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抢徒弟-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八十三章——抢徒弟

    “养生?”徐老不禁皱眉。

    云阳道长则拍着大腿说道:“太极全,肯定是太极全,那肯定是个云游道士。这样的邋遢道人在道家史上也不在少数,所以他传授给翟南,十有就是太极全。”

    徐老爷子砸吧砸吧嘴,不置可否,也为多言。

    孙老不禁问道:“如果只是养生功法,翟南为何能击败张向阳这个内劲高手?”

    郑老则说道:“在之前与张国栋对战之时,翟南表现出来的,不过也是个身体素质极佳的普通人而已。这一点是在让人难以看透,不易琢磨。”

    徐老听到这话,也是开始疑惑了起来,张嘴说道:“我刚收他为徒的时候,这小子还使出过南拳的路数。”

    翟南随即说道:“都是那个邋遢道人教我的,东一下,西一下的,他也没教完整,我也就没学完整。这么多年也没练过,基本上也都忘了,就是偶尔会用出来。”

    陈老不禁问道:“你每次使出功夫的时候,是不是都是情况危急的时候?”

    翟南看有人铺台阶,便连忙点头说道:“对对对,每次都是让人揍了,我心里着急,结果就使出来了。”

    陈老缓缓点头,“看他这样子,应该就是小时候练过,不过现在却急不得了。但是脑子里忘了,身体却还记这些。所以每次都是在危急时刻,潜力爆发,才会使出相应的功夫来对敌。不过他脑子里,却完全没有这个概念。”

    云阳道长不禁笑道:“也算是半个童子功了。”

    郑老爷也是点头说道:“难怪年纪轻轻,就有这般身手,原来也是从小就开始修炼的。”

    翟南听到这几个老头的话,心中也算是暗暗松了口气。

    总算是把这事儿给圆回来了,看来以后附身打人的事儿,还是少用为妙,破绽实在是太多了。

    有时间还是多练练师傅教的形意拳吧,这个算是最保险的了。

    翟南正在如此想到的时候,孙老不禁说道:“老徐啊!你这徒弟形意拳练得不怎么样,反而其他拳术修为精湛,你这个师傅当的也是不怎么样啊!”

    翟南闻言,连忙说道:“是我没学好。”

    张老头当即说道:“没学好,还把我张家人给打了!你要是学好了,是不是就来打我了?”

    翟南连忙摆手,“晚辈不敢。”

    郑老随即笑道:“老徐,这翟南也是一块良才美玉了。虽然多年没有修炼过什么功夫,但是小时候打下了根基,再仔细雕琢雕琢,也不是没有可能成为一代宗师的。”

    徐老挥手道:“这小子事儿太多,哪有空儿在我这儿练功啊!”

    孙老一拍大腿,厉声说道:“哪有这么多借口,肯定是他在骗你。不如这样,你把他放在我这儿,我帮你调教个一年半载的,肯定把他收拾老实了。”

    徐老闻言,不禁微微一怔,随即皱起了眉头。

    郑老则说道:“老孙这脾气太差,小南这孩子到你手里,肯定被你欺负惨了。要我说,还是跟我回羊城,让我慢慢调教才对。”

    张老头居然也抢着说道:“你们一个在富州,一个在羊城,距离京城都太远了。我看还不如去我张家,就在北河,离得也近,老徐想徒弟了,还随时都能来看看。”

    云阳道长不禁笑道:“说这话就没意思了,我还能在京城挂单呢,住个三五年都没问题。照这么说,应该是我把他带到观里去。”

    众人随即便开始争吵了起来,徐老不禁看向没说话的陈老,问道:“老陈,你也说句话啊!”

    陈老嘿嘿一笑,“其实南河离京城也不远。”

    徐老爷子闻言,干脆就直接翻了个白眼。

    翟南则是看着这几个老头,心里也是不禁苦笑。

    这五个老头,这什么意思,都要带着我走!

    我又不是你们家宠物狗,说带走就带走啊!

    也不问问我同不同意!

    老子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

    翟南这边正想着呢,徐老爷子却冷哼一声,直接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五个今个过来,就是要跟老子抢徒弟的吧!”

    徐老爷子一声暴喝,五个老头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张老头想了想说道:“老徐,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想帮你调教调教这小子。你看这小子,你也不总看着他,他就在外面惹是生非。还单枪匹马地跑去跟我张家玩过三关,这要不是看在你老徐的面子上,你说我能放过他吗!”

    郑老则说道:“这么多年交情了,我们能做这种事儿吗?这不都是相帮你的忙嘛!”

    孙老也跟着说道:“就是,就是。你老一门心思都扑在唱戏上,对于功夫这事儿,压根你也不上心。有这么好块璞玉,也不怎么精心雕琢啊!”

    云阳道长却比他们高了一筹,说道:“这孩子与我道家有缘,也是因为修炼了我道家的太极全,才打下了这般的根基。若是能重新捡起来,日后不可估量啊!”

    徐老看着几个老不要脸的,不禁把目光投向了陈老,这位年纪最大,辈分最高的。

    徐老随即说道:“老陈,你倒是帮我说句话啊!”

    陈老爷子看着徐老,嘿嘿一笑,“我真想收他为徒,你要是不嫌弃,就加我一个。他以后算咱俩的徒弟,你看怎么样!”

    陈老此言一出,这几个老头又炸庙了。本来还以为陈老爷子会矜持一下,没想到居然这么直接,张嘴就开始要人了。

    徐老也是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指着翟南说道:“小南,你说,你到底跟着谁?”

    翟南见状,总算是能插上话了,当即大喊道:“我这辈子就一个师傅,就是徐老爷子,其他谁都不好使!”

    徐老闻言,顿时得意地点了点头。

    陈老则说道:“小南,你可要想清楚了,做我的徒弟,不出十年我能让你成为内劲高手,武学大师。不敢说威震全球,起码在国内武术圈里,没人不知道你翟南的名号。”

    孙老跟着说道:“跟我学拳,十年之内,让你成为年轻一代第一高手。无论参加什么拳赛,都稳稳的第一,那奖金可是几百万,几百万的拿啊!”

    张老头也不客气地说道:“其实我还有个孙女,跟你年岁差不多,现在也是单身的,江湖上都叫她北河一枝花!”

    翟南看着五个老头各种威逼利诱,不禁笑道:“几位,我已经结婚了,我媳妇是个影视明星。我也在演艺圈里混,不敢说全国人民都认识,至少走路上有人找我合照的。我一个节目的广告费,都是几千万,几千万的拿。您几位要是想诱惑我,最好把条件开的再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