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麻烦张真人背锅了-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八十二章——麻烦张真人背锅了

    翟南通过拉活群,也迅速找到了第四期的嘉宾。是演艺圈的一对贤伉俪,丈夫王星野是影帝级的表演艺术家,妻子杨毓则是着名歌手,两人的结合更是演艺圈一段佳话。

    而且这两人也都是一线艺人,名气与实力齐具,两人联袂而来,影响力比之前肯定是只强不弱。

    翟南把嘉宾宣布之后,也立刻安排起了任务,让所有人立刻开始行动了起来。而翟南也开始写起了剧本,尽快把第四期的内容敲定下来。

    连续几天的时间,翟南都在不断地指导众人工作。黄誉的导演能力也变得越来越强了,唐果儿也不经常捣乱了,大富大贵这几天也老实了不少,李文化那边也接洽了几个卫视派来的人。

    翟南也是难得地把身心都投入到了工作之中,可是这种平静的生活,没持续几天,就被徐老爷子给打乱了。

    这天下午,翟南还在彩排的时候,徐老爷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而且还是不止一次,连续打了七八个,看样子还是挺急的。

    翟南彩排结束之后,看见徐老这么着急,便连忙把电话打了回去。

    电话接通之后,徐老没好气地说道:“你小子怎么现在才接电话!”

    翟南连忙解释道:“刚才彩排来着,没看电话。师傅,怎么了?”

    徐老直接说道:“现在没事儿了吧?没事儿过来一趟。”

    翟南随即问道:“怎么了,师傅你没事儿吧?”

    徐老也懒得废话,直接说道:“你过来就是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翟南也是微微一愣,因为之前的几幅字,老爷子都是躲完东家躲西家,据说都好几天没着家了。今天这是怎么了,不但回家了,居然还叫我过去?

    翟南心中虽然疑惑,但是老爷子发话了,翟南也不可能不过去。跟公司里的人打了声招唿,便直接开车去了徐老家里。

    还没进门,就听到院子里传来打斗的声音。翟南顿时一愣,当即一脚踹开院门,大喝一声,“谁敢动手!”

    不过翟南进去之后,却愣在了当场。

    只见江湖五老正跟徐老站在一起,院里是两个四五十岁的小老头在过招。

    听到翟南这一声暴喝,两小老头也是一愣。

    徐老爷子看见翟南,不禁呵斥道:“喊什么喊?愣头愣脑的,没看见这比武那么。”

    翟南尴尬一笑,“师傅!”说着,走上前去,又跟江湖五老打了声招唿。

    徐老眼睛看着院里两个小老头的打斗,嘴上却对翟南问道:“你跟人过三关了?”

    翟南微微一怔,“嗯。”

    徐老随即说道:“胆儿不小啊!过三关都敢答应?”

    翟南尴尬一笑,“我这不也跟您学了好几天了吗。正好出去练练手不是。”

    徐老轻哼一声,“你大师兄都跟我学了几十年了,也没能炼出内劲来。你倒是能吊打内劲高手,是你天赋异禀,还是你的师兄都是猪啊?”

    翟南顿时一愣,听着徐老这话的意思,好像不太对劲呢。

    就在翟南愣神的功夫,院里的两个小老头也分出了高低,互相拱了拱手,便分开了。

    云阳道长笑呵呵地说道:“还算不错,这个年纪就已经把内劲练到了这个程度”说着,却看了一眼翟南,随即悠悠地叹了口气,最后只是说了一句,“还不错。”

    陈老则是挥手道:“进屋说吧,外面怪冷的。”

    徐老随即伸手说道:“几位里面请。”说着,就把几人都带到了屋子里。

    进屋之后,张老头就脸色不善地说道:“老徐,你这个小徒弟不简单啊!我们家的向阳,也炼出了内劲,不过在你这小徒弟面前,连站住脚跟的机会都没有。”

    孙老爷子则是大笑道:“不愧是老徐的弟子,少年英雄啊!”

    郑老也跟着说道:“这等天赋的弟子,真是让老头子我羡慕死了。难怪老徐会晚年收徒,这资质果然是有资格成为老徐的弟子。”

    徐老爷子却一直没有说话,而是一直沉默不语。

    等到他们几人说完了,徐老爷子才开口说道:“我那有这份本事,调教出二十多岁的内劲高手。小南,我说的对吧?”

    翟南顿时一愣,看着几人的样子,心里算是有点明白了。

    一定是过三关的时候,我打了张向阳,这几个老头心中好奇,就找到了徐老。

    不过我几斤几两,徐老心里清楚,所以才会疑惑我怎么做到的。

    甚至是怀疑我,一直都在欺骗他。

    翟南当即说道:“师傅,你别闹了,我就你这么一个师傅,功夫也都是跟你学的。”

    徐老却冷哼一声,“跟我学的,我教你的是太极拳吗?”

    翟南微微一怔,“这个太极拳不是你教的。”

    徐老随即问道:“谁教你的?”

    翟南眼珠一转,心中暗道:“张真人,麻烦你帮我背次锅吧!”

    翟南当即便说道:“是我小时候,一个要饭的教我的。”

    云阳道长不禁一愣,“要饭的?”

    翟南连忙点头,说道:“就是要饭的。那人穿的破破烂烂的,路过我家跟我要饭。我想着随便给点钱得了,他还不要钱,只要饭。我觉得这人挺奇怪的,就领到家里请他吃了顿饭。”

    云阳道长跟着问道:“然后他就教你太极拳了?”

    翟南挠了挠头,说道:“也不能说是太极拳,跟太极拳挺像的,但不完全是。当时他还跟我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什么阴阳,什么内丹,什么养生的。不过我也没怎么记住,就是记住了他告诉我的一些招式什么的。那时候岁数觉得好玩就练了一段时间,后来也都忘得差不多了。”

    云阳道长当即问道:“他教你的都是什么招式?”

    云阳道长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失言了。江湖中门派传承是最隐秘的,让人演练自家拳法,也是一个忌讳。

    云阳道长也是一时心急,便改口问道:“那人说没说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什么地方的人?”

    翟南装作思索的模样,说道:“好像是姓张,岁数挺大的,我都叫他张爷爷。”

    “张爷爷?”

    众人闻言,也都是暗自思索了一番,一时之间也都想不出来这人到底是谁。

    陈老爷子则是问道:“他说没说他是什么人,跟谁学的功夫?”

    翟南假装回忆了一会儿,说道:“他好像说过,跟师傅在山上生活,后来师傅死了,他就下山了。具体什么山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记得他说话的口音,不是北方人,应该是湖广一带的。”

    云阳道长当即激动地说道:“湖广一带可是有不少道祖门庭,恐怕这人就是道家前辈。”

    陈老随即问道:“那人随后去哪儿了?”

    翟南摇头,“不知道,他说要云游四方什么的,我看他就是要饭的,什么云游四方啊!我还以为他跟我开玩笑呢。”

    徐老则问道:“这么说你的功夫,都是跟他学的?”

    翟南装作一愣,“功夫?他跟我说太极拳是养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