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这是我师傅!-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五百三十六章——这是我师傅!

    众人随即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见翟南顿时满脸的笑意,三步并作两步跑了上来,笑呵呵地对翟南道:“师傅,你怎么也来了?”

    翟南看着这人不禁微微一笑,因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便宜徒弟秦洪信。

    翟南笑着道:“跟家里亲戚过来的,没想到遇到了这混蛋惹事儿,就顺便教训了一下。”

    秦洪信闻言,不禁扭头看向了王哲,对翟南道:“就这个王八蛋?”

    齐蕊儿当即道:“就是他们,要一起过来打翟老师。不过翟老师身手好厉害,只是一抬脚,他们就都被踹飞了。”

    秦洪信这边正跟着翟南话呢,那保安经理还自以为是地走了过来,对秦洪信道:“这位先生,还请让一下,不要阻拦我抓捕行凶暴徒!”

    秦洪信挑眉看向了保安经理,而翟南则是轻笑了一下。秦洪信是什么人,翟南可是清楚的很。京城有名的纨绔大少,平时只有他欺负别人,别人跟他这么话,就等着被玩死吧。

    翟南索性抱着肩膀,看着秦洪信发挥了。

    秦洪信也果然没让翟南失望,指着保安经理的鼻子,道:“滚!”

    保安经理的脸色顿时憋得胀红,不禁回头看了一眼王哲,问道:“哲少!”

    王哲刚才还是脸色铁青,现在却换上了一副笑脸,对保安经理佯怒道:“让你滚,没听懂吗?还不快滚!”着,还踹了那保安经理两脚。

    保安经理见状,也是满脸的异色,最后也只能委屈地带着人又离开了。

    毕竟他只是个保安经理,对于这个高等圈子里的事儿,并不是完全的了解。没想到平时在魔都横行霸道的王哲王大少,居然也有害怕的人。

    虽然这王哲家里的明丰集团,可是是魔都尖的大公司了,但是跟秦洪信这种超级纨绔相比,他根本就算不上一盘菜。

    王家虽然有钱,但也不过是有钱罢了。秦洪信家里的秦氏集团,在整个大中华地区,也是排名前十的超级财团。

    而且秦家盘踞京城,一脚踩着官商两界,除了有钱之外,更是有着通天的关系。秦氏集团的每一次运作投资,不敢影响国运,但起码能影响一省的福祉。

    秦洪信虽然是个纨绔大少,花花公子,但也是这个商业帝国的继承人。王哲家里的明丰集团,想要走出魔都,还有很多地方要仰仗着寝室集团。

    所以王哲不敢惹秦洪信,就算是他老子来了,也是一样不敢招惹秦洪信。

    王哲现在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来对秦洪信笑道:“秦少,没想到这是你朋友啊!真是不打不相识啊!”

    秦洪信抬手拍了拍王哲的脸,道:“你特么算老几啊!敢这么跟我话?”

    王哲一阵干笑,却不敢反驳。

    秦洪信指着翟南道:“你特么给我记住了,这是我师傅!别是你这个杂碎了,就算是你叫的那群保安都上来,都不够我师傅一个人打的。我师傅揍你跟玩似的,你特么也好意思不打不相识,你有这个资格吗?”

    王哲此刻也是表情僵硬,周围众人也都是掩嘴轻笑,都是一副看好戏的心态。

    这王大少平时在魔都作威作福的,这里不少商家都被他欺负过。现在也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看见有人收拾王哲,他们更是乐的看热闹。

    这边秦洪信正教训王哲的时候,韩夏姑妈满脸的诧异之色,跟翟南道:“南,这是你朋友啊!看样子了不得的人物啊,你怎么认识的?”

    翟南轻笑,“就是一起工作的同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齐蕊儿则问道:“翟老师,那他怎么教你师傅呢。”

    翟南连忙解释道:“都是开玩笑的,你们别当真事儿啊!”

    姑父王虎在旁看了一会儿,突然道:“我想起来了,这不是秦氏集团的太子爷嘛!”

    韩夏姑妈还问道:“什么秦氏集团?”

    姑父王虎道:“国内还能有几个秦氏集团!”

    韩夏姑妈顿时一愣,“你是全国排前十的那个秦氏集团的太子爷?”

    姑父王虎随即重重地了头。

    韩夏姑妈听到这话,先是一阵愣神,随即对着翟南笑道:“还是南有本事,那秦氏集团的太子爷,都得管你叫一声师傅。我们家……真是没看错你啊!这南真是,越看越找人喜欢,这孩子怎么长的这么招人喜欢呢。”

    翟南苦笑,虽然见识过韩夏姑妈翻脸的速度,但这也太快了吧!

    而旁边的齐蕊儿看着翟南,也是满眼的星星,一脸迷妹的样子。

    翟南也是满脸的无奈,本来还想着偷偷熘走的,可是看现在的情况,想走好像就不太容易了。

    韩夏姑妈和姑父看着翟南的眼神都放光,感觉就跟看见财神了似的。

    就在翟南无奈的时候,秦洪信已经带着王哲,还有一群纨绔大少走了过来。

    秦洪信‘啪’的一巴掌,拍了一下王哲的后脑勺,道:“话!”

    王哲一个趔趄,连忙稳住身形,带着一群弟,对着翟南九十度鞠躬,道:“翟先生对不起,先前是我们莽撞了,还请您原谅我们,我们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翟南本身就不是气的人,而且这事儿误会大过过节。而且翟南也动手打了他们,现在又被秦洪信教训了一顿,翟南就想就此了解了。

    可是没想到,韩夏姑妈这个喜欢泼水的妇女,却来劲了。

    只见她走上前去,指着王哲的脑瓜门,不断地道:“早就看你这个崽子不顺眼了,年纪不大,天天吆五喝六的。懂不懂得尊重长辈啊!别以为家里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你这样的孩子啊!就是欠管教,没人收拾你,简直都是无法无天……”

    翟南在旁边看着,都是一愣一愣的。

    我靠,这姑妈怎么好意思别人的呢?

    有这心思管教别人家的孩子,怎么不回去好好教育教育王大壮呢。

    还别人有几个臭钱,就爱臭得瑟,这话您老怎么好意思出口的呢。

    眼看着韩夏姑妈这么训斥王哲,翟南在旁边都快看不下去了。

    翟南当即咳嗽了一声,韩夏姑妈充耳不闻,继续教训王哲。

    翟南又咳嗽了一声,韩夏姑妈仍旧继续。

    翟南这边肺都快咳出来了,韩夏姑妈仍旧在教训王哲。

    旁边齐蕊儿不禁道:“翟老师,我有喉糖,你要吗?”

    秦洪信则低声道:“师傅,牛b啊!你们家亲戚这么奇葩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