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神枪李书文-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八十六章——神枪李书文

    这春秋刀又叫做关刀,就是三国演义里关二爷用的大刀。一般人别说是耍起来了,就是想拿起来都费劲。

    而春秋刀也是八极拳之中,拳械操练之中的其中一项,不过很少有人能够练得好。

    这张老头竟然单手抄起关刀,抡了半圈之后,居然还在手里抖了个花,这才噼头盖脸地朝着翟南砍了下来。

    翟南看着一刀砍来,也是心头一惊。不过翟南身体素质过人,再加上附身神枪李书文,对付张老头这一刀,自然是不在话下。

    众人只见这一刀落下,翟南微微侧身,这一刀居然紧贴着翟南的鼻尖,就这么擦着过去了。

    而翟南却是面不改色,仿佛没看见这把春秋刀一般。

    围观众人,一个个都是脸色大变,那徐老爷子心脏都已经提到嗓子眼了。

    这么一把刀从面前擦着鼻子过去的,这得什么胆子能眼睛都不眨一下。要么这人是个瞎子,压根就看不见。

    要么就是这人胸有成竹,早就算计好了一切,包括这把刀落下来时候的力道角度,所以才会如此淡然。

    现在很明显,翟南不是瞎子。那就说明,翟南的功夫已经远远超过了张老头,早就算计好了张老头这一刀是如何落下来的,更是知道要如何轻松闪躲开来。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暗自心惊的时候,翟南已经轻松避开了张老头这一道,奔向了他身后的兵器架。

    轻轻的用脚尖一磕,一杆长枪便从兵器架上倒了下来,翟南抬手,正好稳稳地握住了这一杆长枪。

    接住长枪之后,翟南咧嘴一笑。

    老张头,这可是你自找的。

    李书文有神枪之名,跟我动器械,找死吧!

    在翟南前世记忆之中,李书文的枪法更是出神入化。传说中,平时练功都是扎香头,扎镜子,扎苍蝇。

    扎香头能扎灭了火,而保证香不折。扎镜子能保证点到即止,镜子不破。扎墙上的苍蝇,能把苍蝇扎死,而墙上不留一点痕迹。

    这枪法已经是练到收放自如,随心如意的境界。

    张老头拿器械跟翟南比较,那就相当于在脑门上贴了两子,“找捅!”

    张老头这边看着翟南挑了一杆长枪,更加不会留手,十足的力道,抡起春秋刀,直接朝着翟南腰眼横扫了过去。

    翟南单手持枪,翻手一抖,竟然压住了张老头手中的春秋刀。随即,便是一道暗劲,在手中一震。

    张老头顿时觉得双手发麻,虎口一阵剧痛,渗出了丝丝血液。而那柄春秋刀则顿时下落,直接砍在了青石地面上。

    只见这大青石铺的地面,顿时被春秋刀铲起了一片,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张老头顿时心头一紧,刚才的一刀他可是没有丝毫留手,全力以赴地横扫过去。可是翟南居然轻轻一抖,就把他的刀压了下去,他心中的震惊根本不是外人可以想像的。

    张老头脸色变得惨白,当即说道:“我认输!”说着,竟然直接丢下了手中的春秋刀。

    翟南冷哼一声,“你想比试就比试,你不想比了就不比了!你以为这是你北河张家吗?这里是京城,老子的地盘!”

    翟南话一说完,手中长枪犹如江龙出海,又似勐虎下山,带着一阵凌厉的恶风,便朝着张老头刺了过去。

    孙老爷子见状,也是一愣,犹豫片刻,却没有出手。

    其他几位江湖五老,也是心中惊骇,但是终究也是没有动手。

    毕竟是张老头挑衅在先,竟然敢惹事,就不能够怕事。他既然挑起了翟南的怒火,那就只有他自己去承受了。

    而江湖五老不出手,可跟着张老头来的两个小老头,却不会不出手。

    眼看着翟南长枪朝着张老头刺了过去,那两个张家人那还能继续看着了,当即大喝一声,便朝着翟南冲了过来。

    翟南此刻附身李书文,已经是化境宗师的身手,对于这两个内劲高手根本不看在眼里。

    翟南手中长枪去势不改,而是腾出一手来,准备对付两个张家人。

    张老头深知翟南的厉害,当即怒吼道:“你们二人不得出手!”

    可是这两人都已经要冲到翟南跟前了,哪还收的住了。只见这两人同时使出了八极铁山靠,一起朝着翟南冲了过来。

    而此刻的翟南,单手持枪,已经刺中了张老头。

    张老头顿时心头一紧,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呢。可是等了一会儿之后,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刺痛。

    张老头随即抬眼朝着翟南看去,只见翟南依旧是单手持枪,还在不断地朝着他扎过来。每一枪都落在了张老头的身上,可是张老头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

    张老头也是一脸疑惑,这是什么情况?

    他是故意放我一马?还是个绣花枕头,只是装装样子?

    就在张老头一脸茫然的时候,那两个张家人已经冲到了翟南身前。

    两人同时使出铁山靠,就是想逼迫翟南停手。

    可是翟南看着两人冲了上来,却不闪不躲,反而稳稳地炸了一个马步。

    徐老看见这一幕,都不禁闭上了眼睛。两个内劲高手,同时使出铁山靠,别说是翟南,哪怕这位传说中江湖第一高手的云阳道长,也不敢直撄其锋。

    而云阳道长不敢,不代表翟南不敢。因为翟南附身的李书文,最出名的功夫除了枪法之外,还有一个便是千斤坠。

    只要使出千斤坠,别是人了,哪怕是牛马都难动分毫。

    翟南一个马步扎稳,两个张家人便同时冲了上来,随即便是两声噗噗的闷响。两个张家的内劲高手,都是玩了命的靠在了翟南身上,而翟南却依旧是岿然不动。

    那持枪的手,还在不断地运势着长枪,朝着张老头扎过去。

    两个张家人都是一愣,随后脸上就充满了骇然之色。

    不等他俩再有什么反应,翟南便已经一手一个,把他们两个甩到了四合院之外。

    这两个小老头也是倒霉,被翟南甩飞出去之后,竟然半天也站不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翟南继续扎张老头。

    张老头此刻也是满脸惧色,自从他进入化境宗师的境界之后,就从来没有这么接近过死亡的感觉。

    而在这一刻,他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现在翟南若是想让他死,只需要多用三分的力气,他就可以跟这个世界sygdby了。

    不过就在这时,徐老终于缓过神来了,对着翟南喊了一句,“小南,手下留情!”

    翟南闻言,微微点头,这才收回了长枪。

    而与此同时,张老头顿时觉得胯下一凉,裤子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