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我是不会扒你裤子的-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四百八十七章——我是不会扒你裤子的

    众人见状,不禁都是一愣。

    张老头也是老脸一红,连忙提起了裤子。只见裤子上的腰带卡扣和纽扣,居然被长枪的枪尖撞击的坑坑洼洼。那腰带的卡扣已经被打坏了,纽扣也是四分五裂。

    张老头看到这一幕,才冒出了一阵冷汗。

    若是翟南一枪捅死他,他还未必会这么害怕。可是翟南一枪枪,可都是扎在了他的身上,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但冲着这份对于力道的控制,就已经让张老头甘拜下风了。而再看见这被翟南打坏的卡扣,他才开始觉得后怕。

    这会是什么样的控制力,能保证击碎腰带的卡扣,而不被他发现。这样恐怖的控制力,哪怕是他这样练了一辈子功夫的化境宗师,也是难以做到。

    而其他几位江湖五老,看见张老头掉下来的裤子,还有散落在地的卡扣,也都是面面相觑。

    在江湖五老之中,武功第一的自然是自幼修炼童子功的云阳道长。其次便是年岁最高的陈德陈老爷子,而陈老爷子这纯粹是依靠年头堆起来的修为。

    而在这两人之外的三人,其实武功修为都差不多。三人私下也手谈过,但是却也难分高下,若是应邀排出个高低的话。这张老头能稍稍强过孙老,却稍稍弱于郑老。

    不过就算是郑老稍稍强过张老头,也不敢说能做到这一点。

    所以当翟南与张老头这一战结束之后,五个老头顿时就没了声音。

    徐老却是得意地一笑,随即说道:“现在你们谁还觉得,他有资格教我徒弟?”

    五个老头互相看了看,最后却都看向了云阳道长。不过云阳道长与他们却又不同,他们都是江湖门派,云阳道长却是实打实的道家弟子。

    虽然云阳道长早年间也在江湖中混过一段时间,不过却是为了洗练红尘而已。他心中更坚定的是道心,而不是向武之心。所以对于孰高孰低,孰强孰弱,云阳道长根本没有那个心思去比去拼。

    众人看云阳道长一脸热切,显然是不会跟翟南动手。于是,其他几人便把目光,纷纷投向了陈老爷子。

    此刻他们看向陈老,说是意气之争,已经是言过其实了。他们其实更像知道,翟南的底到底在哪儿。

    当初过三关翟南使出太极全,并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所以这五人才起了爱才之心,想要将翟南收归门下。

    而现在看来,翟南会的可不只是太极全。这张老爷子虽然不算是八极正宗,但是张家八极也是享誉江湖,张老爷子更是堪称八极第一人。

    可是现在的结果,确实被翟南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而且这还不止,更夸张的是,张老爷子输给的并不是道家太极全,而是他最为擅长的八极拳。

    这翟南到底还有多少本事,他到底隐藏的有多深,这才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陈老看着几人的样子,随即便叹了口气,对着翟南拱手说道:“翟小兄弟,老头子也想跟你讨教两招。”

    翟南闻言,却是微微皱眉。现在附身傀儡的时效已经过去了,翟南已经感觉到一身体虚乏力,这恐怕又是过度附身的后遗症。

    不过好在李书文虽然强大,但还没有到张真人那般境界,翟南才没有立刻昏倒。

    可若是再跟陈老爷子动手,翟南可就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了。

    翟南正在犹豫的时候,徐老当即说道:“你们几个老不死的有完没完了,不是你们徒弟不心疼是吧!居然还玩起了车轮战,你当我老徐头是死人啊!姓陈的,你要打是不是,我老徐的形意拳等着你!”

    徐老这话说完,便撸起了袖子,走到了院子中间,大有一言不合就准备打开的架势。

    翟南见状,随即上前一步,说道:“师傅,对付他们,还不用您老出手。”

    陈老一脸为难地说道:“老徐,我我们不是那个意思。哎,点到即止,绝对不会伤了和气的。”

    徐老刚要开口,翟南便率先说道:“师傅,您放心吧。你看那张老头的样子,我还能怕他们?”

    徐老随即朝着张老头看去,此刻的张老头也是十分尴尬,一手提着裤子,那还有一代宗师的模样了。

    徐老爷子这才微微点头,随即对翟南说道:“这老王八蛋留手,你不用留手,往死里揍他。放心吧,这老王八硬实着呢,打不死的。”

    陈老闻言,不禁一阵苦笑。

    本来是想着过来叙旧的,结果搞成了现在这个局面。徐老爷子话虽然难听,不过骂了也就骂了吧。

    他们这都打上门来了,让人骂两句也是应该的。

    陈老爷子随即上前,对着徐老躬身说道:“老徐,今日使我们不对,日后”

    徐老爷子一挥手道:“日你奶奶个腿,要打就快点,不打就滚蛋!”

    陈老爷子顿时一阵尴尬,别徐老呛得半天说不出来话了。

    翟南则是趁机深呼了一口气,在嘴边悄然一抹,将体力恢复药剂直接喝了进去,随后又拿出了一个附身傀儡,直接附身杨家太极的创始人杨露禅。

    太极拳虽然传播广泛,但是最有名的则只有两家。一家便是陈老的陈家太极,堪称太极正宗。而另一家,则是杨氏太极,虽然脱胎于陈氏太极,但是到底孰高孰低,却是还不好说。

    而杨露禅开创杨氏太极,被人称之为杨无敌。用来对付陈老爷子,绝对是绰绰有余。

    陈老虽然脸色尴尬,不过依旧走下场来,对着翟南拱了拱手。

    看着架势已经不再是把翟南看作一个小辈,而是当作了一个平等的对手了。

    翟南见状,也没有一直绷着,也是对着陈老拱了拱手,随即说道:“陈老爷子,我跟那老叫花子,也学了几天推手,正好跟您试试。”

    陈老爷子闻言,不禁双眼微眯,放出两道精光,随即说道:“好啊,我便领教一下你的推手如何!”

    陈老话虽这么说,可是心中却更是惊疑。

    刚才他可是清楚地记得,翟南跟张老头的对话。也是说跟着老叫花子,学了两天八极,结果把张老头裤子都扒了。

    现在又跟他说,学了两天推手。陈老就不可能不防备着点了,万一也把他裤子扒了,这人他可丢不起。

    想到此处,陈老爷子不禁紧了紧裤腰带。

    翟南笑道:“陈老放心,我是不会扒你裤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