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秦大少的威风-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五百四十五章——秦大少的威风

    翟南此言一出,秦洪信和车里的王师傅,都是两腿一夹,颤抖了一下。

    看着脸色惨白,冷汗直流的疯狗哥,翟南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走吧!”

    秦洪信却说道:“这怎么能行,我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堵过!敢堵我,就必须付出代价才行!”

    秦洪信说着,就从王师傅哪儿,把电棍拿了过来。

    秦洪信打开电管,噼里啪啦的电火花,便是一阵闪烁。秦洪信拿着电棍在疯狗哥的面前晃了一下,说道;“说,谁让你来堵我们的?”

    疯狗哥的确不愧是一条疯狗,都到了这份田地,居然还咬着牙,一句话也不说。

    秦洪信冷笑一声,“嘴硬是吧!好,我看看你的嘴到底有多硬!”说着,电棍就直接戳在了疯狗哥的身上。

    疯狗哥顿时一阵抽搐,疯狗现在也快要变成死狗了。

    秦洪信这才收回电棍,再次问道:“说不说?”

    疯狗哥居然还紧咬牙关,一言不发。

    翟南挥手道:“算了吧!已经教训过,就行了,不要把事情搞的太大!”

    秦洪信纨绔大少的脾气却上来了,说道:“不行,我就是要知道知道,谁想要在背后搞咱们!今天不把他们都收拾了,明天就会有疯猫,疯猪来找茬!”

    翟南听到这话,也不禁闭上了嘴。

    正如秦洪信所说的一样,今天不找到正主,明天就可能还回来疯猫,疯猪之类的地痞流氓来找茬。

    不过说到底,还是翟南心肠太软了。下不去这个狠手,也做不出这样的事儿来。

    秦洪信却不一样,从小到大,只有他欺负人,没有被欺负的时候。今天在魔都,居然被一群不入流的小流氓给堵了,他要是不出这口气,以后睡觉都睡不好。

    秦洪信随即拿着电棍,对着了疯狗哥双手捂着的要害,说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还敢跟我嘴硬,我就让你这条疯狗,变成阉狗!”

    疯狗哥听到这话,才脸色大变,眼神之中,也露出了犹豫之色。

    秦洪信见状,当即打开电棍,蓝色的电火花生生作响,直接朝着疯狗哥的要害伸了过来。

    疯狗哥当即说道:“我,我……我说!”

    秦洪信闻言,这才停手,问道:“到底是哪个孙子?”

    疯狗哥咬了咬牙,说道;“是明丰集团的太子爷王哲,他亲自给我打得电话,说让我对付翟……翟老师。”

    翟南听到这话,也是眉头紧皱。翟南与王哲之间,甚至连过节都算不上。可就是这样,王哲居然安排人,想要废了翟南,可见其心肠之歹毒啊!

    翟南脸色阴沉,随即说道:“上车走吧,再晚点赶不上飞机了。”说着,便直接上车了。

    秦洪信点了点头,踢了一脚疯狗哥,也跟着上车了。

    王师傅早就等不及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两人上车之后,王师傅直接一脚油门就开走了。

    秦洪信在车上,直接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随后,就听到秦洪信对着手机说道:“王叔,跟老头子说一声,要他全力封杀魔都的明丰集团。”

    “不行?我说行就行!”

    “让我来魔都参加什么狗屁酒会,我差点没让明丰集团给弄死!”

    “王叔,你就跟老头子说,要么是我死,要么是明丰死!今天明丰没把我弄死,我就要把他们弄死!”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是老头子亲口说过的话!”

    “让谁接手?齐家不是搞了个非凡地产吗?齐老爷子不是要进军地产业吗?搞垮了明丰,就让齐家人接手呗!”

    “好,等到了京城,我帮老头子联系。”

    等秦洪信讲完了电话,翟南不禁笑道:“这才是秦氏集团太子爷的风范。”

    秦洪信也是嘿嘿一笑,“师傅,你就别捧杀我了。”

    翟南却摇头说道:“我觉得以你的才干,更应该回到秦氏集团工作,留在我那里真的没什么发展前途。”

    秦洪信却皱眉说道:“我就是不愿意跟着老头子干,天天跟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忒累!”

    翟南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是秦氏集团,早晚都是要你接管的。”

    秦洪信摆手道:“等到时候再说吧。”说着,朝着翟南挑了挑眉,“师傅,要不到时候你去我公司,我给你弄个ceo什么的当当。”

    翟南撇嘴,“然后你当甩手掌柜?呸,你想得美!”

    翟南这话说完,秦洪信随即看向翟南,两人则是相视一笑。

    等到了机场,翟南直接拿出了一千块钱,直接递给了王师傅,“王师傅,今儿的事儿要让你受惊了,这钱就当是赔给你的。”

    王师傅连连摆手道:“哪用得着这么多啊!”

    秦洪信跟旁边说道:“就当车费了,老王,你就收着吧。”

    王师傅依旧摆手说道:“这可不行!这钱太多了,再说了,我也没什么损失。”

    翟南见状,只好说道:“那就当是定金,以后我来魔都,就直接找你了。”说着,就把钱硬塞给了王师傅,然后就带着秦洪信跑了。

    进了机场,没等多久,两人就直接登机了。

    等到了京城之后,秦洪信这边早就有专车等着接他了。毕竟他在电话里说的也挺严重的,他家老爷子虽然看不惯他这幅纨绔的个性,但怎么说也是自己亲儿子。

    听说他在魔都出了事儿,不着急才怪呢。

    而秦洪信却显得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说道:“师傅,你去哪儿,我带你啊!”

    翟南摆手笑道:“你快回家吧!我车就寄存在机场,等会儿自己开车回去了。”

    打发走了秦洪信之后,翟南开着车也没有立刻回家,而是买了一对礼物,直奔徐老爷子家里了。

    毕竟在京城里,也就徐老爷子算是翟南的亲人了。过元旦的时候,翟南去的韩夏家里。现在回京城里,肯定要再去看看自己这个师傅了。

    翟南到了徐老家里,没想到云阳道长也在。翟南跟着俩老头说了半天吉祥话,逗的两个老头都合不拢嘴了。

    而就在翟南跟两老头聊天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翟南拿起电话,看了一眼,不禁楞了一下神。

    因为打电话的,居然是齐老爷子。

    翟南想了想,随即接通了电话,直接说道;“齐老,元旦快乐啊!”

    齐老爷子则说道:“你小子少跟我扯皮,真有心的话,早就应该过来给我拜年了。”

    翟南一阵干笑,“这不是有点事儿耽误了嘛!”

    齐老随即问道:“你现在到京城了?”

    翟南答道:“嗯,刚到没多久,正在我师傅家里呢。”

    齐老显得有些惊喜地说道:“你在徐老哪儿呢!正好,我们老哥俩也许久未见了,我正好也去看看他!你等着,我这就过去。”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翟南看着手机,怎么就感觉这事儿,好像有点不对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