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秦氏父子-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五百四十七章——秦氏父子

    翟南这边刚送走了齐老爷子,徐老便缓缓说道:“这齐老头虽然跟我认识,但却不算是深交。他这次来,显然是找你的。你小子是不是又在外面惹事儿了?”

    翟南笑道:“哪能啊!齐老爷子过来,就是跟我说说生意的事儿,让我帮忙给点意见!”

    徐老爷子轻哼一声,“鬼扯,齐老头纵横商海数十年,还用你给他意见。”

    翟南无奈地苦笑一声,“师傅,我说的是真的。”

    徐老则说道:“满嘴跑火车,信你的才怪呢。”

    翟南刚要说话,手机居然再次响了起来。翟南拿起来一看,原来是秦洪信打过来的。

    翟南接通电话之后,秦洪信便亲切地喊道:“师傅,在哪儿呢?”

    翟南答道:“在你师公这边,伺候老爷子下棋呢。”

    秦洪信当即说道:“哎哟,对了,我这还有师公呢。师傅,那什么,你们在哪儿,我去接你。晚上安排你和师公一起吃个饭!”

    翟南不禁眉毛轻佻,感觉这秦洪信说话好像也不对劲似的。

    秦洪信这小子跟翟南厮混了这么久,可还从来没说过,要特意请翟南吃饭。今天怎么就突然说,要请翟南吃饭了。

    而且两人上午才见过,下午这才多久没见面。秦洪信就算在崇拜翟南,也不可能这么想他啊!

    翟南随即说道:“飞机上不是一起吃过飞机餐了吗?”

    秦洪信却说道:“那怎么算是请你吃饭啊!”

    翟南笑道:“你不是给我升舱了嘛!”

    秦洪信不禁显得有点焦急地说道:“那都是应该的。再说了,你给我当了这么久的师傅,我这不还没正式拜师那么。”

    翟南笑道:“甭客气,我这也没教给你什么。”

    秦洪信听到这话,也是一阵无语,最后只好说道:“得,还是师傅你厉害。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回家之后跟老头子把你说的话,都跟他说了。他现在特想见见你,但是还端着架子,不愿意去找你。我也是被逼的没招了,所以就像安排个饭局。师傅,你徒弟能不能在他爹面前,耀武扬威一把,可就看你给不给力了!”

    翟南苦笑一声,说道:“可我在陪我师傅呢。”

    秦洪信直接说道:“那也是我师公,都不是外人,一起来呗!想去那吃,全京城的馆子,你随便点,我爹买单,你往贵了点就成。”

    翟南闻言,随即看向徐老,直接问道:“师傅,晚饭向上哪儿吃去啊?全京城的馆子,您老随便点,我找到冤大头给你买单了。”

    徐老瞥了一眼翟南,说道:“不用了,我早就跟道长约好了,等会儿就去青云观吃斋,顺便小住几日。”

    翟南无奈地一笑,“成,您老要吃斋,那咱就吃斋吧。”说着,就把地方告诉了秦洪信,然后才挂了电话。

    等到徐老和云阳道长这一局棋下完了,翟南直接开车,带着两老头就直奔青云观了。

    翟南到青云观的时候,其实秦洪信和他老爹秦堂早就到了,不过一直没打电话催促翟南。

    虽然秦堂不觉得翟南这个小年轻有多大的本事,但是徐老爷子的名号,全京城老一辈就没有不知道的。

    所以看在徐老爷子的面子上,这秦堂也不敢装什么大半蒜,老老实实地在青云观里上了一圈的香,这功夫还跟着元始天尊的塑像前磕头呢。

    秦洪信看见翟南的车来了,老远地便迎了过来。

    看见翟南下车,秦洪信连忙摆手喊道:“师傅!”

    紧接着徐老和云阳道长一起下车,秦洪信就懵了。

    他知道翟南是和他师傅一起来的,但是谁才是翟南的师傅,他可是不知道啊!

    虽然听说过徐老的名号,可他却从来没见到过徐老。所以看见俩老头一起出来的时候,秦洪信疑惑了一下,随即说道:“这哪个才是我师公啊!”

    徐老闻言,不禁说道:“小南,你这徒弟收的不怎么样啊!”

    翟南连忙说道:“跟你老比起老,我这教徒弟的本事,可就差多了!”

    翟南这一记马屁拍的,两人都爽到了。秦洪信也瞬间就知道了,这位才是他传说中的师公徐老爷子。

    秦洪信当即上前,说道:“师公好,我是你徒孙,我叫秦洪信。你老叫我小秦,小信都成。”

    徐老爷子这才笑道:“这还差不多。”

    秦洪信随即看向云阳道长,问道:“不知道这位是?”

    徐老随即说道:“这是我的朋友,云阳道长!”

    秦洪信连忙说道:“云阳道长,果然是仙风道骨啊!”说完,又看向徐老,“师公也是鹤发童颜,跟个老神仙似的。”

    徐老爷子听到这个徒孙一个劲地拍马屁,也是十分受用,这一路上也都是乐得合不拢嘴。

    等到三人来到斋堂的时候,秦堂早就再次等候多时了。

    翟南虽然知道秦洪信的老爹就是秦堂,国内十大富豪之一,但却还是第一次看见秦唐本人。

    只见秦堂看上去不过四十多岁的模样,看上去就是保养的极好。行走时,步履稳健,体格看上去也是不错。

    秦洪信站在中间,连忙给众人介绍了起来。

    秦堂两位老爷子打了招呼之后,又跟翟南说道:“翟老弟,我这个儿子,多亏了你照应一二啊!要不然现在还在那赌场之中,不知道春夏秋冬呢。”

    翟南看着这都奔六的大爷,跟自己称兄道弟的,也是觉得很尴尬。不过也没办法,秦洪信叫他师傅,真要是叫起真来,还真就是跟秦堂一辈的。

    翟南连忙跟着客气两句,顺便大力地夸赞了一番秦洪信。

    随后宾主落座,秦堂说道:“听说徐老想吃素斋,我便让人去了趟功德林,把他们的大厨找来了,也不知道和不和徐老的胃口。”

    翟南闻言,也是暗暗咋舌。功德林可是京城资格最老,名气最大的素斋馆子了。这秦堂也不愧是顶尖富豪,人家吃饭不是点菜,是点厨子的。

    看见这样的场面,翟南只想说一句,“有钱真好!”

    翟南这边还惊讶万分的时候,徐老爷子只是微微点头,云阳道长眼皮都没多抬一下。

    翟南看着两位老爷子的定力,不禁暗叹一声,“自己还是太弱了!”

    毕竟徐老爷子年轻时走南闯北,什么没见识过,一顿素斋还不至于让老爷子惊讶到哪儿去。而云阳道长道法高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压根就不在乎这个。

    翟南看着两老爷子,也随即平静了下来,坐等着看这秦氏父子,到底要耍什么花枪。