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白家-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五百零六章——白家

    经过了这两天的时间,翟南让所有的新闻媒体,都知道了一件事儿,那就是翟南很不好惹。

    他们可不想在翟南下次微薄开讲的时候,被他当成一个例子,被举来举去的。

    而白鸿飞想通过媒体打击翟南的计划,也算是彻底失败了。

    一般艺人,面对媒体是既爱又恨。因为媒体能帮你宣传造势,几乎艺人有任何的新动作,都离不开媒体的衬托。可是艺人却又十分害怕媒体,因为媒体会不断地挖你的料,来赚取观众读者的眼球。

    这也是成也媒体,败也媒体。一个新闻可以造就一个人,同样的也可以毁掉一个人。

    可是这条在娱乐圈永久不变的金科玉律,到了翟南这里突然就不好使了。

    白鸿飞利用媒体抹黑翟南,结果翟南不但没被抹黑,反而媒体被翟南在微薄臭骂了一顿,还顺手打了十多个广告。

    更可气的是,翟南更是凭借着一场骂战,名声大噪,得到了娱乐圈第一毒舌,网络金句王的称号。现在微博上,谁跟翟南打招唿,都得先叫一声翟老师。因为大家都上过翟南小课堂,跟着学了好几个小时的骂人话。

    这种事儿要是发生在别的艺人身上,简直都是匪夷所思。一般艺人都是爱惜羽毛,对于说脏话的事儿,都是避之不及,又黑料也是极力压制。

    翟南可倒好,反其道而行之,直接在微薄上直播骂人。不过翟南说到底,还真是一句脏话也没说,不过比别人说脏话骂的都狠。

    而且天天新闻和世纪娱乐两大新闻娱乐媒体,都被翟南搞的关了微薄评论。就连他们的门户网站,也跟着一起遭了秧,一个直接后台崩溃,一个干脆暂时关闭了网站。

    经此一役,给所有媒体留下的印象就是,翟南不要轻易招惹,他不是说说就算了的主。如果真要招惹翟南,那就先把自家的服务器升级一下。

    而就在所有媒体,都已经对翟南畏之如虎狼,纷纷认怂的时候,在京城的一栋别墅内,却还有一位在破口大骂。

    在别墅的客厅内,一个长相英俊,但脸色阴戾的年轻男子,手中提着一直精致的拐杖,正指着一个中年人破口大骂道:“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吗?什么万无一失!就是让媒体做两篇名不副实的文章,然后让翟南他指着鼻子骂你!”

    中年人一直低着头,任由年轻人不断地咒骂,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年轻人看这中年人不回话,不禁抡起拐杖,直接抽打了过去,咒骂道:“你倒是说话啊!之前的能耐呢?谁跟我拍着胸脯说,一定能搞死翟南的,你现在怎么不说话了!”说着,又狠狠地抽打了一下。

    年轻人疯狂地抽打下,中年人顿时被打得头破血流,但却依旧没敢避让,任由这个年轻人不住地抽打着。

    一直坐在一旁的一个老者,突然说道:“小飞,够了!”

    年轻人听到这话,才停下手来,对老者说道:“大爷爷,我咽不下这口气啊!那翟南算是个什么东西,跟我的努力相比,他简直一文不值。可现在呢?网络神话,返销卫视第一人,娱乐圈第一毒舌,网络金句王!他也配!我呸!”

    老者闻言,不禁长叹一声,随即摆了摆手,对中年人说道:“小军,你先去医院吧,这里暂时先用不到你了。”

    中年人应了一声,随即才转身离开了别墅。不过当他走到别墅门口的时候,目光之中却多出了一丝阴冷,低声咒骂道:“白鸿飞,你个小崽子算是什么东西!早晚有一天,老子会取代你的!”说完,被叫做小军的中年人就开车离开了。

    而别墅内,白鸿飞依旧是情绪激动,对着老者说道:“大爷爷,你一定要帮我,帮我弄死翟南!不,我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老者不禁微微皱眉,不过看向白鸿飞的时候,却又充满着宠溺之色。

    老者名为白,乃是白家仅存的一位老祖宗,文达地产老板白文达的大伯,白鸿飞的大爷爷。

    文达地产虽然看似白文达掌权,但实际上白文达不过是实践者,而白才是掌舵人。

    当年白赤手空拳,打拼出了偌大的产业。不过子孙不孝,白居然力排众议,把一生打拼出来的产业,全都交给了他二弟的儿子白文达。

    白文达也不负众望,在白的基础上,创建了文达地产,跻身成为百亿富豪。

    白看似退居幕后,但是白家却是家族企业,所有人最信任的还是白家的这老爷子。

    而白鸿飞作为白家三代之中,唯一的男丁,更是受到白的重视。而白鸿飞虽然心高气傲,但却是也是有本事。

    不满足家族安排的人生,而与家族决裂,只身闯入演艺圈,居然也能拼到二线艺人的位置。

    白鸿飞在演艺圈磨砺多年,无论是心性,还是能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白家虽然对白鸿飞看似不管不顾,但实际上却一直在暗中观察,白也是对这个孙子越来越满意。

    只不过一次意外之后,白鸿飞经生死,什么尊严,什么骄傲,都没有活着更加实际。所以白鸿飞在住院期间,便直接联系了家里,彻底与家人和解。

    不够在白鸿飞伤愈之后,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儿,却不是重返娱乐圈,也不是进入文达地产,而是要搞死翟南。

    虽然当初的事故,没有人看见翟南出手,但是白鸿飞却把所有的怨气,都汇聚在了翟南身上。不管是不是翟南做的,他都痛恨起了翟南。

    白看着白鸿飞从小长大,自然看得出白鸿飞的心思。白鸿飞在演艺圈的时候,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真实身份,从来没有跟外人说过。哪怕是受到了前辈的打压,同行的诋毁,他都是默默忍受,从来没有跟家里说过什么。

    白知道白鸿飞这么做,不是因为软弱,而是因为他远超常人的骄傲。既然与家族断绝,哪怕是受尽侮辱,他也要靠自己站起来。

    不过那次意外让白鸿飞打击太大了,经生死的明悟,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白鸿飞是把自己陷入了一个绝境之中,只有牺牲掉了翟南,才能让白鸿飞走出来。

    白看着白鸿飞,眼神之中充满了宠溺之色,缓缓说道:“小飞,你是我白家三代之中,唯一的男丁,你才是我白家的未来啊!”

    白鸿飞当即说道:“大爷爷,你帮帮我,帮我除掉翟南。然后我就回家里工作,听你的安排!”

    白缓缓叹了口气,随即说道:“好吧!”说着,便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之后,说道:“喂,闫台长,对,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