静养。这么年轻,有个十天半个月就又活蹦乱跳的了。”

    看完了翟南,医生又看了看赵罡,问题也不算严重。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则需要定期做一下检查。

    医生做完检查之后,便直接离开了,房间里剩下的大多也都是自己人了。

    唐国勋看着翟南,不禁笑道:“这三关过的也真是够惊险的了。”

    翟南笑道:“也就是有惊无险,咱们不是赢了吗!”

    九先生笑道:“差一点就败了,如果张家的老爷子再玩一会儿叫停,倒霉的可就是你了。”

    翟南却摆手道:“如果张家的老爷子不叫停的话,倒霉的只会是张向阳。”

    唐国勋闻言,不禁诧异地问道:“你留手了?”

    翟南点了点头,说道:“我对力量的掌握还不是太好,所以先前都有所留手。如果张向阳在苦苦相逼,我只会全力出手,到时候恐怕他就是个死人了。”

    几人闻言,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唐国勋沉吟片刻,对翟南问道:“翟老弟,老哥问你一句,你可要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内劲高手?”

    翟南挥手笑道:“刚才赵罡也这样问过我,不过我真的不是,只是力气大了一些而已,并没有那传说中的内劲。”

    九先生不禁赞道:“果然是天赋异禀啊!”

    这时候,大富大贵看了半天热闹,这时候也是把握机会,开始吹捧了起来。

    谢顶男说道:“翟老板不但是身手了得,更是天纵奇才啊!”

    肚腩哥也是跟着说道:“简直就是百年不,千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

    九先生扭头看了看这两人,眼神之中充满了怀疑的神色。

    翟南则直接问道:“你俩别跟这儿吹了,交代你俩的事儿,办好了吗?”

    谢顶男连忙点头,说道:“都办好了,张家人完全已经进套了。”

    肚腩哥笑道:“他们是恨不得我俩立刻跟你走呢。要不是你们都有伤在身,这功夫到赶着我们离开了。”

    唐国勋不禁问道:“翟老弟,你又给张家人下绊子了?”

    翟南挥手道:“那倒不至于,就是把他们两个救出来而已。”

    九先生随即问道:“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翟南笑了笑,说道:“两位都是江湖前辈了,觉得这两人怎么样?”

    唐国勋和九先生不禁看向大富大贵,仔细地观察了一番,这俩人则是一起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唐国勋笑道:“看着挺憨厚老实的,不过却有些油嘴滑舌,是两根老油条了吧!”

    九先生则说道:“我觉得他俩不似善类,满嘴的花言巧语,说出来的话,多半都是假的。”

    翟南当即笑道:“果然是九先生高明,这都被你发现了。”

    唐国勋微微一怔,“九先生如何看出来的?”

    九先生笑道:“别忘了我的本行,就是千术赌术。在赌桌上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偷鸡,我几乎从来没猜错过。这两人的表情虽然憨厚,但和那些高明的赌徒偷鸡时的表情一样。故作镇定,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一双眼睛也是格外的坦然,敢于跟你对视。不过表现的太平静了,这种人表现的越平静,其实他就是越心虚。”

    翟南不禁哈哈大笑,“九先生好眼力,这两人就是两个骗子。因为骗了张家人,所以才被扣留在了这里。我现在要救他们出去,所以才帮他们做了个局,让张家人放了他们。”

    唐国勋不禁问道:“你救两个骗子做什么?”

    翟南挥手道:“其实演员也是骗子,他们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唐国勋闻言,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而九先生则问道:“不知道翟老弟做了个什么局?”

    这时,谢顶男却笑了,直接说道:“翟老板的这个局很高明,叫做请君入瓮。”

    肚腩哥跟着说道:“张家人已经知道我俩的身份,所以我们就故意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想要诓骗翟老板。”

    翟南则说道:“我先让他们故意在人前跟我接触,我也表现出对他们的兴趣。等到我赢了之后,这两人想要跟着我走。张家人肯定觉得我被他俩骗了,所以肯定不会阻止他们两个跟着我,甚至还会帮他们说话,来让我相信他们。”

    九先生笑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唐国勋则疑惑地问道:“你就这么肯定自己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